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念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思念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行,那就这么定了!”

“嗯,说定了,不许中途变卦哦!”

秦殊一笑:“知道了,不会的,放心好了!”

正说着话,就听洗刷间那里传来一阵脚步声,苏吟忙从秦殊怀里起来,吐了吐舌头:“笨蛋表哥,我走了!”起身就要离开。

秦殊忙道:“表妹,你不是要送我礼物的吗?怎么没见礼物呢?”

苏吟回过头来,双颊娇红,神色有些忸怩:“这个礼物需要你亲自去取!”

“需要我亲自去取?那是什么礼物?”

苏吟摇头:“不能说!提前说了,你就不会觉得惊喜了,等你拿到的时候,自然就知道了!”

秦殊越发奇怪,说道:“既然要我去取,那总要有个时间地点吧!”

苏吟想了想,咯咯一笑:“时间地点我以后再告诉你!”说完,跑回自己的房里去了。

秦殊疑惑不已,苏吟这是要送给自己什么礼物呢?

正奇怪着,云紫茗走进了客厅,身上裹着浴巾,微卷的秀发披散在肩头,甜美的脸庞因为刚洗过澡显得分外清新动人。她走到秦殊身边,羞声道:“老公,我……我和舒露姐都洗完了!你还洗吗?”

秦殊转过头,眯眼看了云紫茗一下。或许因为知道今晚要做什么,云紫茗脸上带着几分妩媚,眼角淡淡的春色更是撩人心魄。看到这里,秦殊身体里的欲望顿时升腾起来,坏笑道:“本来还要去洗,但现在却觉得一刻都不能等了!”说着,抱起云紫茗,就往她们房间走去。

云紫茗羞得伏在他的肩头上,柔声道:“老公,上次……上次总是我在做那种最羞人的姿势,这次是不是……是不是该轮到舒露姐了?”

秦殊嘴角一笑:“那就要看你怎么贿赂我了!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秦殊一本正经地说:“快到房门口了,你快没有机会了喔!”

云紫茗想了想,忽然抬起头来,柔润的小嘴找到秦殊嘴上,温柔地亲吻起来,亲得很认真,很卖力,到了房门口,才轻轻抬起头,问道:“老公,这样……这样的贿赂可以吗?”

秦殊眨了眨眼睛,笑了笑:“嗯,感觉还不错,你的亲吻技巧进步不小呢,就算可以吧!”

说完,打开房门走了进去。

第二天早上,惠彩依起床,出来忽然看到客厅沙发上扔着秦殊的外套,不由满脸惊喜,失声道:“老公回来了!”

转头找去,房里却静悄悄的,其他人都还没起。

她不知道秦殊和苏吟的关系,第一反应就是秦殊在舒露和云紫茗房里。

因为并不在自己房里,那就只能是在舒露和云紫茗房里了。

激动之下,转身跑到舒露和云紫茗房门口,就要闯进去。

转念一想,却把按在门把上的纤手收了回来,她当然能想象秦殊在舒露云紫茗房里会做什么,这么贸然地闯进去,是不是不那么合适呢?

在门口犹豫半晌,纤手却又放在了门把上,虽然这样做或许有些冒失,但她真的很想秦殊,这几天没见,就像生活里少了阳光似的,做什么都百无聊赖的,所以昨晚那么早就睡觉,八点多就上床了,对于苏吟、秦殊、舒露和云紫茗什么时候回来,一点都不知道。

现在知道秦殊回来了,心里实在激动不已,真的很渴望见见秦殊,哪怕看一眼也好,看一眼就会很知足,就可以缓解心底浓浓的思念。

上次为了见秦殊,她连男厕所都冲了进去,这次面前的只有一道房门,自然也挡不住她的思念。

她嘴里喃喃道:“我……我就看一眼,看一眼就把门关上,这样的话,舒露姐和紫茗姐都不会知道,也不会生气了!”

她这么对自己说着,终于悄悄地转动门把,把门打开了一条缝隙。

透过那缝隙,果然看到了秦殊。

不但看到了秦殊,还看到了蜷缩在秦殊怀里的舒露和云紫茗。三人睡得很是香甜,神态亲密,关键是,身上一点衣服都没穿,因为有空调,暖暖的,被子被秦殊踢到一边,三人就那么光着身子抱在一起。

看到这番景象,惠彩依满脸通红,知道秦殊肯定和她们两个都那样了,但这幅景象并没让她觉得有什么不舒服,也没觉得有什么下流,反倒是房里那两个女孩嘴角浮起的幸福甜蜜让她很是羡慕,很希望自己也能是她们其中的一个,能够躺在秦殊温暖的怀里,呼吸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。

