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弈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对弈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很快,肖菱把棋盘拿过来,两人就在餐桌旁坐下。肖菱沏了壶茶,给他们各自倒了一杯,肖母则和刘妈收拾完餐厅,就去做饭了。

肖菱倒完茶之后,就坐在秦殊身边,她是不会下围棋的,但是喜欢看,就算看不明白也喜欢看。

以前的话,真的不敢奢望秦殊和肖父下棋的时候自己可以亲密地坐在旁边。若在以前,秦殊看到自己早就跑走了,所以现在真是觉得幸福极了,看到秦殊和肖父一脸严肃的样子,忍不住温柔地笑了起来,不知不觉,就想起了秦殊强吻她那次。那次是下五子棋呢,结果秦殊不停地输,最后输得要强吻自己找回面子,这个坏蛋,当时笨笨的,没想到现在会这么聪明,她是知道的,业余下围棋的人里,肖父很少遇到对手,但秦殊却总会让肖父输得找不着北。

她趴在那里,枕在胳膊上,歪着头很着迷地看着秦殊,他们如果把茶喝光了,就再给倒上,很幸福的服务员的样子。

秦殊眯着眼睛,下棋很快。十几个子之后,依然落子如风,但肖父落子的速度就变慢起来,而且越来越慢。

等到肖母和刘妈又弄了饭菜上来,看到秦殊正在那里玩手机游戏,肖菱则靠在秦殊身上,激动地看着,脸庞红扑扑的。肖父却拈着个棋子,沉思不语。

肖母奇怪:“怎么了?又闹起来了?不下了?”

肖菱抬起头,抿嘴一笑,起身来到肖母身边,小声道:“妈,还在下着呢!”

肖母奇怪:“那秦殊怎么在打游戏啊?”

肖菱忙“嘘”了一声:“小哥哥早就下完了,该爸爸下了,但都快二十分钟过去了,爸爸那颗棋子还没下来呢!”

肖母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我就说秦殊不是笨蛋吧,他的聪明都被吊儿郎当的样子掩盖了!”

“别说了,爸爸没面子,肯定又要生气了!”

肖母点头,把菜摆到桌子上,说道:“吃饭了!”

连说了好几声,肖父才抬起头来,嘀咕道:“这小子的棋风怎么变得这么凌厉了?以前也没这种感觉的!”

秦殊这时也抬起头来,笑了笑:“婶,菱儿,咱们先吃吧,等吃晚饭的时候再叫肖叔叔也不迟!”

肖父听了这话,差点气得跳起来,哼道:“别以为我真被难住了,我已经想到这步怎么下了!”说着,把手中的棋子重重地放到棋盘上。

秦殊一笑,随手拿个棋子也放在棋盘上,然后拍拍手,吐了口气:“好了,收工,可以吃饭了!”

肖父大惊,忙仔细看去。

秦殊摇头:“不用看,你已经输了,我已经把你所有的应对都想到了,你没有任何赢的可能!”

肖父看了半天,还真的是,一时脸色有些讪讪的。

秦殊咳嗽一声:“肖叔叔,有句话真想告诉你,但又怕说了,你会吃不下饭!”

“什么话?”

秦殊笑道:“吃完饭再说吧,吃饭时间到了!”

肖父借坡下驴,点点头:“好,这盘让你,吃完饭咱们再来一盘!”

肖母忙道:“行了,行了,吃饭吧,下个棋还较什么劲!”

她把棋盘端到旁边,一家人这才又开始吃饭。

吃完饭,肖父忙问道:“你小子,刚才到底要和我说什么?”

秦殊笑道:“我想说的是,肖叔叔,你的水平真不是我的对手,以后不要找我下棋了!我感觉自己就是个中学生在欺负幼稚园的小朋友呢,太不忍心了!”

肖父听了,勃然大怒:“臭小子,你倒是越来越狂了,来,来,再来一盘!”

秦殊摇头:“肖叔叔,我是认真的,你真不是我的对手!你下了这么多年,已经有了固定套路,简单点说,你的棋缺乏变化,看到你落一个子,我就能推算出你接下来十几步大概会怎么走,处处克制你就是了,一点难度都没有!”

肖父哼了一声:“少在那里吹牛,还推算出十几步?你以为自己真是大师级呢,再来一盘!”

见肖父执意要下,秦殊不由撇撇嘴:“行,跟你再来一盘也可以,不过你输了的话,我要搬进菱儿的卧室去睡!”

肖父愣了一下:“那菱儿睡哪里?”

秦殊一笑:“当然是和我睡在一起了!”

听了这话,肖菱顿时脸红,肖母也瞪了秦殊一眼,怪他口无遮拦的,肖父则直接站了起来,抬脚向秦殊踢去:“你个臭小子,找打是不是?你们结婚之前,不许住在一起!”

