滑冰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滑冰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慕容绮悦咬了咬嘴唇,轻轻道:“我……我如果对你说的话,你真能帮到我吗?我……我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,真的有些绝望了!”说着,似乎悲从中来,又有些泫然欲泣,那个样子,楚楚可怜,让人心疼。

秦殊眼中带着真诚:“你不说的话,我肯定帮不了你,你说出来,我才有可能帮到你!我这人虽然本事不大,但一般的事还是能帮些的!”

慕容绮悦犹豫半天,又说道:“那……那如果我告诉你,你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,好不好?”

秦殊点头:“好,我肯定不会告诉别人,你说吧!”

慕容绮悦扁了扁嘴,竟然又哭起来:“其实,是我对不起程老师!”

“程老师?”秦殊一愣,“程老师是谁?难道就是刚才那个中年人?”

慕容绮悦点头:“就是他!但他不是中年人,他只有二十九岁,只是这几年被那件事折磨,所以显得有些苍老了!这都是我对不起他!”

秦殊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他被什么事折磨?”

慕容绮悦张嘴要说,眼泪却止不住流下来,再也说不下去。

秦殊轻轻抱住她:“慕容绮悦,别激动,慢慢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!”

慕容绮悦没有丝毫拒绝秦殊的拥抱,伏在他胸前,哭得难过又伤心,最后终于道:“其实,程老师是我大学的老师!”

“你大学的老师?”

“是啊,我大学的体育老师,我在大学时候学的是体育,选修花样滑冰!”

“啊!”秦殊真是没想到,很是吃惊,“你的文笔那么好,婉约清新,功底很深,没想到是学体育的。不过,花样滑冰也很好啊,花样滑冰的女孩都很漂亮,在冰上的风姿更是优雅美丽,你怎么不继续滑下去了?说不定能拿个世界冠军呢!”

慕容绮悦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我本来很喜欢滑冰的,在大学时候还拿了个市里的冠军,但从那件事之后,我就再没滑过!”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秦殊越发好奇。

慕容绮悦轻轻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就要继续说。秦殊看了看她略显红肿的脸颊,却忙道:“你等一下!”说完,转身进了洗刷间。

慕容绮悦愣了一下,不知他要干什么。

等了一会,就见秦殊从洗刷间出来,手里拿着一条冷水洗过的毛巾,叠好了,轻轻敷在她脸上红肿的地方:“按着,冷敷一下,能好得快些!”

慕容绮悦这才明白,不由满脸感激,点了点头:“秦经理,谢谢你!”

秦殊道:“咱们已经是朋友,就别叫经理了,叫我秦殊吧!我看看你身上还有其它伤处吗?”说着,拿起她的胳膊来,看了看,上面有几处淤青,弯腰又要掀起慕容绮悦的睡裙。

慕容绮悦红了脸,忙向后退去,轻轻道:“没……没有伤的地方了,你及时进来,她们就打了我那几下而已!”

秦殊明白过来,他刚才那个瞬间,差点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女人,所以有些随便,忙笑了一下,问道:“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

“不用了!”慕容绮悦用手按着那个毛巾,说道,“用这个敷敷就好了!”

秦殊道:“那好,那你坐下吧,坐下咱们慢慢说!”

“嗯,谢谢!”慕容绮悦在床边坐下。

秦殊也坐下,就坐在她旁边:“好了,现在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!”

慕容绮悦点头,经过秦殊这么一番细心体贴,对秦殊越发信任和感激,轻轻道:“我是程老师的学生,程老师很关心我,说我是滑冰的好苗子,对我重点训练。那个时候,他就要结婚了,但更多的时间却放在我身上。后来有一天,我记得是大四那天的冬天,是个星期天,我在室内滑冰场实在训练地有些腻了,觉得很闷,就缠着程老师让他带我去外面训练。程老师就问我要去哪里,我当时就想起碧涟秋叶湖来!”

“碧涟秋叶湖?”秦殊愣了一下。

“是啊,就在市郊,你不知道那个湖吗?”

秦殊苦笑:“我太知道了,你继续说!”

他对碧涟秋叶湖的印象简直太深刻了,在那里遇到两个鳄鱼,还差点丢了小命,怎么能不知道那里。

慕容绮悦道:“那个时候正是冬天最冷的时候,碧涟秋叶湖肯定结冰了,我就想,那里的景色多好啊,如果在那里训练的话,不但地方宽敞 ,还能欣赏到美丽的景色。程老师开始是不愿去的,但禁不住我软磨硬泡,他对我又很好,于是就答应了!”

