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态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失态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他陡然间的气势让奕皓枫顿时愣住,过了半晌,忽然脸色大变,一下站了起来:“我知道你是谁了,你是蝴蝶侠!对,你就是蝴蝶侠!”

秦殊苦笑,抬头看他:“我说你是电影看多了吧!我只听过钢铁侠、蜘蛛侠、蝙蝠侠,还真没听过什么蝴蝶侠,是最近上映的新片吗?我倒是有兴趣看一下!”

奕皓枫不住摇头:“你就是蝴蝶侠!”

奕母见奕皓枫这么失态,这么激动,还说了这么个稀奇古怪的名字,不由沉声道:“皓枫,坐下,你太失礼了!”

奕皓枫大声道:“妈,他就是蝴蝶侠!”

秦殊苦笑:“你怎么跟见到偶像似的,要我给你签个名吗?”

“你……你上次就坏了我的好事,现在又来搅和,你安的是什么心?”奕皓枫怒目瞪着秦殊,声色俱厉。

奕母见他越来越激动,不由喝道:“皓枫,给我坐下!”

奕皓枫的突然激动,让桌上所有人都很吃惊,同时也一头雾水,肖父微微摇头,肖母则有些奇怪,看看秦殊,又看看奕皓枫,肖菱则秀眉皱着,喃喃道:“他不会疯了吧?”

“你……你每次都破坏我的好事,难道两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你都要霸着吗?”奕皓枫根本不管奕母的劝阻,依然不依不饶,甚至拍着桌子。

他是够郁闷的,刚看到希望,可以财色兼收,但秦殊的到来,却让他的希望迅速破灭,本来心里就难受,结果忽然认出秦殊就是蝴蝶侠,是那个生生从他手里抢走秦浅雪,并且让他在拍卖会上颜面扫地的蝴蝶侠,那股难受再也控制不住,迅速化作愤怒爆发出来,犹如火山喷发似的。

对面的秦殊却不怎么接招,只是摇头:“看来你真是疯了,都在说什么啊,我听不懂!”

“你说谁疯了?”奕皓枫吼着。

秦殊一笑:“看看大家的眼神就知道了!”

奕皓枫忙向周围看去,才发现大家都在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,就连他的妈妈也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。

看到这些,更觉难堪,吼道:“对,我就是疯了!”

他管不了那么多了,明明说的是真话,却被大家误解,不疯才怪。既然已经被误解,他心里就有了种破罐子破摔的味道,踢开椅子,大声道:“混蛋,我今天新帐老账跟你一起算!”说着,从餐桌绕过去,就要去找秦殊算账。

结果,由于实在太激动,太生气,不小心竟绊到了桌子腿上,顿时站立不住,向下倒去。倒下去的时候,手掌下意识地要抓住东西稳住身体,结果慌乱中抓在了桌布上。桌布怎么可能禁得住他这么一拉,不但他倒下去,连带把桌布也给拉了下去,上面的酒菜一股脑掉落下去,都掉落在了他身上。

满桌皆惊,肖菱和秦殊及时站了起来,没被波及,秦殊手里还端着他那盘酸菜鱼。

肖父和肖母也都站了起来,看着满地狼藉,目瞪口呆。

奕母则慌忙跑过去,关心地问道:“皓枫,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奕皓枫眼睛怔怔地看着天花板,这次真是丢人丢到家了,怔了半晌,猛地爬起来,再没脸面留下,低着头匆匆跑走了。

奕母也是尴尬,勉强笑了一声:“对不起了,皓枫这孩子今天实在有些失态!”说完,也匆忙走了。

秦殊看着奕母的背影,皱眉想了一下,忙把那盘酸菜鱼交给肖菱:“菱儿,给我拿一下!”就追了过去,在客厅里追上了奕母,伸手把她拉住。

奕母看起来四十来岁的样子,是个蛮漂亮的女人,只是此时脸上却带着焦灼,大概在担心奕皓枫的状况。

“你还要做什么?”奕母被秦殊拉住,不由满脸怒气,她儿子今晚出丑,完全就是秦殊造成的,现在秦殊还追出来拉住她,不生气才怪。

秦殊一笑,放开了手:“我只是来问你一句,你还想挽救你们公司吗?”

“我们公司的状况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奕母一直很疑惑这个问题。

秦殊一笑:“这个我不需要回答你,我就问你,你还想挽救你们的公司吗?”

此时,他的脸上再没丝毫吊儿郎当的味道,很是认真。

“我……我当然想,但这关你什么事?”

秦殊撇撇嘴:“想救你们公司,那就记住一个手机号码,真的走投无路的时候,打这个号码,或许我可以挽救你们公司呢!这个号码我只说一遍,你爱记不记,但这是你不多的机会,希望你能珍惜!”

