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本正经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一本正经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还有那三个女孩,她们都不敢离开,见秦殊和曼秋嫣睡着,只好拿了被子来给他们盖上。她们三个则靠在一起,倚在翻倒的沙发上,也裹着一床被子,就那么守着,她们不敢回床上睡,害怕再出些什么事情。

渐渐地,夜深了,那三个女孩也都睡了过去。

这一夜,苏吟始终没有回来。

第二天早上醒来,曼秋嫣最先睁开了眼睛,她已经醒了酒,美丽的眼睛澄澈如泉,明净柔亮。

不过睁开眼睛的刹那,却吓了一跳,因为她发现,秦殊的嘴还对着她的嘴呢,那么亲密地紧贴在一起。秦殊还在沉睡,厚重的鼻息扑打着她娇嫩的脸颊,痒痒的,她的嘴唇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亲到,而且好像亲了很长时间,不由吓得惊叫一声,因为嘴唇还对着,惊叫声呜呜的,并不大。

尽管如此,秦殊还是被惊醒。醒过来的时候,那个香甜的小嘴已经离开了他的嘴唇。

曼秋嫣满脸惊恐:“老板,你……对我做了什么?”她不停挣扎,但因为被绳子捆着,不论怎么挣扎,都没法和秦殊分开。

秦殊苦笑:“曼秋嫣,你总算醒了?”

曼秋嫣从没和一个男人如此亲近过,不但脸颊紧贴,全身也和秦殊贴在一起,下意识地还在不停挣扎。

“别动了,再动就出事了!”秦殊的神色有些异样。

曼秋嫣挣扎之下,胸前的饱满隔着衣服不停揉搓着他的胸口,他毕竟是个正常男人,禁不住心猿意马,欲望好像干柴被摩擦,渐渐就要冒出火星来。

曼秋嫣急得脸上通红:“老板,你快放开我,不然我就打你了!”

秦殊转头想解释,没想到,两人实在太近,嘴唇又亲了她的嘴上。

这下两人都在清醒状态,感觉又不相同,两人同时愣住,那种嘴唇相接产生的美妙电流和甘甜滋味在唇间来回流动,有种让人沉醉的感觉。

“唔唔!”

愣了半晌,曼秋嫣才反应过来,双颊更红,忙移开自己的嘴唇,急得都有些要哭起来:“老板,你怎么又欺负我!”

正说着,发觉小腹被个硬硬的东西顶住了,顶得她全身发软,不由颤声问道:“底下那……那是什么?”

秦殊有些尴尬:“别管是什么了,总之,千万别再扭来扭去的!不然的话,或许还会有更严重的事情发生呢!”

曼秋嫣一下明白那是什么了,羞得娇啐一口,咬咬嘴唇,竟又有些泫然欲泣:“老板,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欺负我,你知道我最讨厌被男人轻薄的!”

秦殊很无奈:“我也不想欺负你啊,你要是不乱动,我就不会有反应,但你的胸揉来揉去,全身也扭来扭去,好像给我做全身按摩似的,这么香软的身体,我想没有反应都不可能!”

曼秋嫣在不打架的状态下,身体柔软如棉,酥滑如玉,简直让男人发狂。

“那……那我不动了,你……你能把那个羞人的东西收回去吗?”

秦殊咳嗽一声:“这个我实在没法承诺,因为我也没法控制它,是欲望在控制它,而欲望都是被你挑起来的,就像火焰,已经燃起来了,想要扑灭,要有水才行,现在没有水,只能等着它渐渐熄灭了,你别再撩拨我了,特别不要再揉来揉去的,不然我可能会在你肚子上……”

“老板,不要……不要说了!”曼秋嫣羞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双颊发烫,忙趴在秦殊的脖子上,颤声道,“我不动,我再也不动了!”

她真的安静下来。

秦殊也尽力控制自己,让欲望渐渐冷却,但不知怎么回事,那个东西依然硬硬的,好像留恋上了曼秋嫣的身体似的。

过了好半晌,曼秋嫣低声问道:“老板,它怎么还顶着我啊?”

秦殊“嘘”了一声:“别说话,我在尽力平静呢!”

曼秋嫣只好住嘴。

过了不久,却又忍不住小声问道:“老板,昨晚咱们就……就这样一夜吗?你亲了我一夜?”

秦殊“嗯”了一声,说道:“确切地说,不是亲,是堵了你的嘴一夜!”

“堵我的嘴?”

“是啊!”秦殊说道,“你不会忘记你昨晚喝醉酒了吧?”

曼秋嫣听了,不由一惊:“那我……我没伤到你吧!”

秦殊苦笑:“我现在总算知道你醉酒之后的厉害,简直太可怕了,我差点就被你打死!”

