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冒三丈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火冒三丈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习惯了啊!”秦浅雪柔声道,“但前提是你不能动手动脚的,被你这样抱着很安心很幸福,我真的习惯了你在身边,每次自己躺在床上,就觉得少些什么似的,心里空落落的!”

“那看来你真是习惯了!以后还要试着习惯我对你动手动脚才行啊!”秦殊故意装作语重心长地说。

秦浅雪啐道:“我才不会习惯那个呢,今天是我生日,你可不许欺负我,就这么抱着就好!”

秦殊点头,笑着问:“姐姐,今天过得开心吗?”

秦浅雪眼眸中含着醉人的甜蜜:“嗯,很开心,很开心,你真的让我很感动!”说着,又往秦殊怀里钻了钻。

秦殊爱怜地抱着她,很奇怪的,竟然没有任何欲望,就那么抱着,心中充满了深情,渐渐地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天才亮,秦殊的手机就急促地响了起来。

秦浅雪醒了,从秦殊怀里出来,把手机拿到跟前,看了一眼,竟然是舒露的,不由一下清醒了,不会是舒露知道自己和秦殊在外面开房了吧?那可就糟了!一时间,脸色绯红,紧张不已,忙去推秦殊:“小坏蛋,快醒醒!”

秦殊迷迷瞪瞪地睁开眼:“姐姐,怎么了?”

“你的电话,舒露打来的!”

“舒露?”秦殊接过手机来扫了一眼。

秦浅雪依然满脸通红:“舒露这么早打电话来,是不是知道咱们在外面开房啊?那我可就丢死了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姐姐,你别自己吓自己了,怎么可能呢?大概是有什么事情吧!”

秦殊心知肚明,舒露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,就算她真知道自己和秦浅雪在外面开房,也不会说什么的,肯定是有什么事,于是就接了电话。

秦浅雪在旁边忙捂住嘴巴,怕自己弄出任何一点动静,会被舒露听去,无形中,竟有种偷情似的心虚,毕竟在她看来,舒露才是秦殊的正牌女朋友。

“喂,舒露,什么事啊?”秦殊懒洋洋地问道。

舒露在那边却焦急地说:“老公,怎么办?彩依晕过去了!”

“什么?”秦殊大惊,一下坐了起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们也不知道,早上起来就看她精神不大好,还抢着做饭,结果忽然就晕倒过去,老公,怎么办啊?”舒露的声音里充满了不知所措。

秦殊忙问:“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还在昏迷着呢!”

“那她晕倒的时候,有没有摔着?”

“没有,我和紫茗及时抱住了她,她没有摔着,呼吸也正常,就是脸色很苍白,显得很憔悴的样子!”

秦殊掀开被,一边迅速下床,一边说道:“你们等着,我马上回去送她去医院,你们先照顾好她!”说完,挂了电话,就开始飞快地穿衣服。

秦浅雪不由问道:“秦殊,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你急成这个样子!”

秦殊说道:“彩依晕倒了!”

“彩依?彩依是谁?”秦浅雪还不知道惠彩依。

“现在没时间说了,以后再向你解释!”秦殊匆匆穿好了衣服,“姐姐,我先走了,开你的车,你起床之后打车回去吧!”

秦浅雪点头:“既然是急事,那你快去吧,别耽搁了!”

秦殊也不洗刷了,穿好衣服之后,迅速开门离开。

到了楼下,正要离开酒店,这个时候,手机又响了,拿出来一看,还是舒露的,秦殊以为又发生了什么情况,慌忙接了。

“老公,彩依醒了!”舒露很惊喜地说。

“醒了?真的吗?她没事了?”秦殊接连问道。

“我也不太清楚,让彩依和你说吧!”

过了一会,电话里的声音变成了惠彩依的:“老公,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!”

秦殊急着问道:“你怎么回事,怎么会晕过去呢?”

“我……我可能就是昨晚太累了,所以才会晕倒的!”

“昨晚太累了?我又不在家,你累什么?”

对面的惠彩依不由脸红,她此时正坐在沙发上,舒露和云紫茗一左一右守着她,她左右看了看,咬着嘴唇道:“不……不是啦,我是想给你织个毛衣呢,就一夜没睡,早上醒来,正要去做饭,不知怎么就晕过去了!”

