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想不到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意想不到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不到二十分钟,已经赶到城郊。

这里有个很大的废弃工厂,有些年头了,一直也没人管理,到了这里,周围一下变得安静下来,根本看不到人,道路也变得特别难走。

秦殊开着车,依然飞快,忽然,看到远处有车灯一明一灭地闪烁,心中一紧,迅速开车过去。

那是工厂中的一片开阔地,清冷的月光下,可以看到一辆保时捷停在那里。

秦殊飞驰到跟前,迅速下车。

在保时捷的车门口,站着一个略显纤瘦的男人,戴着帽子,而且,即便在这夜里,依然戴着墨镜,显得很是古怪。

看到秦殊,那人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一抖,怪声怪气地说:“你终于来了!”

秦殊咬牙:“彩依她在哪里?”

“你那个情人吗?”那人冷冷一笑,“在车里!”

秦殊听了,疯狂就向那车冲去,谁知那人非常灵活,把手轻轻在车上一撑,已经翻到车的这边,迎着秦殊就是一脚,速度飞快,踢在了秦殊身上,把秦殊踢得向后退去。

秦殊一惊,好厉害的身手,好快的速度,不由仔细打量起这个人来。他抢了彩依,而且那么侮辱,肯定和自己有仇,而且是很深的仇恨,但自己好像没见过这个男人,印象里也没这个男人,虽说这样,但又觉得似乎有些似曾相识。

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抢走彩依?只是为了报复我?我和你有什么仇恨?”秦殊咬牙问道。

他以为见了面,就会知道这男人是谁,没想到的是,见了面,依然没看出这男人是谁来?

“你没看出我是谁?”那男人依然怪声怪气的,“很想知道我是谁吗?”

秦殊攥了攥拳头,恨声道:“我现在不想知道了,你敢那么对彩依,我今天要杀了你!”说完,飞快向那人冲去。

“来得好!”那人笑道,“我也正想好好教训你呢!”

秦殊冲上前,一拳打去。那人没有分毫后退,而是迅速抬起一脚,轻松把秦殊的手臂踢开,然后,紧跟着一脚踢出来,踹在秦殊的胸口上,非常快,非常快,秦殊几乎没有防御能力,被一脚踹得连退好几步。

那人紧随上来,又是一脚向秦殊脸上迅速踢到,他的腿显得很长,绷得很直。

秦殊伸手去挡,没想到是个虚招,那人把脚轻轻一点,就势下落,又踹在了秦殊的胸口上。

秦殊胸口剧痛,再次后退,差点坐到地上。

“臭坏蛋,竟然抛下我,我今天一定好好教训你!”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个清脆又冰冷的声音。话音才落,他就迅速跟上,本来是要抬膝撞向秦殊下身的,却犹豫一下,变成双手猛推,把秦殊推得倒飞起来,坐到了地上。

秦殊被他一番狂风暴雨似的攻击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落地之后,却大笑起来,笑得畅快之极,笑得开心之极,好像把心中的郁闷和痛苦都笑了出来。

那人愣了一下:“你竟然在笑?你竟然笑得出来!我把你老婆玩了,还把你打了,你竟然还笑!”

秦殊看着她,冷笑道:“我想请问你是用什么玩的,肖菱,你的本事倒来大了,难道几天不见,你变成男人了?”

那人脸红,吃惊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秦殊撇撇嘴:“到目前为止,能把逼到这种毫无还手之力程度的,除了发酒疯状态的曼秋嫣,就是你这个臭丫头了,而且,拜托你演戏投入点,刚才出戏了,变成了自己的声音!”

“哼,你看出来更好!”对面那人不再掩饰,声音不再怪里怪气,而是变得珠圆玉润,清脆动听,抬手轻轻摘下墨镜,露出秋水般澄澈的美丽双眸,瞟了秦殊一眼,又在唇上轻轻一撕,把两撇小胡子撕掉,然后脱下帽子,顿时,如水般的秀发流淌下来,轻轻晃动,秀发如瀑,一个纤瘦的男人眨眼间变成了一个冷艳高挑的绝美女孩,因为穿着男装,冷艳之外,更显出几分特别的妖娆来。

这不是别人,确实就是肖菱,菱绣集团的大小姐,秦殊的准未婚妻。

秦殊嘴角微翘:“我早该想到的,当时云紫茗说那男人身上带着特别清香的气息,我就该想到是个女人,不过被她们描述的两撇小胡子迷惑了,没意识到,小胡子最容易假扮,轻轻粘上就行!”

