多余的辩解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多余的辩解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卓红苏微皱眉头,眼前一亮:“我知道了,你说的是星霏流光周刊的慕容绮悦!”

“对,就是她!”

卓红苏奇怪:“怎么?你还和她有联系吗?她又要采访你?”

秦殊摇头:“不是,她遇到点事,挺失落的,我想接着她,咱们一起吃个饭,也让她舒缓一下心情!”

“哦,那应该!”

秦殊确实有些惦记慕容绮悦,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,毕竟她刚刚经受那么大的屈辱,不知恢复过来没有。

开车来到梦醉暖酒店。

肖菱往外看了看,眨了眨眼睛,奇怪道:“这是酒店呢!小哥哥,你这朋友怎么在酒店里呢?听名字她就是个女孩,而且,你怎么知道她在酒店里?难道说你昨晚和她在一起?”

秦殊摇头:“这件事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楚!”

慕容绮悦的事情,确实三言两语说不清楚,而且,他也不能随便说出来。

肖菱笑了起来:“这么说,我猜对了?你们昨晚一起在这酒店里?”

秦殊怔了怔,但似乎只好点头:“对,我们确实一起在这个酒店里,但……但她不是在我房间里的,哦,不是,她现在确实在我昨晚住的房间里,但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肖菱咯咯一笑:“小哥哥,你就告诉我,这女人在没在你床上?”

秦殊无语,苦笑道:“她……她确实在我床上,但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肖菱一本正经地说:“她都上你的床了,还能让我怎么想,而且是在酒店里,你们不可能在酒店开房聊天的吧?”

被肖菱这么一番搅合,秦殊竟有些哑口无言了。

卓红苏看着秦殊尴尬的样子,不由“噗嗤“一笑:“秦殊,你也不用解释了,又没人说你!”

秦殊叹了口气:“被菱儿这丫头一搅和,好像我和慕容绮悦真的怎么样了似的,我就算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,但我和她真是清白的,你们两个在车里等着,我这就去把她接来!”

他说完,就要下车。

肖菱却依然不依不饶:“小哥哥,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去呢?是怕我们去了发现什么你没法再狡辩的蛛丝马迹吗?还是说你想趁此机会再和那女孩亲热一次?”

听了这话,秦殊差点绊在车门上摔下去,不由转头瞪了肖菱一眼:“菱儿,你这丫头跟谁学得这么贫嘴了?”

肖菱巧笑一声:“还能跟谁学的,你不就是最好的老师吗?”

秦殊瞪了她一眼:“再这么贫嘴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肖菱却一点都不怕,反而有些可爱地眨着眼睛:“你还能怎么收拾我?难道还要打我吗?”

秦殊撇撇嘴:“可不止打你那么简单,我会脱掉你的裤子打你的屁股,连内裤都脱掉!”

听了这话,肖菱顿时羞得满脸通红,跺了跺脚:“臭小哥哥,你坏死了!”

“我坏?别以为你屁股翘,我就舍不得打!“说完,秦殊关上车门离开了。

肖菱脸上更是羞得发烫,而且,卓红苏就在旁边,本来只被秦殊调戏出了三分羞涩,此时也变成了九分,真觉得有些抬不起头来。

卓红苏自然能体会到她的感受,她被秦殊调戏的次数更多呢,不由轻轻一笑:“妹妹,要是比贫嘴的话,还是别跟他比了!”

肖菱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却依然低着头。

此时,秦殊已经走进了酒店,坐了电梯上楼。

来到那个房间,拿出苏吟的房卡,开了门。

进去之后,听到里面静悄悄的,秦殊还以为慕容绮悦已经走了。

走到里间,才发现她还在熟睡,睡得很香很沉,纤细的双臂露在外面,肌肤白皙莹润,乌黑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,精致的脸庞带着种沉静的美,长长的睫毛,挺翘的琼鼻,小巧的嘴巴,真是个漂亮的睡美人呢。

秦殊注意到,慕容绮悦的脸颊似乎消肿了,看来冷敷那一阵,真的很管用,脸上肌肤重新变得细腻白嫩,带着莹润的光泽。

看着那莹润的脸庞,秦殊心中一动,忍不住伸出手去,想去触摸一下。

手指伸到慕容绮悦脸前,却又忙停下,心道,自己这样不是典型的流氓行为吗?趁着人家睡着了,就偷摸她的脸,实在是有些猥琐了。

但心里实在被眼前这俏丽的脸庞撩拨地不行,特别想触碰一下,欲~望分外强烈。

犹豫了半天,最后,还是猥琐的心理占了上峰,心里给自己找了个借口:反正她睡着了,轻轻摸一下,她又不知道,再说,这么摸一下,也不算怎么她,又不是亲嘴,更不是做了那种事情。

