症结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症结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曼秋嫣想了想,摇摇头:“没有啊!”

“我觉得也不该有,你功夫这么好,哪个男人敢欺负你?”

曼秋嫣有些羞涩地看了秦殊一眼:“谁说没有,你不就经常欺负我吗?”

“我?”秦殊苦笑,“难道你口里所说的坏男人是我?”

“什么坏男人?”曼秋嫣奇怪道。

秦殊说道:“就是你发酒疯的时候,口里一直念叨着的啊,怎么,你不知道?”

曼秋嫣扁了扁嘴:“以前有人和我说过,说我喝醉酒之后,好像很恨男人!”

秦殊道:“你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坏男人坏男人,我感觉这个坏男人指的应该不是我,我不该让你那么恐惧,又那么愤怒,但不是我,会是谁呢?这是我最好奇的,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喝醉酒之后的事情?会不会你喝醉酒之后,就把我误认为是别的男人了?”

曼秋嫣想了想,还是摇头:“不记得了!”

秦殊道:“不对,我可以肯定这个男人是存在的。而且,他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你不该不记得的,你在对我说谎吧!”

曼秋嫣连忙摇头:“我怎么会对你说谎呢,师父从小就告诉我,言出必行,既然我答应会对你说实话,自然会对你说实话的,再说,你不让我赔偿这些损失,还能原谅我,我真的很感激,我感激你,就更不会骗你了!”

“你确定?”秦殊还是不信。

“确定!”曼秋嫣回答地斩钉截铁。

“但这不对啊!”秦殊想了想,“我还能再问你几个问题吗?”

“当然可以了,你问吧,我肯定对你说实话,绝不会隐瞒的!”

“那好!”秦殊轻轻咳嗽一声,“那你能告诉我,你现在还是处女吗?”

他问得很含蓄,因为他觉得,能让曼秋嫣那么恐惧,同时那么愤怒,很可能是那个男人强~奸了她,而这种事,就算真的有,恐怕她也羞于说出来。她刚才可能故意没说,所以这次秦殊直接问了出来。

曼秋嫣脸上顿时通红:“坏老板,你……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“就是问问,你刚才说了,什么都告诉我的!”

曼秋嫣咬咬嘴唇,终于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还是啦!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……当然是真的!”曼秋嫣好像要打秦殊,但因为手脚都被捆住,于是撅起嘴巴,“你以为我是随便的女人吗?恰恰相反,我很讨厌男人碰我的!像你这样,和我紧贴在一起,若是在平时,我肯定把你打得爬不起来了!”

“这倒也是!”秦殊笑了笑,“那……有没有人试图欺负你,我说的欺负指的是那种欺负,好吧,直白说吧,有没有人试图强~奸你?”

曼秋嫣脸色依然通红,沉吟半晌,还是摇头:“轻薄我的倒是有,敢对我用强的还真没有。坏老板,你怎么总是问这种下流的问题啊?”

秦殊咳嗽一声,正色道:“我不是说了,我可以肯定你口里的那个坏男人是存在的,而且,他肯定对你做了很可怕的事情,才会让你这么印象深刻,只要一喝醉酒,就会陷入梦魇之中。既然排除了那种事情,你再想想,有没有男人曾经打过你,辱骂过你等等之类的!”

曼秋嫣依然摇头:“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武术学校,虽然经常打架,但没那么严重的,后来离开武术学校,出来闯荡,虽然过得窘迫,但如果说受到多大的欺负,却真的没有,把我欺负得最厉害的就是你了,昨天害得我哭了四次呢!”

秦殊皱了皱眉头,喃喃道:“不对,这个坏男人绝对不会是我,你看我的眼神不对,不是生气,那是种极度的恐惧,极度的愤怒,不可能是针对我的!曼秋嫣,你再想想,你进武术学校之前,你小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?”

“我记忆中没有啊!”曼秋嫣相当肯定。

秦殊忽然心中一动:“那你没有记忆的时候呢?你有没有听你爸妈说过发生在你身上可怕的事情?”

“这……”曼秋嫣忽然脸色大变。

秦殊看到她的神色变化,忙道:“肯定有,对不对?”

曼秋嫣终于轻轻点了点头:“还真的有,不过不是我爸妈告诉我的,是我上次回家邻居家的婶子告诉我的!”

“怎么回事?你快说!”

