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是狠招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都是狠招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秦殊温柔地看着她的背影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外,才调转车头离开。

刚出校园,手机就来了条短信,是琪小可的:

老公,谢谢你,我渡过了最快乐最快乐的一天,我会每天都想着你的,期盼着下周五的到来,期盼着再次见到你的时刻!

秦殊一笑,把手机收起来,开车往清夏公寓而去。

快到小区的时候,竟然碰巧看到了苏吟。

她刚从公交车上下来,身姿窈窕,穿着瘦身的牛仔裤,短版小风衣,越发显得玉腿纤细修长,屁股挺翘,斜背着个白色小布包,只看背影,很有种婉约的气质,但秦殊知道,苏吟的性格,和婉约实在扯不上什么关系。只见她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,沿着右边的人行道,慢慢往小区走去,手里还拿着杯煮的冰糖梨汁,边走边用吸管喝着。随着她的走动,斑驳的灯光透过路旁绿化树浓密的枝叶不时落在她身上,随意中,带着丝丝动人的可爱娇俏。

秦殊一笑,放慢车速,把车窗打开,缓缓跟上,抬手吹了个响亮的流氓哨,故意尖声下流地喊道:“喂,美女,怎么一个人走夜路啊,上哥的车,哥送你回家吧!”

苏吟一下站住了,却没有回头,停顿一下,就向前跑去。

秦殊有心逗逗她,一边开车跟上,一边继续尖声说道:“美女,屁股好翘啊,有男人没有,我做你的男人吧,保证让你满足!”

苏吟依然在跑着,秀发飞舞,不过,正跑着,却猛地停下,飞快转过身来。秦殊没想到,车依然往前开,正好赶上了她。苏吟似乎就在等这个机会,等到车窗和她一线,猛地就把手里那杯梨汁像手榴弹似的从开着的车窗狠狠砸了进来。

秦殊真是完全没想到,还好反应快,猛地一缩头,那杯梨汁贴着头发飞过去,砸到了左边的车门内侧,顿时爆开,汁水飞溅,那梨汁依然很烫,如果砸到脸上来,可真够受的了。

苏吟砸完,也很紧张,没看清是什么车,更没看清里面的是谁,撒腿就跑。毕竟这大半夜,她独身一个女孩,面对一个下流的男人,实在很危险,所以,砸完之后,也不管砸没砸到,撒腿就跑了。

秦殊那叫一个无语,没调戏成苏吟,还被溅得一身汁水,如果是别的男人,还不郁闷死啊。

他忙停下车,打开车门,把摔破的塑料杯捡起来,扔进垃圾桶里,随之就向苏吟追去。

苏吟毕竟是个女孩,而且穿着半高跟的白色靴子,跑得不是很快,秦殊很快就追上了。

“臭丫头,看你往哪跑!”秦殊嬉笑着,就往苏吟的肩膀抓去。

苏吟大概真的很紧张,所以依然没听出秦殊的声音来,而是忽然转身,抬脚就往秦殊的下身踢来。

秦殊大惊,这丫头出的招怎么都是这种狠招呢,还好自己也不是吃素的,不然真被她偷袭得手了。

见她抬脚踢上来,秦殊伸手一抓,就把她的脚抓住了,苦笑道:“小美女,你非要把我废了才甘心是吧!”

由于路边的树枝太浓密,洒落下来的灯光不是很亮,苏吟慌乱之下,也没注意看,感觉自己的脚被抓住,慌忙摘下背包,就向秦殊砸来。

秦殊伸手又把她的背包抓住,放下她的脚,张开手臂顺势抱住她的纤腰,紧走两步,把她抵到了路边的墙上,嘿嘿笑着:“小美女,现在还能反抗吗?”

苏吟气喘吁吁的,不管三七二十一,低头就向秦殊的肩头咬来。

秦殊一笑,自己穿着那么厚的衣服,她能咬透才怪,不过,他真切体会到了,苏吟真是够泼辣的,这么一套下来,还有几个人能扛得住啊。

“你个混蛋,放开我!”

苏吟在秦殊的肩头上咬了一下,见秦殊没反应,不由张嘴大喊。

秦殊轻轻一笑:“笨丫头,到现在还没看清我吗?”

苏吟紧张无比,秦殊这种姿势,身体紧紧贴着她,把她抵在墙上,这么下流,傻子都能联想到接下来要做什么,极度紧张,又极度害怕,哪还有时间看他是谁,依然在奋力挣扎。

秦殊忙抓住她的两只纤手,说道:“表妹,看清楚,是我!”

听到“表妹”两个字,苏吟才一下平静下来,抬头看向秦殊,终于看清是谁了。

秦殊还在一脸坏笑地看着她呢,她愣了一下,眼圈一红,竟然哭了,抬手狠狠捶了秦殊的胸口两下:“臭表哥,坏表哥,吓死我了!呜呜!”

