烦躁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烦躁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怎么是这么小的床啊?”秦殊转头看着苏吟,“表妹,我看我还是回车上睡吧!”就要出去。

苏吟忙拉住他:“那怎么行?你走了,我可能会担心害怕,一夜都睡不好觉的!”

“可这床也太小了吧!”

苏吟咬了咬嘴唇:“不如,咱们就挤挤吧,这又不是家里,只能将就将就了!”

秦殊笑了笑,撇撇嘴:“那好吧!不过这样的话,咱们可能会有什么亲密接触之类的,不会对你的清白造成什么损失吧,你可是处女呢!”

苏吟不由脸红,踢了他一脚:“臭表哥,你故意笑话我的是不是?”

“不是,我可不敢!既然你这个黄花大闺女都愿意,我有什么不愿意的,那就挤挤吧!”

两人换上拖鞋,都去洗刷了。

等秦殊洗刷回来,发现苏吟已经进了被窝,看看椅子上放的衣服,毛衣、打底衫、短裙、打底裤,估计身上只剩内衣了。

看到这些,秦殊不由心头一跳,苏吟脱得这么干净吗?陌生的小镇,狭小的旅馆房间,床上美丽的女孩,秦殊的欲~望有些蠢蠢欲动起来。

苏吟只把脑袋露在外面,黑亮的头发散落着,清澈的眼睛看着秦殊,带着几分羞涩和忸怩:“表哥,你洗刷完了?上……上来吧!”说着,向后退了退,给秦殊空出一块地方来。

秦殊咳嗽一声:“苏吟,你真聪明,穿着衣服很占地方,你都脱干净了,那我也脱得干净一点!”

他脱掉外套、衬衣,又去脱裤子,脱裤子的时候,发现苏吟已经闭上了眼睛,不由莞尔一笑,麻利地把裤子脱掉,进了被窝里面。

确实够挤的,想躺在床上而不碰到苏吟,根本不可能。

当秦殊的手臂碰到苏吟的身体时,那个柔滑香软的身体微微一抖,下意识地向后躲去。

秦殊忙提醒道:“表妹,床小,别掉下去!”

苏吟听了,香软的身子忙又回来,结结实实和秦殊的身体接触到了一起。

秦殊心中一荡,一时有些口干舌燥的,和这么一个只穿内衣的美丽女孩躺在这么一张狭小的床上,没有想法根本是不可能的,只是在尽力压制罢了,毕竟苏吟给他叫表哥,而且当做亲表哥似的,他实在不好对苏吟提出那种要求,尽管知道,她这个表妹和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。

苏吟应该也很紧张,一直没有说话。

为了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,秦殊说道:“表妹,别担心,虽然咱们确实肌肤相亲了,但没短兵相接,你不会怀孕的!”

苏吟低“嗯”了一声,又沉默下去。

秦殊笑了笑:“那行,睡觉吧,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回云海市!”

苏吟又“嗯”了一声,却伸过手臂来,摸了摸秦殊身后。秦殊是平躺着的,为了迁就苏吟,半个身子都悬空在那里。

苏吟察觉到了,低声说:“表哥,你往里点,抱着我,这样就不用悬着了!”

“抱着你?”秦殊微微一怔,没想到苏吟会主动这么说。

苏吟低声道:“是……是啊,反正咱们又不会做什么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你不怕我失控,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啊?”

苏吟咬了咬嘴唇,脸色红得好像熟透的苹果:“你有很多做过分事情的机会,可你都没做什么,所以我觉得你肯定不会欺负我的!”

“好吧,既然你这么相信我,我就抱着你!”秦殊翻身把苏吟抱在怀里,这样的话,床的空间一下就宽裕了。

秦殊闻着苏吟头发上淡淡的清香,很有些沉醉,怀里的身子热热的,软软的,仿佛没有骨头似的,那样柔滑,那样绵软,忍不住就让人想入非非。

“表哥,你在想什么?”苏吟忽然问道。

秦殊一愣,总不能说正在意~淫她吧,忙道:“我在想明天要处理的事情呢,你呢?”

苏吟轻轻道:“我在想,原来被你抱在怀里的感觉是这样的,很奇怪呢!”

秦殊一笑:“怎么奇怪了?”

“说不出的奇怪,好像很安全,很幸福!”

“你不觉得讨厌就好!”秦殊拍拍她的背,“好了,睡觉吧!”手掌拍在她背上,能够感觉出来,苏吟上面穿的是个丝质的小吊带,很是柔滑。

“嗯,表哥,晚安!”

秦殊点头:“晚安!”抬手把灯关上。

过了一会,秦殊正要睡着,却听到隔壁传来开门的声音,听得异常清楚。

秦殊愣了一下,这墙也太薄了吧?抬手往墙壁摸去,这一摸,不由苦笑,那根本不是墙壁,而是一层木板,大概这房子原来是个大间,后来装修,就一分为二,分成了两个房间,而且为了节省成本,只是用木板隔开,粉刷之后,好像是墙的样子,但隔音效果可想而知。

更让人无语的是,那边竟响起了急速脱衣服的声音。

不一会功夫,吱吱嘎嘎的声音响起,应该是床在晃动。

秦殊觉得怀里的苏吟微微抖了抖,知道她肯定还没睡着,只是没有出声而已

秦殊也没吭声,装作是睡着了,免得苏吟尴尬。

但隔壁的声音实在是个煎熬,过了好久好久,一直等到隔壁安静下来,秦殊才总算迷迷糊糊地睡过去。

第二天早上醒过来,怀里的苏吟却不见了,洗刷间里响着哗哗的水声,秦殊就要坐起来,却猛地一怔,发觉有些不对,慌忙向下摸去,更是大惊,自己怎么是光着屁股的呢?浑身上下一点衣服都没穿。

忙掀开被子,还真的是,身上找不到一丝衣服。

这是怎么回事?秦殊脑中乱想纷纭,难道昨晚和苏吟做了那件事?不对啊,应该没做的,不然自己怎么没印象呢?自己又没喝酒,如果做了,肯定会有印象的!可如果什么都没做,怎么本来穿着的内~裤不见了?这太奇怪了。

正想着,苏吟从洗刷间走出来,应该刚洗过澡,虽然衣服都穿好了,但头发还是湿漉漉的,神色也清爽纯净,美得脱俗又光彩照人。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