“难道在那里出了什么事情?”秦殊隐隐感觉到,肯定是在那里出了事,而且是一直影响慕容绮悦到现在的事情。

慕容绮悦眼圈一红,落下泪来,轻轻点了点头:“我们到那里之后,湖中确实结冰了。程老师看了看,说岸边的冰比较厚,往里却有些薄,于是告诫我只能在岸边五十米范围之内滑,不能再远了!可……可我见湖中那么漂亮,一望无边的,一时玩得兴起,就没听从老师的告诫,往湖的深处滑去!”

“你不会掉下去了吧?”

慕容绮悦点头:“老师见我往远处滑去,就在后面焦急地喊我,但我也不知怎么了,特别任性,觉得冰层很厚,我又瘦弱,身体很轻,于是就无所顾忌地往远处滑去,到了离岸边大概一百多米的地方,冰层忽然裂开,我跟着就掉了下去!”

秦殊尽管已经猜到,还是微微惊讶,忙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我只记得,那里的水好冷,冷得刺骨,我掉下去之后就冻僵了,手脚根本不停使唤,想要往上游,却有些游不上来,冰冷的水反而灌进了我的嘴里,那一刻,我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。这个时候,程老师就赶来,跳进水里,抱着我,把我使劲往上推,但周围的冰层都不厚,我往上爬的时候,不断裂开,这样过了好半天,我才上来。程老师就那么一直泡在冰水里,等我上来,把他拉上来的时候,我们两人几乎都冻僵了,程老师的腰也被冰层撞到,他的腰本来就有伤,被尖锐的冰层撞了一下,又在冷水里泡了那么长时间……”

秦殊忙问道:“他怎么了?出了什么问题?”

慕容绮悦轻轻抹了一下眼泪:“后来去了医院,倒没检查出什么问题,但从那之后,程老师就不能滑冰了,双腿总是会觉得麻木,有时还会失去知觉,而且,他……他……”

秦殊奇怪:“他怎么了?”

慕容绮悦脸上微红:“他……他不能和女人同房了!”

“啊?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是他在一次喝醉之后说的!那件事后,程老师一蹶不振,整天喝酒喝得大醉,有一次在训练场边喝醉了,我送他回家,他无意间说出来的!”

秦殊叹了口气:“看来那次救你,真的对他伤害很大!”

慕容绮悦很自责地说:“是啊,都是因为那次的事,才产生了这些问题,他因为双腿麻木,没法再教学,教学示范的时候,总是会莫名地摔倒,不但被学生笑话,学校也看不下去,就把他开除了,那个时候,他还正要结婚呢,什么都准备好了,结果不但工作没了,还不能那样,那段时间,他简直万念俱灰,差点崩溃,我也伤心死了,那都是因为我啊!”

秦殊轻轻抱了抱她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他还是结婚了,瞒着一切事情结的婚,她老婆就是今天打我的那个!”

秦殊总算弄清了事情的始末,原来还有这么一段事情,又问道:“那你和你老师在这开房做什么?”

慕容绮悦又擦了一下眼泪:“程老师的痛苦都是我造成的,我总不能不管不问吧,当然要想办法治好他,从我毕业到现在,一直寻找各种办法,希望能治好他。但他到医院检查的时候,总检查不出什么来。于是我就到处打听有什么偏方,有什么别的方法,前两天我打听到,通过按摩某些穴位,好像有些帮助,于是我就偷偷给程老师打电话,让他出来,到这酒店里,我给他按摩!”

秦殊皱眉:“原来如此!那前段时间呢?那女人还说你去了他们家里!”

慕容绮悦微微脸红:“那是我找了个中药的偏方,熬了药给他送去,每周都去送,本来一直很隐蔽的,但那天,他老婆却在上班之后忘了拿东西,突然回来,正好把我堵在家里,结果狠狠打骂我一顿,把我赶了出来!”

秦殊苦笑:“但你可以解释的啊,为什么你不和她们好好解释呢?”

慕容绮悦摇头:“我不能解释,我怎么能解释,程老师很爱他老婆,这些事情始终没敢跟他老婆说。如果他老婆知道他不但没有工作,身上还有那些毛病,特别是不能……不能同房,以后也不能生孩子,肯定和他离婚的,那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,而且,不能做那种事,很伤男人的面子吧,我如果说出来,恐怕他都不好意思见人了,我已经给他带来这么多痛苦,怎么能再把他陷入那种境地,所以就算他们再误会我,我也什么都不会说的,绝对不能说出来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