他如果早想到是肖菱,就不会那么紧张,那么痛苦了,也就不会相信她那些胡言乱语了。秦殊心道,怪不得那人在电话里故意撩拨自己的愤怒,显得那么恨自己呢,原来是这臭丫头。这丫头确实挺恨自己的,她和她爸妈到自己家里去提亲,结果自己跑了出来,把他们晾在那里,能不恨吗?但这种恨更多是气,而且恨归恨,两人之间还是很有感情的,毕竟从小一起长大,两家又是世交,肖菱除了暴打自己一顿,还不至于做出别的过分的事情来。但秦殊当时被误导,以为绑架惠彩依的是个男人,所以才那么紧张,那么压抑,那么痛苦,这一下午真是被肖菱吓得够呛,现在放松下来,感觉甚至有些脱力似的。

“臭坏蛋,你看到我,难道一点愧疚都没有吗?”肖菱柳眉竖着,气呼呼地说。

“我愧疚?”秦殊冷笑,“我为什么要愧疚?你把我老婆抢了来,害我着急上火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”

“你对我做的事,一点歉疚之心都没有?”

秦殊很不屑的样子:“我为什么要对你歉疚?”

“你……”肖菱气得跺了跺脚,“我好说歹说,才让我爸妈带我去你们家提亲,那是女方到男方家提亲呢,已经够低声下气的了吧,你这臭坏蛋却跑走了,你让我爸妈的脸面往哪搁!”

秦殊冷哼一声,淡淡道:“这要怪的话,只能怪你自己,强扭的瓜不甜,你该知道我不喜欢你,为什么还总是缠着我,非要嫁给我呢?我还嫌你烦得慌呢!”

听了这话,肖菱更气,柳眉倒竖:“你……你既然不喜欢我,为什么当初还要亲我?”

秦殊很无语:“我能不能拜托你好好想想,那个时候我才九岁,你才八岁,能懂什么?那就是小孩子闹着玩的好不好?”

肖菱跺脚:“就算年龄小,但那也是我的初吻,你那么随便夺去就是不行,就要负责到底!”

秦殊有些崩溃,肖菱总是让他最头疼的:“肖大小姐,我能不能好心提醒你,你不是生活在古代,碰你一下,就非我不嫁了,这是现代好不好,别说只是亲你一下,就算把你睡了,睡上很多次,我也不一定要娶你的!”

“你……你流氓!”肖菱满脸通红。

“对,我就是流氓,以后别再招惹我,咱们井水不犯河水!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!”

肖菱却摇头:“我不管,你既然亲了我,就要娶我,再说,咱们两家是世交,伯父伯母都那么喜欢我,他们也希望我嫁进秦家去给他们做儿媳妇的!”

秦殊哼了一声:“他们喜欢你那是他们的事,我也知道那是你的策略,故意在他们面前装得那么淑女,那么温柔有礼,优雅平和,来让他们喜欢你,但我告诉你,我只会娶我喜欢的女人,绝不会娶一个暴力小魔女的,我只喜欢和老婆在床上打架,而且是脱了衣服打架,不喜欢穿着衣服在外面打架,明白吗?”

听了这些话,肖菱脸上越发红,羞得不知该怎么回答,过了半晌才气呼呼地说:“我不管,你要是不娶我,我今天就打断你的腿,带你回家,等你娶了我,我在家照顾你,省得你到处乱跑!”

秦殊吃了一惊:“我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狠毒呢!”

肖菱气道:“谁让你总是躲着我?我爸妈都生气了,非要把我嫁给别人,你再不见个人影,他们肯定就会答应别人的婚事了,所以,我必须尽快把你弄回去,而且,绝不能让你再玩什么花样,免得耽误了咱们的婚事!”

秦殊撇撇嘴:“那我告诉你,你还是死心吧,我已经有老婆了!”

“就是这个什么惠彩依?”

“对!”

“我说了,她已经被我……”

秦殊苦笑:“你可真厉害,还敢说她已经被你玩过了?来,让我亲眼看看你是怎么玩的,来啊,让我看看你的本事,你还真能了!”

“我……”肖菱满脸通红,连脖子都羞得红了。

秦殊哼了一声:“我玩你还差不多,要不要我给你演示演示?”

“臭坏蛋,我非好好教训你不可!”肖菱说着,迅速冲了上来。

秦殊喝道:“慢着,打架可以,不过我要先看看彩依,那时才有心情跟你打!”

肖菱停下来,冷哼一声:“你还真是关心她!告诉你,她好得很,如果你愿意乖乖跟我回去,心甘情愿地娶我,我甚至可以答应让她做你的情人,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