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美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甜美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秦殊咧嘴一笑:“你寻思出来也已经晚了,你输了!”

“你……你用这种卑鄙的招式,胜之不武!”

“怎么胜之不武了?打架不止打的招式,也是心理素质,你的心这么容易被我弄乱,是你自己笨!再说,你以前打败我就赢得光明磊落了?那我手腕上这个牙印是哪来的?”

肖菱有些脸红,不说话了。

秦殊把她拉起来,说道:“行了,你输了,按照约定,以后别来找我,别来烦我!”

“我不……”肖菱斩钉截铁地说。

秦殊一愣:“我说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?”

肖菱撅了撅嘴:“你耍诈,赢得不光彩,我不服气,所以,我不会履行约定的!”

“你也太赖皮了吧?”

“是你先赖皮的!回去我就告诉伯父伯母,我想伯母肯定会到那个HAZ集团把你拧着耳朵带回家的!”

秦殊气道:“肖菱,你敢!”

“哼,你看我敢不敢!”她转身要走。

秦殊气得就要去抓她的肩膀,没想到她跳起身,一个凌空后劈腿,就劈落下来。

秦殊大怒,这分明是偷袭啊,不过,这招虽然威力很大,但使用时间偏长,其实有机可乘。忙身体一闪,往前一靠,就把刚刚转过身的肖菱凌空抱住,紧走两步,把她抵在了车上:“臭丫头,你敢回去乱说,我就强~奸了你!”

“你下流!”肖菱抬脚乱踢,秦殊张开腿,迅速把她的双腿夹住,肖菱又要动手,又被秦殊抓住了手。

她之所以这么轻易被制住,是因为被秦殊抱着的时候,实在有些使不出力气,而且,被秦殊抱着,感觉很奇怪,很特别,甚至有些喜欢,这样以来,软手软脚,跟个普通女孩差不多了,所以这么轻易就被制住。

秦殊夹着她的腿,把她的手臂扭到后面紧紧攥着,恶狠狠地说:“臭丫头,不看你是个女孩,以前你打我那些我今天就都还回来。你给我记住,回去不许对我爸提起我在哪里,特别不能告诉我妈,知道吗?”

两人身体紧贴,姿势很暧昧,肖菱情不自禁地红了脸,别过头去,没有理他。

秦殊腾出一只手,把她的脸掰过来:“听见没有?”

肖菱咬着嘴唇,双眸含着羞涩,如波光摇曳,美艳动人,却还是嘴硬:“你亲了我,必须对我负责!”

听她还是这句话,秦殊顿时崩溃:“咱们都是大人了好不好?不要再说这么幼稚的话了,亲一下怎么了?不是很稀松平常的一件事吗?”

“反正对我来说很重要,你亲了我,就要对我负责任!”肖菱很坚定地说。

秦殊有些被气到了,吼道:“很重要是吧?行,我倒要看看有多重要!”他一低头,就亲到了肖菱红润丰盈的诱人嘴唇上。

肖菱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,一下惊住了,双眼怔怔地看着,竟然忘了去反抗。

秦殊亲到之后,也是一愣,九岁那时亲肖菱的感觉早就忘了,从那之后,从没碰过,也没亲过,实在没想到,竟然是这种甜美青涩的滋味,心中不由一荡,本来只想随意肆虐一下,气气肖菱。亲上之后,却忍不住细细品尝起来,好像在品尝雨后新摘的草莓,轻啄两下,又温柔地吮吸着她的唇瓣,后来,干脆用舌头撬开贝齿,尽情品尝那柔软的甜蜜。

肖菱完全处在一种定身状态,不言不动,虽然她的双腿被秦殊的腿夹着,双手也被秦殊攥在那里,但其实还是可以反抗的,至少可以挣扎一下,但吃惊之下,竟完全放弃了反抗,只一脸惊恐地看着秦殊,长这么大,第二次被亲,还是被秦殊,只不过变成了长大之后的秦殊。第一次被亲,是那种生硬的,要战胜她的感觉的吻,而这次,却撩拨起了她所有的神经感觉,触动了心灵,搅得芳心大乱,甚至有些意乱神迷。

好久之后,她好像才终于反应过来,贝齿一合,使劲咬了一下秦殊的舌头。

秦殊吃痛,慌忙把舌头收回来,抬起头。

“流氓,混蛋,快放开我!”肖菱这才挣扎起来。

秦殊舔了舔嘴唇,有些意犹未尽,又有些尴尬,忙放开了她,松开攥着她的手,也把她的双腿放开。

“臭混蛋!”肖菱落地之后,抬手就重重地给了秦殊一巴掌。

打完之后,自己先愣了一下,实在被欺负得太羞涩,所以忍不住打出这一巴掌,打完之后,又有些后悔。

秦殊摸了摸脸颊,摇头道:“肖菱,就你这样,我根本不可能娶你!你回去之后,不要乱说,不然的话,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!”

