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依不舍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依依不舍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秦殊一笑,揽着惠彩依的纤腰,吻了下去。

热吻一番,轻轻把她抱起放在后座上,一边亲着,一边轻轻褪下她的牛仔裤。

惠彩依温柔地承受着他的疯狂,目光迷离而柔媚,深情眷恋。

而此时,在距离跑车三十多米远的一棵大树后面,一个隐蔽的镜头正对着他们的跑车。

不一会功夫,跑车就开始有节奏地轻轻晃动起来。

“这就开始了,两人还真是一拍即合呢!”

正在偷~拍的就是怀池柳安排的小葛,他撇了撇嘴,声音里有些嫉妒,又有些奇怪。

其实,秦殊和惠彩依有暧~昧关系,剧组里很多人都猜到了,但大多以为是惠彩依在讨好秦殊,或者秦殊潜规则了惠彩依,没想过两人是真正的恋人关系。

小葛早就开始在这里偷~拍了,秦殊来这里的时候,开得并不快,所以小葛跟了上来,从两人开车门去后座就开始拍。

他以为两人肯定会有一番纠缠,虚假伪饰一番才会开始,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了,不由觉得有些古怪,这么快就能亲热起来,应该是恋人的感觉,无所顾忌,真心对待彼此,所以热情来得很快。如果是秦殊潜规则惠彩依,或者惠彩依讨好秦殊,两人总要含蓄一下吧。

跑车晃动地越发厉害,小葛不由咽了口唾沫,喃喃道:“导演还真说对了,剧组那些人猜得也都是对的,秦殊和惠彩依确实有暧~昧不清的关系,不但暧~昧,简直热烈,拍戏的间隙都跑到这里来偷~情!”他摇摇头,有些叹气,“这个秦殊还真是有艳福,这么漂亮的女孩竟被他占了!”

他心里越发嫉妒,不过依然很负责地在远处拍着。

时间慢慢过去,树林依然安静,唯一动的就是那辆跑车了。

良久之后,小葛拿着摄影机的手有些晃动,由于时间太长,整个手臂都酸了,但那跑车竟然还在晃动,气得他不由咬牙:“这家伙也太猛了吧,都快一个小时了,我的胳膊都抬不起来了,他竟然还没完!”

正咕哝着,终于,跑车不再晃动。

他喃喃道:“看惠彩依那么纯净,怎么任由这个家伙这么欺负呢,她真的爱上他了?不可能吧?按理说应该是逢场作戏,但看她又实在不像个逢场作戏的人!唉,这样的女人,就算逢场作戏,能在她身上尝尝甜头,那怎么也值了!”

他正自言自语,车门打开,秦殊从左边走了出来,然后惠彩依从右边走了出来,两人的衣服都已经穿好,不过惠彩依的头发略微有些凌乱,脸庞也红扑扑的。

他们重新坐回前座。

秦殊拿出纯净水喝了口,笑嘻嘻地说:“终于把戏补全了,彩依,你的表现依然那么完美呢!”

惠彩依羞道:“老公,这次怎么这么长时间啊?人家差点就坚持不住了。”

秦殊笑道:“上次是你的第一次,我当然要速战速决了,免得你痛苦。这次却不同,这次是要给你惊喜,自然要多卖点力,怎么样?我给你的这个惊喜还满意吗?”

惠彩依红着脸,轻轻道:“只要老公你舒服就行!”

秦殊眯着眼睛笑:“我是问你的感觉!”

“我?”惠彩依娇羞满面,嗫嚅着:“真的……真的要说吗?”

秦殊点头:“当然要说了!”

惠彩依咬了咬嘴唇,终于小声道:“我……我感觉自己好像融化成了水,有种飘起来的感觉,很奇妙,我……我描述不出来,总之,很动人,让人醉了似的。”

秦殊哈哈大笑:“比你的第一次呢?”

“当然……当然更好了!”

秦殊看着她:“那我送给你的这个惊喜你还喜欢吗?”

惠彩依低头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:“我就是担心,那么长时间,老公,你会不会很累啊?下午还要拍戏呢!”

“累?抱着我美丽的彩依,我就忘了累是什么了!”秦殊说着话,皱眉看了看后视镜,似乎有人影从后视镜里一闪而过。

“老公,你怎么了?”见秦殊紧皱眉头,惠彩依不由问道。

秦殊喃喃道:“我怎么觉得被人跟踪了似的?”

