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急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心急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秦殊差点吐血,真以为自己的耳朵有毛病。

曼秋嫣见秦殊没有回答,又说道:“老板,我……我都答应了,你可以演男主角了吗?你刚才说了……”

秦殊说道:“别问我,我疯了,等我恢复正常,再回答你的话!”说完,忙匆匆走了。

等秦殊走得不见了,曼秋嫣好像忽然失去了所有力气似的,一下蹲了下去,脑袋埋在膝盖上,嘴里喃喃着:“我怎么说出那种话了!他会把我看成什么人啊?”

秦殊逃也似的出了青离大厦,到了外面,呼吸一下外面冰冷的空气,才总算清醒了,摸摸自己的额头,并不发烧,难道刚才是幻听吗?

他心里明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,却还是不愿去相信,对于曼秋嫣,他一直还是逃避的态度。

长长地吐了口气,秦殊上了车,喃喃道:“真的不能再多了,不然的话,真的就妻妾成群,美女如云了!”

他把剧本扔到一边,在车上发了半天呆,终于开车离开,去了HAZ集团。

这是这个星期的第一天,他当然要去HAZ集团看看。

到了HAZ集团,来到影视传媒分部。

那秘书见到他,忙站了起来:“经理,您来了!您有几条留言呢!”

“哦,知道了!”

秦殊进了办公室,听了留言。

第一条是肖菱的:

“小哥哥,你今天怎么又没来公司啊,我今天要去炎火队看看,本想和你一起去的,看来只能自己去了,等我回来,把情况告诉你!”

秦殊一笑,听了第二条。

第二条是舒露的:

“老公,林郁悠来找我了,让我帮他把紫茗约出来,他好像买了一枚两百多万的钻戒,看来是破釜沉舟要向紫茗求婚了,我看他的神色有些不大好,就敷衍了,没敢拒绝,怕他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。我现在真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!如果我不把紫茗约出去见他,估计他真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!老公,你说怎么办啊?如果下班之前你还没听到这个留言,我只能给你打手机了!”

听完这个留言,秦殊皱了皱眉头,林郁悠从副总降到人事总监,又从人事总监降到人事经理,不疯掉才怪,估计他现在视云紫茗为最后的救命稻草,能够追到云紫茗,他依然不算失败,就算没了HAZ集团的工作,依然会活得很滋润,但如果云紫茗没追到,那就真是一败涂地了。绝望之下,狗急跳墙,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绝对是可能的。

还有第三条留言,秦殊又听了一下,是云紫茗的:

“老公,突然间好想好想你,你有空来看看我吗?我想你想得快要疯掉了,满脑子都是你,根本没法工作呢!”

听完这个,秦殊嘴角不由浮起一抹温柔的笑意。想了想,拨了人事总监的办公电话,也就是舒露的电话。

舒露很快接了。

“老公,你来公司了?”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。

秦殊笑道:“是啊!”

“那你听到我的留言了吗?”

“嗯,听到了,到底怎么回事?你跟我详细说说!”

舒露答应一声,说道:“林郁悠今天忽然闯进我的办公室里,满身酒气,估计喝了不少酒,秘书拦都拦不住,他冲到我的办公桌前,就把一个首饰盒很重地拍在桌子上,说是想见紫茗,让我帮他约出来,他要用价值两百万的钻戒求婚!”

秦殊奇怪:“他为什么不自己去找紫茗?”

舒露沉吟一下,说道:“他大概怕自己去,反而弄巧成拙,被紫茗直接拒绝,那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,我毕竟是紫茗的好姐妹,他应该是觉得我出面的把握性更大吧。”

“嗯,应该是这样!然后呢?”

舒露接着道:“他还说这个人事总监的位置是他让给我的,如果我不帮他的话,他会把我从楼上扔出去。我见他目光恶狠狠的,有些害怕,就敷衍着说会给他想办法,他才走了!”

听到这里,秦殊气得咬牙,冷哼一声:“这个混蛋,到了现在这种状况,反而越来越嚣张了,竟然敢威胁你呢!”

“老公,你说该怎么办啊?”

秦殊说道:“小老婆,别怕,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!这样,你现在去紫茗的办公室,咱们在那里碰面,商量一下!”