“织毛衣?一夜没睡?你这丫头,疯了是吧?”秦殊几乎咆哮起来,“我又不缺毛衣,用得着你通宵熬夜的给我织什么毛衣吗?你身子本来就弱,我知道的就已经晕过去两次了,竟然还连夜织什么毛衣,你要干什么?自己的身子不知道爱惜啊!”他实在是太过关切惠彩依,刚才吓得浑身冒汗呢,结果听说惠彩依是熬夜织毛衣才晕倒的,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语气特别严厉。

惠彩依被吓到了,忙道:“老公,对……对不起,我错了,我就是昨天逛街的时候,看到毛衣针和很好看的毛线,就忽然想给你织个毛衣,马上就冬天了,天气预报里说后天就会有寒流呢,我就想,一定要在天冷之前给你织完,所以就一夜没睡!”

秦殊吼道:“我真是让你给气死了,现在什么样的毛衣买不到,还用你给织!再有寒流,我也冻不着,你用得着这么折磨自己吗?拍戏都那么累了,还去熬夜织毛衣,正常人都受不了,何况你那么弱的身子,你等着,回去之后,我就把你的毛衣针毛线什么的都给你扔到窗外去!”

秦殊实在是担心惠彩依有个好歹,毕竟她已经晕过去两次,所以声色俱厉,一直在大吼着。

惠彩依忙道:“老公,我……我错了,以后再不敢熬夜了,你别生气!我快织完了,以后慢慢……慢慢织就行,我真的很想让你穿上我织的毛衣呢!”

“你竟然还想织?”秦殊简直火冒三丈,“你再给我织试试,我回去就甩了你!”

惠彩依听了,不由脸色大变,慌忙道:“我……我不织了,我不织了,老公,你别生气了!我真的不织了!”

她实在觉得委屈,本来心里还美美地想着秦殊穿上自己织的毛衣的样子,真的是关心秦殊,没想到被秦殊劈头盖脸这么骂了一顿,还要甩了她,实在委屈,泪珠儿就滚落下来。

秦殊道:“现在把你那些东西给我扔出去!”

“知……知道了!”惠彩依抿了抿嘴,泪水不停流下来,“老公,你别生气了,我都听你的!”

秦殊能听到她哭了,低低的啜泣,细碎而伤心,一时有些心软,他当然知道惠彩依是因为爱着自己,所以才会给自己织毛衣,而且熬夜也要赶紧把毛衣织出来,刚才着急上火,所以说话那么急,语气那么重,真的也是因为担心她,见她哭了,不由慢慢冷静下来,咳嗽一声,问道:“除了晕倒之外,你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没……没有了!”惠彩依回答道,“就……就是有些困!”

“真的没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

“没有!我晕倒大概就是……就是熬夜的原因,休息一下就好了!”

秦殊想了想,前两次去医院,倒也都不是大事,就是她身子弱,情绪波动大,所以晕倒,这次晕倒,一来是熬夜,二来也应该是身子弱的原因,她的身子弱是长久以来的营养不良造成的,一时半会还真是没法完全调理好,于是说道:“既然那么困,就赶紧睡觉去,什么时候睡醒了,什么时候再起来!”

“知……知道了!老公,你……你别生气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,以后再不敢了!”惠彩依楚楚可怜地说着,她从没见秦殊这么暴躁过,真是被吓到了。

秦殊叹了口气:“你乖乖去睡觉吧,我不生气了!”

“你……你真的不生气了吗?”惠彩依小心问道。

“真的!去睡觉吧!”

“知道了!我这就去睡觉!”

惠彩依把手机还给了舒露,低着头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舒露看着她的背影,不由轻轻叹了口气,对着手机道:“老公,你刚才发了好大火呢,我们在旁边都听到了,从没见你发这么大的火!”

秦殊道:“我也是被这丫头吓到了,想想她万一有点什么事,我就吓得浑身冒冷汗,我实在没法承受失去她!”

舒露说道:“我知道,老公你是对彩依太过珍惜,所以才发那么大的火!不过,她也挺委屈的,本来给你织毛衣是好意呢,没想到被你这么骂,刚才都哭了!”

“我听出来了,她现在还哭吗?”

“好像还在掉眼泪,回到房里正拿着织了一半的毛衣看呢!”

“还没舍得扔掉?”

“哦,扔了,刚扔掉,毛衣针和毛线也扔了!”舒露犹豫一下,轻声说,“老公,那……那毛衣真的很好看,扔了太可惜了,她辛辛苦苦织了一夜呢!”

秦殊沉吟一下,叹了口气:“好吧,你让紫茗下去给她捡回来吧,等她睡足觉,休息好了,那时再还给她!”

舒露忙点头,对云紫茗说了。云紫茗匆匆开门出去了。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