他迅速说出了一个手机号码,说完,转身往回走去。

奕母依然满脸吃惊,忽然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秦殊一笑:“蝴蝶侠!”

“你真是什么蝴蝶侠?”

“对,所以放心吧,你儿子没疯!不过你也应该看出来了,他和肖菱是不可能的!但愿你记住了我说的号码,不然的话,过年的时候,他可能真就只能管他一个人了!”

说完,走进了餐厅里面。

奕母看着他的背影半晌,皱了皱眉头,慌忙转身跑出去追奕皓枫去了。

秦殊回到餐厅,肖菱还在端着他的那盘酸菜鱼,刘妈和肖母则在打扫,肖父则一脸冷峻的样子。

“小哥哥,你追出去做什么了?”肖菱忙过来问道。

秦殊撇嘴一笑:“没什么,说了两句话!”

肖父在那边沉声道:“秦殊,你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奕皓枫怎么会突然那么失态呢?”

秦殊苦笑:“肖叔叔,你真是问倒我了,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!”

“你不知道?”肖父冷冷地扫了他一眼,“那他怎么说你是蝴蝶侠呢?”

秦殊挠头,一脸茫然的样子:“蝴蝶侠是什么啊?电影里的超级英雄吗?怎么没听说过呢?”

“你别跟我装傻!难道他真是疯了,才说那么一番话?”

秦殊看出来,肖父肯定是有所怀疑了,不由一笑:“他可能是被菱儿的美丽迷得神魂颠倒,出现幻觉了吧!我没有任何与蝴蝶有关的地方吧?我没有蝴蝶那么美丽的花翅膀,而且这么本分而纯情,不像蝴蝶那么喜欢沾花惹草的!”

肖父气得哼了一声,也实在说不出什么来。

秦殊走过去,咳嗽一声:“肖叔叔,这瓶木桐你还喝吗?不喝的话,我再拿回去珍藏了!”

“臭小子,你敢!”肖父气得瞪起眼来,“你说你能抠门到什么程度,我的女儿都要嫁给你,你却连瓶木桐都不舍得,还要再拿回去!”

肖菱忙过来拉着秦殊的胳膊,小声道:“小哥哥,别故意惹爸爸生气了!”

肖母叹息一声:“我算是看出来了,他们两个是永远没法合拍了!”

“不对,有个合拍的时候!”肖菱想了一下,轻轻笑了起来。

肖母一愣:“什么时候?”

“下围棋的时候啊!”肖菱说道,“他们两个在一起下围棋的话,绝对都很安静,不吵不闹的!”

“倒也是!”肖母说道,“要不你搬出棋盘来,让他们两个下一盘,我和刘妈再去弄些菜,咱们安安静静地吃顿饭!这个午饭大家都没吃好呢”

“好啊!”肖菱笑着就要去书房拿棋盘。

肖父哼了一声:“就怕和他下棋已经没什么意思了!”

秦殊眯着眼睛一笑:“是啊,肖叔叔,你总是输,确实没什么意思了!”

“谁总是输了?”肖父眉头挑了起来。

秦殊哈哈大笑:“是谁您该清楚啊,难道您忘了,我留学回来和您下了一盘,好像十来分钟就把您给赢了吧,而且后来下了很多次,您也没赢过我!”

“哼,那是以前,你这几年游手好闲,连棋子有几种颜色都忘了吧?”

秦殊咳嗽一声:“我没记错的话,是七种颜色吧,花花绿绿的!”

肖菱忍不住“噗嗤”笑了出来,嗔怪地打了秦殊一下:“小哥哥,你非要把爸爸气死是吧?”

肖父神色冷峻:“菱儿,把棋盘拿过来,我今天就好好给这小子一个教训,他这几年什么都没学到,就学会耍贫嘴了!”

肖菱听了,点点头,忙跑进书房,把棋盘拿了出来。

肖父很喜欢下围棋,因为觉得里面暗含谋略,别有机锋,他算是个业余高手,以前很少遇到对手,到秦家的时候,就喜欢找秦殊的父亲下一盘,但秦父总是输多胜少。当时秦殊留学回来,又不愿进公司,天天无所事事,见两人下棋,就热心过度了一把,结果第一盘,十来分钟就把肖父赢了,当然,那盘肖父有轻视秦殊的意思,下得很快,不小心就落入了秦殊布下的陷阱里,回天乏术。从那之后,他经常会找秦殊下棋,但依然总是输,再后来,秦殊很少回家,整天在外面游荡,而且,肖父因为女儿的事生秦殊的气,两人才不下了。但他心里是不服气的,总觉得输给秦殊这个毛头小子很不应该,今天肖菱一提醒,就有些手痒,想要痛快淋漓地赢秦殊一盘。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