“好的!”舒露答应了。

秦殊挂了电话,他确实也想见见舒露和云紫茗了。

挂了电话之后,就出了办公室,往证券投资分部而去。

进了证券投资分部,径直来到云紫茗的办公室。

云紫茗的秘书远远看到他,脸色大变,一下缩了下去,竟然钻到了桌子底下。已经过去这么多天,她还没兑现对秦殊的承诺,已经输了不知多少次偷情,见到秦殊,自然害怕。

秦殊其实也看到了她,来到她的办公桌前,却故意装作没看到似的,奇怪道:“这个大白兔美女跑到哪里去了?她应该输给我差不多十次偷情了吧,再不兑现,以后每天和她偷情都用不完呢!嗯,她的办公桌不错,挺结实,有机会要把她抱在办公桌上爽一次,就算用再大力,应该也撞不坏吧!”

说完,还煞有介事地敲了敲办公桌,然后瞄了一眼躲在办公桌底下有些发抖的那个女孩,暗自一笑,就走进了云紫茗的办公室。

轻轻打开门,看到云紫茗并没工作,坐在办公椅上,对着窗户,正看着外面的景色出神。外面高楼林立,夕阳的光线斜照过来,为整个办公室铺上了一抹红晕。云紫茗太过专注,连他进来都不知道。

秦殊嘴角一笑,悄悄地走了过去,来到她身后,本想偷偷占她些便宜,却没想到,云紫茗竟在轻轻地抹着眼泪,神色凄楚。

秦殊不由吃惊,云紫茗这是怎么了?

正要发问,就听云紫茗抽泣着喃喃道:“老公,我真的好难受,你在哪里啊?”

秦殊更惊,再也忍不住,慌忙问道:“紫茗,你怎么了?你哪里难受?”

听到他的声音,云紫茗浑身一抖,猛地站了起来,回过身,看到秦殊,却怔怔的,半晌才揉了揉眼睛,抬起纤手,要碰秦殊,又不怎么敢碰似的,喃喃道:“老公,这……这是幻觉吗?是不是我太想你,所以出现了幻觉?是不是我一碰,你就会消失了?”

看着她凄楚又带着惶恐的神色,秦殊心里一阵难受,不由上前一下把她抱在怀里:“紫茗,这不是幻觉!你是怎么了?怎么精神这么恍惚?怎么会哭呢?你哪里觉得难受?快告诉我!”

被秦殊真真切切抱在怀里,云紫茗才又惊又喜:“老公,原来……原来真的是你来了!”说完,却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秦殊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,云紫茗到底是怎么了?怎么见到自己,情绪这么激动?这才三四天没见而已!忙要推开她,想问个究竟,但推了一下,竟然没推开,云紫茗依然死死抱着他,好像担心一撒手,他真的会如幻象般消失似的。

见她这样,听她哭得这么伤心,秦殊真是越发担心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:“好紫茗,小宝贝,别哭了,你这是怎么了?快告诉我你怎么了?”

云紫茗依然就是哭,把秦殊抱得更紧。

秦殊心里急得不行,不由抱起她来,坐到办公椅上,这才终于把她扶起来,看她满脸泪痕,如梨花带雨似的,让人又是心疼,又是怜惜,忙轻轻给她擦掉眼泪:“紫茗,告诉我,你到底怎么了?你哪里难受?是病了吗?”

云紫茗刚才说她好难受,秦殊很怀疑她是不是病了?

云紫茗深深地看着秦殊,却摇摇头:“没……没有!”

秦殊一愣:“可你刚才明明说好难受的,到底哪里难受?”

云紫茗咬了咬嘴唇:“我……我是心里难受!”

“心里难受?为什么心里难受?”

云紫茗眼中又滚出泪来,抬头看着秦殊,轻轻问道:“老公,你会不会不要我了?会不会抛下我啊?”

秦殊心里一沉,云紫茗这么反常,肯定是有原因的,而且竟然说了要不要她这种话,说得这么严重,难道在她身上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?慌忙上下看了她一下,她依然那么美丽动人,看不出什么,不由急着问道:“紫茗,你告诉我,是不是谁欺负你了?怎么会突然说出不要你这种话?告诉我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

秦殊心里真是变得紧张极了,甚至难受极了,云紫茗不会是被人……

他不敢再想下去,但如果不是这种事,云紫茗怎么会这么担心自己不要她呢?

云紫茗依然神色凄然,并没回答,只有眼泪簌簌滚落。

秦殊简直心急如焚,但依然耐着性子,柔声问着:“紫茗,你告诉我,是不是你被人欺负了?没关系,都告诉我,不管怎样我都会珍惜你,都不会不要你的,你告诉我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林郁悠他占了你的便宜?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