见她真的哭起来,秦殊有些慌乱:“表妹,你怎么哭了?”

苏吟又委屈地打了秦殊的胸口两下,依然哭着:“我还以为这次肯定要被坏人欺负了,想死的心都有呢!”

秦殊忙道:“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呢!”

“大半夜的,有这么开玩笑的吗?坏表哥,不理你了!”苏吟推开秦殊,抹着眼泪,气呼呼地就要走。

秦殊却一下把她拉了回来,嘴唇迅速就亲了她红润诱人的小嘴上。

开始的时候,苏吟还因为刚才秦殊吓她而生气,双手不停打着秦殊,渐渐地,却不再反抗,而是轻轻搂住秦殊的背,任由秦殊亲了她的嘴唇,又侵犯到她的小嘴里面。

她刚刚喝过梨汁,小嘴里面很是甘甜,秦殊亲了好一阵,这才抬起头来。

苏吟脸上红红的,不哭了,也不气得要走,樱唇微启,贝齿晶莹,微微喘息着靠在秦殊胸前,啐道:“臭表哥,刚才真要被你吓死!”

秦殊笑了起来:“就你刚才那一套下来,真没几个人还能好端端地站着!”

“我也在奇怪,怎么这人这么厉害,原来是你这个臭坏蛋呢!”

秦殊轻轻抱着她的纤腰,问道:“现在还生气吗?”

“生气!你以为亲我一下就能原谅你了?亲了我,还是你赚便宜呢!”

秦殊见她娇嗔含羞的可爱模样,不由问道:“那你说,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?”

苏吟张开手臂:“罚你把我抱到车上去,到了小区之后,再抱我上楼!”

“好嘞,我求之不得呢,我的小美女,表哥抱你!”说完,俯身把她抱起来,往跑车走去。

他们刚才一番追逐,竟然跑出了好远。

苏吟双手搂着秦殊的脖子,眼眸中深情而甜蜜:“表哥,你昨天去哪里了?都没回家!”

“我不回家不是很正常吗?”

苏吟轻叹一声:“是啊,你不知又到了哪个老婆那里去了!这里渐渐就成你的旅馆了,以后不知多长时间才能回来一次呢!”

秦殊一笑:“怎么?生气了?”

“没有,我生什么气啊,我只是你的表妹,没名没分的,能要求你做什么?我是替三位表嫂问你的呢!她们肯定想你了!”

秦殊忍不住又亲了一下她撅起的红嘟嘟的小嘴:“是你想我就说是你想我,怎么变得这么含蓄了?”

“我才不会想你这个大坏蛋呢,才回来,就欺负我!”

说着话,秦殊抱着她来到车前,苏吟打开车门,秦殊把她放在副驾驶上,然后过去打开那边的车门,说道:“你看看,你这一下把梨汁溅地车里到处都是!多亏没砸到我脸上!”

苏吟啐道:“谁让你吹流氓哨呢,还说那么下流的话,活该!”

虽然这么说,还是赶紧拿过抽纸来,把那些汁水都给擦拭干净。

忙活一番,秦殊才坐进来,重新起动跑车,往小区而去。

苏吟在旁边出神地看着秦殊,过了半晌,忽然说道:“表哥,我爸明天就来了!”

秦殊心头一跳:“明天就来?真的?”

“是啊,昨天给我打电话,说后天来,过了一天,不就是明天吗?”

秦殊苦笑:“我算得过来!”

苏吟轻轻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,幽幽地说道:“我昨天等你到半夜,以为你会回来,要和你说这个事情呢,结果你也没回来!今天你再不回来的话,我不管你在哪个老婆的被窝里,都要给你打电话了!”

秦殊看她表情似乎变得有些凝重,不由问道:“这事很难处理吗?”

苏吟说道:“是啊,你没看我买了杯冰糖梨汁喝吗?因为心里正上火呢!”

“不会你爸又跟你说什么狠话了吧?”

苏吟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没说什么狠话,但准备做件狠事!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苏吟说道:“他要把我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带到这里来,还说,如果我不回去,就在这里结婚!”

“不是吧!”秦殊苦笑,“那这事做得确实够狠的!”

苏吟气得打了一下他的肩膀:“你还笑呢,难道你希望我成为别人的女人啊?”

“当然不希望!但我这个表哥是冒牌的,就像你刚才说的,没名没分,实在说不出什么!”

苏吟撅起嘴来,一时又泪盈盈的:“反正我说了为你守着这个身子的,如果真的必须嫁给别人,我就在结婚之前吃些安眠药自杀算了!”

秦殊吓了一跳:“表妹,你可千万别这样,我的心脏实在受不了,我来想办法,好不好?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