秦殊连忙躲开,咧着嘴笑:“不行就不行是了,肖叔叔你怎么还动脚呢,君子动口不动脚啊!”

肖父真是被他气的够呛,偏偏秦殊故意在气他似的。

肖母忙过来拉住他:“行了,孩子和你开玩笑呢,你这么大年纪了,怎么还这么容易发火,我是发现了,在别人面前,你总是很有涵养,怎么对秦殊总是这么容易动怒呢?”

肖菱也在那边打了秦殊一下:“小哥哥,你说什么呢?”她脸上依然红红的,好像抹着薄薄的胭脂,分外动人。

肖母对他们摆了摆手:“菱儿,快把秦殊带走,他们两个真是水火不容呢!”

“不行,回来!”肖父喝道。

肖母嗔怪道:“怎么?你还真跟个孩子置气啊?”

肖父说道:“我是要和他再下一盘,我还不信了,我会赢不了这臭小子?”

秦殊嘻嘻一笑:“好啊,我可以应战!不过,你如果又输了怎么办?”

肖父怒声道:“你还敢提那个条件是吧?”

“不是,我可以换个条件的!”秦殊眼睛一转,“要不这样,如果肖叔叔你输了,我要提前拿到菱儿的嫁妆!”

肖父一愣:“你现在就要菱绣集团?”

听了这话,秦殊大吃一惊:“怎么?菱儿的嫁妆是菱绣集团吗?”

肖菱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胳膊:“当然了,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儿,我要是嫁给你,菱绣集团当然也是你的了!”

秦殊似乎才想到似的,不由苦笑:“那这个嫁妆也太贵重了!我还是再换个条件吧!”

“什么条件?你说!”

秦殊想了一下,说道:“肖叔叔,我知道你在很多公司有股份,虽然不多,但份额也都不少,不知你在萱枫集团有股份吗?”

肖父瞪了他一眼:“你不是很会猜吗?你觉得有吗?”

秦殊笑了笑:“我觉得应该有吧,既然奕皓枫会来相亲,证明你们在生意上是有往来的!”

肖父点头:“确实有一些!”

“有多少?”秦殊急忙问道。

肖父奇怪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“您就告诉我有多少就是了,我自有用处!”

肖父道:“大概有5%吧!”

“太好了!”秦殊眼前一亮,“肖叔叔,如果您这盘棋输了,能不能把这部分股票转让给我!”

肖父怔了怔,冷笑道:“你的胃口倒是不小,直接要拿去5%的股份!”

秦殊一笑:“要不然的话,我才不会和你下呢!”

肖父说道:“我名下的股票都给菱儿了,现在在她那里!”

“给菱儿了?”秦殊苦笑,“您怎么不早说,给了菱儿,不就等于给了我吗?”

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肖父很是奇怪。

“没什么!我现在心情很好,咱们下棋吧!”

肖父很疑惑,觉得越发有些看不透秦殊了,以前总觉得他就是个游手好闲、不务正业、不让人省心的败家子,现在却对他隐隐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,不过也懒得管那么多了,他现在心里想的都是怎么能赢了秦殊。

棋盘又搬过来,两人重新对弈。

这次下的时间实在有些长。倒不是秦殊下的时间长,而是肖父变得特别谨慎,每落一个子都要斟酌良久,但终于落子的时候,秦殊往往跟着就把棋子落下,几乎不用思考似的,而他又要苦思良久,所以几乎一直皱着眉头。

肖菱在旁边看了半晌,忙说道:“爸,不用那么认真吧,不就是下着玩吗?”

肖父却真的很认真:“不行,这次我一定要赢了这小子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肖叔叔,除非我让你,不然你根本赢不了我的!”

他有很强的数据推算能力,真的可以推算出肖父接下来要怎么下,肖父的棋又缺乏变化,所以几乎不可能会赢了秦殊。

肖菱见肖父那么愁眉不展的,实在担心他累着,在公司里已经耗费大量精力,再这么努力地下棋,已经不是休闲,真的较上劲了,想了想,忙发了条短信给秦殊:“小哥哥,你就让一下爸爸吧!”

秦殊收到短信,然后看看就在身边的肖菱,不由一笑,回了短信:“有什么报酬吗?”

肖菱看到短信,脸色微红,回道:“我的一切都是你的,你要什么报酬都行!”

秦殊转头看着肖菱美丽的模样,嘴角泛起一抹坏笑:“那你今晚不穿内衣偷偷进我的房间约会!”

看了短信,肖菱顿时满脸通红,咬了咬嘴唇,轻轻回了短信:“可以,只要是小哥哥你想的,我都愿意为你去做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