秦殊不但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温暖,也给她的心带来了温暖,所以她对秦殊有种异样的依恋。她其实很聪明,早就看透了周围的勾心斗角,特别在片场的时候,不经意间就会感觉到那种人情冷暖,所以对于秦殊的拥抱特别渴望,只有进了秦殊怀里,才会感觉真的安心,才能感觉到真正的温暖,那里才是她最安全的港湾。

情不自禁地,就想走进去,进去也躺在床上,哪怕只能躺在一旁也可以,似乎那里有着无法抗拒的诱惑。

正在那里痴痴地胡乱想着,忽然,苏吟的房门响了一下。

惠彩依回过神来,慌忙带上门。

但苏吟出来的时候,还是看到了她,愣了一下,不由捂嘴一笑。

惠彩依脸红,忙摆手:“苏吟,我……我什么都没做!”

苏吟脸上依然挂着俏皮的笑:“我知道,小表嫂,你不用解释,除了偷看,你确实什么都没做!”

惠彩依被说破,脸上更红,嗫嚅道:“我……我也没偷看!”

“是吗?”苏吟一本正经地问,“那小表嫂你大清早站在另外两个表嫂的房门口做什么?难不成在打扫卫生吗?但你也没拿抹布啊,难道在用手擦?”

惠彩依更加窘迫,知道根本没法辩解了,而且又怕苏吟的声音吵醒了房里的三人,那样就更加难堪了,忙过去拉起苏吟的手,来到了客厅里:“苏吟,等老公起来,你可不许乱说!”

苏吟眼睛一转,笑道:“让我不乱说也可以啊,不过,你要告诉我,你都偷看到了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没偷看!”惠彩依还想再无力地辩驳一次。

苏吟撇撇嘴:“你要是不承认,那等表哥起来,我只好告诉他了。我就说,表哥,小表嫂一大早就趴在你房门外,眼巴巴又可怜兮兮地偷看你呢!”

“别……别……,你别说!”惠彩依有些慌乱,满脸通红。

苏吟歪头看着她:“那你告诉我实话,你是不是在偷看?”

惠彩依没办法,终于轻轻点头:“是……是啊!”

她以为自己动作轻点,就不会惊醒房里的秦殊、舒露和云紫茗,但没想到苏吟会起床出来。

“那你看到了什么?”苏吟饶有兴致地问。

惠彩依禁不住往舒露和云紫茗的房间看了一眼,他们都没出来,这才轻轻道:“当然是看到他们睡在一起了!”

“他们三个是不是没穿衣服啊?”苏吟笑眯眯的,那个神态,像个小色女。

惠彩依脸上红红的,轻轻点了点头。

“那小表嫂,你不吃醋吗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苏吟见惠彩依羞得面红耳赤,不由咯咯娇笑:“好了,小表嫂,不逗你了,咱们做早饭去吧!”

“好啊,好啊!”惠彩依如释重负,“我给你打下手!”

苏吟一笑,转身要先去洗刷。

惠彩依忙拉住她:“苏吟,你不会告诉老公的,对吧?”

苏吟点头:“放心吧,不会的,我是那么多嘴的人吗?”

惠彩依这才放下心来,两人去洗刷,然后做饭。

做饭的时候,苏吟说道:“小表嫂,你那个电影什么时候能拍完啊?拍了好长时间了吧!”

惠彩依说道:“马上就要杀青转入后期制作了!对了,今天有老公的戏呢,不知他今天去不去?”

“嗯,他去的!”苏吟说道。

惠彩依很是惊喜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当然是我那个坏表哥跟我说的,说是今天上午会去拍戏!”

“太好了!”惠彩依高兴地差点跳起来。

苏吟“噗嗤”一笑:“小表嫂,表哥去拍戏,你就这么高兴吗?是不是太想他,已经想得不行了?”

“没……没有!”惠彩依慌忙解释道,“老公去拍戏,我……我就不用自己开车了,可以搭他的车!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

惠彩依脸上通红,有些心虚地点点头:“是……是啊!开车好累呢!”

“开车好累?”苏吟苦笑,“别欺负我这种没车开的人好不好?我怎么看不出有多累呢?”

惠彩依低着头不说话了。

不一会,舒露和云紫茗起来,洗刷完,帮着把早饭端到桌子上,反正大家都知道,她们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了。

早饭都准备好,秦殊才终于起来,往餐厅看了一眼,笑道:“就等我了吗?“

苏吟点头:“是啊,表哥,你昨晚这么累吗?现在才起床!”

听了这话,舒露和云紫茗不由脸红,白了苏吟一眼。

秦殊一笑:“要不你试试,你试试就知道了!”

苏吟羞得啐了一口:“不要脸,色狼表哥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