“啊?不会吧!”惠彩依脸上更红,“那怎么办啊?”

她心道,刚才是在做那种事,被看到的话,简直羞死人了。

秦殊咬了咬牙:“如果真是被跟踪了,我估计是怀池柳派的人,如果偷~拍了咱们,最后拍的东西应该会交给红苏姐!”

“啊?那红苏姐不是会看到我们……”惠彩依又羞又急。

秦殊笑了笑:“放心吧,咱们在车里呢,就算被偷~拍了,也最多拍到车子一晃一晃的,别的都看不到!”

惠彩依虽然还是羞涩,但却轻轻松了口气,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就好,刚才里面的情景那么过分,若是被卓红苏看到,以后真不好意思见她了。

秦殊脸色却有些阴沉:“如果真是怀池柳派人跟踪我,我这次一定让他知道我的厉害!我忍着他,他倒是变本加厉了!”

上次他和卓红苏被林郁悠派人偷~拍,已经窝着一肚子火,这回更是愤怒,但树林这么大,要找一个人很不容易,就算看到有人影闪过,恐怕也找不到,索性直接开车回了剧组。

到了剧组之后,差不多快两点了,正好继续拍戏。

他们回来之后不久,小葛也回来了,来到怀池柳身边,悄悄说了几句。

怀池柳眼睛一亮,把摄影机的存储卡要了过来,却没其他表示,而是冷着一张脸,继续拍戏。

下午收工之后,惠彩依忙找到秦殊:“老公,你今晚回去吗?”

“怎么?还没够啊?”看着这个纯净的小美人,他忍不住就想调~戏两下。

惠彩依忙道:“当然不是了,人家是想和你在一起啊,不用做什么,和你在一起就好!”

秦殊挠了挠头:“我今晚有些事,肯定不能回去了!”

惠彩依听了,不由有些失落,却没表现出来,叮嘱道:“那你晚上记得吃饭,中午浪费那么多……那么多力气,又拍了一下午戏!”

“知道了!”

“那……那我走了?”

惠彩依现在对他正在恋爱最热恋的阶段,很是依依不舍,不过还是走了。

秦殊却没立刻就走,而是去服装道具师那里看了看,看到一套水管工的衣服,不由眼前一亮。

他今晚去蓝晴茉那里,要悄悄地去,不能让人认出来,打扮成水管工的话,人们经常见,应该不会太在意,而且,水管工出入居民楼也很正常,并不显眼。

于是,他就要了一套水管工的衣服,开车离开。

来到距离蓝晴茉家还有两条街的地方,秦殊把车停下,在那里耐心等着,等着天黑。

到了晚上七点多钟,天已经完全黑了,路边的霓虹灯和各种装饰灯都亮起来,五彩缤纷。秦殊在车里换好水管工的衣服,打开车门走了出来。

路边的几个行人看到,不由惊住,这水管工真够牛叉的,竟然开着几百万的跑车修水管,太拉风了吧。

秦殊莞尔一笑,径直往蓝晴茉家的方向走去。

到了巷子口的小卖部,秦殊特意从那少年面前走过。

那少年看了一眼,并没认出来,秦殊不由暗喜,看来这身打扮很成功,这少年对他这么熟悉,竟然都没认出来。

进了巷子,装作很自然地进了那个门洞,走到楼上去。

快到蓝晴茉的家门口,秦殊拨通了蓝晴茉的电话。

走到她家门口的时候,蓝晴茉正好打开门,秦殊迅速走了进去。

蓝晴茉完全按照秦殊的吩咐,接到电话的时候,迅速去开门,结果看到进来的是个水管工模样的人,一眼并没认出是秦殊,还以为是坏人借机闯了进来,因为她根本没叫水管工的,怎么会有个水管工闯进来,不由大惊,就要大叫。

秦殊忙捂住她的嘴。

蓝晴茉依然没认出秦殊来,拳头不停打着他的后背,但她力气实在太小,就跟挠痒痒似的,一点都不痛。

秦殊抱住她,低声道:“晴茉,是我,我是你哥哥!”

听到声音,蓝晴茉终于平静下来。

秦殊慢慢松开她:“千万不要叫出来,不然的话,我这身打扮就白搭了!”

蓝晴茉抬头看到真是秦殊,不由一下扑进他的怀里:“哥哥,你真是吓死我,怎么穿成了这个样子?”

秦殊笑了笑:“穿成这样进来,才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啊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