给自己找了这么个虚伪的借口之后,终于,手指轻轻触摸到慕容绮悦的俏脸上,轻轻抚动,不知怎的,可能是做贼心虚的缘故,肌肤相触的感觉分外敏锐,那细腻的肌肤如柔滑的丝缎,让手指陶醉地有些舍不得离开。

或许是秦殊抚摸的时间太长,慕容绮悦微微一动,竟睁开了眼睛。

秦殊大惊,慌忙把手收回来。

慕容绮悦眨了眨眼,似乎也意识到了怎么回事,不由脸红,轻轻咬了下嘴唇。

秦殊忙解释道:“慕容小姐,不,慕容绮悦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不是要占你的便宜,就是摸摸你脸上消肿了吗?”

他不这么解释还好,越这么解释,慕容绮悦脸上越红,低下头,都不敢再看秦殊了。

因为秦殊这话实在漏洞太大,她的脸好没好,一眼就能看出来,还用摸吗?慕容绮悦自然是听出来了,本来还不确定,现在经过秦殊一番完全没必要的解释,就彻底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秦殊见她那般羞涩,忙又解释:“我真的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,真的只是想看看你好了没有!”

慕容绮悦咬了咬嘴唇,轻轻道:“没……没关系的!”

秦殊也不傻,慕容绮悦说“没关系”,那就证明人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再解释就成小丑了,索性也不解释了,尴尬一笑:“慕容绮悦,你……你睡得好不好?”

慕容绮悦轻轻点头:“睡得很好,这是老师出事之后,我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了,秦殊,谢谢你!”

“不……不客气!”秦殊心里还有些心虚,忙道,“你肯定饿了吧,我正好要去吃饭,特别过来捎着你,咱们一起去吧!”

“你特地过来的?”慕容绮悦微微吃惊。

“是啊,说实话,我确实有些担心你,不知你怎么样了,就过来看看。而且,你早上不是没吃饭吗?正好中午了,一起去吧!”

慕容绮悦感激地看着秦殊:“多谢你还能挂念着我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这么一小会,你已经说了两次谢谢,不要再说了!要是睡醒了,那就起来吧,洗刷一下,咱们一起去吃饭!我看你脸上的伤痕都好了,吃过饭,就可以去上班了!”

听了这话,慕容绮悦有些忧伤地摇摇头:“我……我已经没法去上班了!”

秦殊吃惊:“怎么了?你身上还不舒服吗?”

“不是!”慕容绮悦摇头,“是我已经被星霏流光周刊开除了!”

听了这话,秦殊大惊失色:“怎么会?你这么优秀的人才,怎么会被开除?这不可能吧!”

“我还能骗你吗?”慕容绮悦抬头幽幽地看了秦殊一眼,“我真的被开除了!”

“但为什么啊?总要有个原因吧?”

慕容绮悦咬了咬嘴唇,说道:“是因为我老师的妻子找到了我们编辑部,说我轻浮下贱,勾引他老公,害得他们夫妻感情不和……”

秦殊怔了怔:“她也太过分了吧?”

慕容绮悦说道:“我们经理怕我的事对星霏流光周刊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,于是就把我开除了!现在我已经没有工作,也没有收入,再想给老师治病,就更难了!”

秦殊见慕容绮悦说着说着,好像要哭,忙道:“咱们不是说好了吗?这件事我来替你分担,你没钱,我有啊,以后治疗你老师的所有费用都我来出了!”

慕容绮悦抿了抿嘴,要强行忍住,泪水还是滚落下来,但已经不是伤心的泪水,而是感激的泪水,她抬头看着秦殊:“秦经理,你……你怎么对我这么好?”

秦殊柔和一笑:“怎么又叫秦经理,不是让你叫我秦殊吗?咱们是朋友,朋友帮个忙不是应该的吗?”

“但……但咱们才见了三次面而已,就算是朋友,也没好到那个程度,你怎么这么帮我呢?”

秦殊愣了愣,不由问道:“慕容绮悦,你不会怀疑我是在觊觎你的身子吧?不是的,绝对不是,我虽然刚才有些……有些流氓,但我对你还是很纯洁的,就把你当做朋友!”

听了这话,慕容绮悦反而脸红了,她根本不是那个意思,忙道:“秦殊,我怎么会怀疑到那方面呢?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,你对惠小姐一往情深的,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?”

秦殊道:“你不相信我是那种人就好,其实我就是觉得咱们比较投缘,虽然只见过三次面,却已经把你当作好朋友,既然是好朋友,怎么帮都是应该的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