说完,冷冷地转身,走到了车的另外一边。

肖菱愣愣的,抬起手掌看着,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打出这一巴掌,不是已经决定要嫁给他吗?那他就是自己的老公,自己的老公亲自己都要打,是不是真的有些暴力倾向了?

那一边,秦殊打开车门,把惠彩依抱了出来,先拿出了她嘴里的毛巾,柔声问道:“彩依,你没事吧?”

惠彩依摇头:“没事,老公,你终于来了,我真是好害怕!”

“别怕,没事了!”秦殊忙给她解开绑在手臂上的绳子。

惠彩依终于脱了束缚,娇呼一声,扑进秦殊怀里。

秦殊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,柔声道:“彩依,没事了,没事了!咱们回家,我带你回家!”

“嗯!”惠彩依抬起头来,柔柔地看着秦殊,“老公,你还生我的气吗?我早上那么惹你生气!”

秦殊心中一酸:“不生你的气了,我的彩依都是为了我,我怎么还舍得生气呢!”

“那就好!”惠彩依开心地笑着,又钻进秦殊怀里。

“走吧!”秦殊抱起惠彩依,回到自己的车前,打开车门,轻轻把她放了进去。

肖菱一直在看着,看两人柔情蜜意的样子,看得傻傻的,一句话没说,连动都没动一下。

那边,秦殊给惠彩依关了车门,走到车的另一边,打开车门的时候,抬头看了肖菱一眼,只见她在清冷的月光中有些痴痴地站着,虽然知道她是很厉害的女孩,但却情不自禁地感觉她似乎很是无助,很是孤单,甚至带着那么些凄楚,想了一下,说道:“替我向你爸妈说声对不起,关于订婚这件事,我确实很不礼貌,另外……可能的话,找个男朋友吧,咱们真的不合适!”

说完,坐进车里,开车离开了。

月光下,肖菱依然站在那里,心里酸楚难当,两道清亮的泪水无声地滑过了脸颊。

秦殊带着惠彩依开车出了这个废弃的工厂,总算松了口气,转过头,见惠彩依正幽幽地看着自己,不由奇怪:“彩依,怎么了?”

惠彩依说道:“老公,你可以抱着我吗?我真的好怕再离开你!”

秦殊苦笑:“可我在开车啊!”

“那你就稍微抱我一会再走吧,我真的好怕这是做梦,你并没来救我!”

“我抱着你就感觉真实了?”

“是啊,老公,你再抱抱我吧,离开你的感觉真的好可怕,被那女孩抢走的瞬间,我真是差点绝望!”

秦殊笑了笑,停了车,把她抱过来,让她分开腿,坐在自己身上,两人相对着:“这样行了吧?”

“嗯!”惠彩依轻轻呢喃一声,双臂抱住秦殊,紧紧抱住,真的很怕再被人抢走似的。

秦殊心中软软的:“彩依,她没伤害你吧?”

“没有,她对我还蛮好的,下午还买了饭给我吃!”

“那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?”

惠彩依摇头:“没有,她虽然给我买饭,却好像对我很生气,看着我的时候,脸上带着寒霜!”

“那你有没有害怕?”

“害怕啊,害怕回不到你身边了!”

“你没怕她伤害你吗?她毕竟是女扮男装!”

“没有!”惠彩依摇摇头,“她把我抱上车的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她是女的了,因为我感觉到了她的……”

“她的什么?”

惠彩依脸红,轻轻在秦殊怀里扭动了两下。

秦殊大笑:“我知道了!”

“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的,如果她是个男人,而且……而且侵犯了我,我早就自杀了,哪里还有脸见老公你啊!”

秦殊吃了一惊:“傻丫头,千万别这么想,你才是最重要的,保住生命才最重要的,知道吗?”

惠彩依摇头:“我觉得身子才是最重要的,因为这是你的啊,我必须让它纯净无暇!”

秦殊怔了怔,轻轻亲了一下她的头发,叹了口气,没再说什么,他暗下决心,以后一定好好保护她,绝不会让她再有任何危险了。

惠彩依身材纤瘦,虽然坐在他身上,倒也不怎么影响开车,他把车座往后调了调,挂上档,继续往前开去。

过了一会,惠彩依轻轻道:“老公,原来这位肖小姐和你有这么一段故事呢,真没想到!”

秦殊淡淡一笑:“你都听到了?”

惠彩依点头:“是啊,听到了,老公,你真的不喜欢她吗?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