“啊?”曼秋嫣惊叫一声,“那你现在有没有事?”

秦殊咳嗽一声:“底下那东西那么龙精虎猛的,你说我有没有事?”

曼秋嫣不由又是脸红:“你没事就好,我真把你怎么样的话,那就太可怕了!你是第一个我酒醉之后没伤到的人呢!连师父都被我打过,住了两天院,你竟然可以没事,你……你的功夫一定很好吧?”

秦殊笑了笑:“我那些花拳绣腿,在你面前实在是小儿科了!”

曼秋嫣更加不好意思:“老板,真对不起,我知道这次你肯定不会原谅我了!”

秦殊却表现地很大度:“这不能怪你,你喝醉酒,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怪你,我没那么不讲理!”

“它好像消下去了!”曼秋嫣忽然惊喜说道。

“是啊,分散注意力,不理它,它觉得无趣,自然消停了!”

听了这话,曼秋嫣忍不住“噗嗤”一笑,脸上红红的:“老板,你坏死了!”

“那我怎么说?只能说得这么委婉,免得你又说我欺负你!”

曼秋嫣咬着嘴唇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反正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!对了,舒露、云紫茗和惠彩依她们没事吧,她们那么帮我,我要是伤了她们,真会恨死自己的!”

秦殊往旁边努了努嘴:“呶,她们不就在那里吗?”

曼秋嫣往旁边看去,只见舒露、云紫茗和惠彩依正并排靠在翻倒的沙发上,盖着被子,还在熟睡。

曼秋嫣松了口气:“还好,还好!”

秦殊道:“昨晚我实在没办法,于是就抱住你,让她们用绳子把咱们绑起来!”

曼秋嫣随口应了一声,目光打量起这个客厅来,客厅里一片狼藉,电视被摔碎了,沙发东倒西歪的,地上都是破碎的东西,看了半晌,她不由呐呐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不是我造成的吧?”

秦殊苦笑:“不是你,还能是别人吗?难道是我自己没事砸着玩的?”

曼秋嫣脸色大变:“真……真是我造成的?”她记得刚来的时候,这个客厅精致而有情调,很漂亮呢,竟然被自己砸成了这样。

“对,我一直不相信,亲眼见到才相信了,原来你发起酒疯来是那么疯狂,简直就是破坏之王呢,以后再不敢让你沾一滴酒了!”

曼秋嫣咬了咬嘴唇:“我……我打烂了这么多东西,要……要赔你多少钱啊?”

她又是抱歉,又是懊恼,本来就没钱,现在不是雪上加霜了吗?

秦殊看了一眼:“这个客厅要重新装修成原来样子的话,怎么都要十万块钱吧!”

“十万?”曼秋嫣脸色大变,“可我……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!老板,能不能先……先打个欠条啊?我以后肯定会还的。”

这是她打烂的,她肯定是要赔的。

“欠条?”秦殊笑了笑。

曼秋嫣忙说:“老板,我现在真的没钱,只能给你打欠条,不然的话,只能把我卖给你了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不用卖给我,你陪我睡一夜就行!”

“啊?”曼秋嫣脸上羞红,若在平时,听到这么下流的话,肯定早就发怒了,但她现在把秦殊的家砸成这样,实在不好意思发怒,只是嗫嚅道,“我……我不……”

秦殊笑眯眯地看着她:“不这样的话,那你怎么还清我的钱呢?”

“我不知道!反正……反正我不会同意的!”曼秋嫣低着头,不敢去看秦殊。

秦殊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,不由叹了口气:“行了,不用你赔了!”

“不用我赔了?”曼秋嫣吃了一惊,忙抬起头来。

“是啊,我亲了你一夜,权当抵消了!”

“亲一夜就十万块钱?”

“怎么,你嫌少啊,那我再倒找给你几万?”

“不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,老板,你真不让我赔了吗?这么好的客厅被我打烂了!”曼秋嫣实在不敢相信秦殊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。

秦殊点头:“那是当然,面对漂亮女孩,我总是比较心软!”

曼秋嫣脸色绯红,低声道:“那……那谢谢老板了!”

秦殊说道:“虽然我不让你赔偿,但你必须如实回答我的问题,不能有任何隐瞒!”

“什么问题?”曼秋嫣道,“只要我知道的,肯定会都告诉你的!”她此时心里真的很感激秦殊的宽容。

秦殊想起昨晚曼秋嫣嘴里一直说的坏男人,让她那么恐惧,那么愤怒,他一直好奇那个坏男人到底指的是谁,于是问道:“曼秋嫣,你是不是被一个男人伤害过,而且伤得很重?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