秦殊有些激动,他感觉已经走近了这个悬念,马上就可以揭开了。

曼秋嫣说道:“我婶说,小的时候,因为我爸妈要出去打工,经常把我放在表姐家里,当时我表姐已经很大,大概有十八九岁,正是爱漂亮的年纪。我小的时候聪明伶俐,又长得漂亮,很招人喜欢,表姐特别喜欢我,经常也把我打扮地漂漂亮亮的,有一天,好像是中午的时候,表姐房里忽然闯进来一个男人,我当时在床底下找玩具,那个男人闯进来,很可怕地把表姐按在桌子上玷污了!有人进来的时候,发现表姐最喜欢的水杯掉在地上摔碎了,衣服也被撕烂了,正头发凌乱地躲在墙角呜呜地哭,我当时还在床下,眼神发呆,一动不动。表姐看到有人来,觉得羞辱,受不了那个刺激,就发疯地撞到了墙上,血流满面的,撞昏过去。我妈知道我看到了那些场面,当天就把我带回家里,但我从此之后就像得了自闭症似的,什么话都不说,也不再笑,从前的聪明伶俐都不见了,好像变成了傻子似的,而且变得特别胆小,有一点动静就会吓得尖叫,特别是听到什么杯子之类摔碎的声音,就会大喊大叫,浑身发抖。”

秦殊忽然想到,在昨天晚上,曼秋嫣向自己甩来一个瓷瓶,自己躲开,瓷瓶摔碎,当时曼秋嫣就吓得捂住耳朵,然后就不再躲避,开始疯狂地追着自己打,那个摔碎的瓷瓶是不是就让她想起了当时摔碎的水杯,忙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后来,妈妈在家陪了我一年,还是没什么好转,不说话,不爱动,教我什么东西都记不住,聪明伶俐的女孩变得笨笨傻傻的,我爸说我太胆小了,就和妈妈商量,送我去武术学校,没想到的是,我竟然一下爱上了武术,渐渐地,性格又变得开朗起来,我特别喜欢武术,随着练习武术,胆量也渐渐大了起来,但就是有一点,依然对东西破碎的声音特别敏感,而且,六岁之前的记忆,一点都想不起来。”

秦殊喃喃道:“这就是症结所在,看来终于找到了!”

曼秋嫣奇怪:“什么症结所在?”

秦殊道:“你喝酒后发酒疯的症结就在这里。要知道,你这种发酒疯的疯狂程度,那真是独一份的!”

“那症结在哪里呢?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发酒疯好可怕的,不小心就会伤到对我很好的人!”

秦殊忽然问道:“你又去看过你那个表姐了吗?”

曼秋嫣摇摇头:“没有,我妈一直没带我去见过她,但我的印象里确实是有这个表姐的,而且感觉很亲切!”

“那她现在怎么样?”

“听婶说,好像成家了吧,具体她也不清楚。我这些年很少见到爸妈,对于表姐的消息,爸妈又总是不对我说,所以她现在的状况,我实在不清楚!”

秦殊问道:“发生这件事的时候,你多大?”

“听我婶说,好像是五岁吧!”

秦殊道:“你当时五岁,应该有记忆了,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?”

“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!”曼秋嫣很认真地说,“要不是上次回家的时候,邻居家的婶子对我说,我还不知道呢!”

秦殊想了想:“这段记忆你肯定记得的,只是你潜意识里在刻意逃避着,或者说,依然在害怕着,不敢面对,所以把这段记忆藏了起来。你后来不说话,不爱动,变得敏感,其实一直都是沉浸在恐惧之中。这个肯定就是你发酒疯的症结所在,你口里的那个坏男人,就是那个强~奸了你表姐的男人,他把恐惧永远留在了你的心里,只是深藏着,深藏到了你的深层意识里,平时基本看不出来,但当你喝醉的时候,那恐惧就会完全暴露,你也就会在恐惧和愤怒中发疯!”

“真……真的吗?”曼秋嫣满脸的惊讶。

秦殊说道:“你还有一些特别怪的行为,其实也是这个原因造成的,比如说,你特别讨厌男人碰你,讨厌到了敏感的程度,我在洗手间只是要给你拽掉毛衣的线头,你都能一脚踢上来,可以想见你的敏感程度,另外,你特别怕水杯之类破碎的声音,再有就是你特别喜欢武术,因为武术成了你疗伤的药,让你从恐惧中走了出来,武术给了你保护自己的能力,让你有了安全感,所以,你才会这么地痴迷!”

曼秋嫣愣愣的不说话,她也察觉到,秦殊说得很有道理,过了好半晌,喃喃道:“我相信你的话了,因为还有一件事,似乎也验证了你的话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