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疑症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多疑症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你要这么说,总经理早把你骂出来了!”那秘书笑吟吟的。

“为什么?”秦殊很奇怪。

那秘书脸上微红:“他可能以为你要打我的主意呢。总经理人很好的,总是保护我,不让我受其他人的骚扰!”

“人很好?”秦殊愣了愣,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并没发烧,而且他也没有幻听的毛病。

“怎么了?”见秦殊好像不信似的,那秘书强调着,“我说的是真的,上次体育投资部的一个员工言语调戏我,直接被他开除掉了!”

秦殊撇嘴一笑:“他这么保护你,是不是喜欢你?”

“怎么会?总经理知道我有男朋友的!”那秘书摇着头。

秦殊想了一下,笑了笑:“秘书姐姐,照这个情况看来,你最好现在就做好当他情人的准备!”

那秘书脸上顿时红了,咬了咬嘴唇,没说什么。

秦殊也没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魏彦风是什么样的人,他还不知道吗?可惜啊,这小姑娘还在心里感激着魏彦风呢。

到了下午要下班的时候,卓红苏给他打来电话,秦殊看到电话,猜测应该是关于怀池柳的事情。

接了电话,就听卓红苏说道:“秦殊,你的话我已经对怀池柳说了,怀池柳要和你谈谈,今天晚上!”

“哦,谈什么?”

“谈谈导演费的问题!”卓红苏说道,“他会继续执导下去,但我的面子不大好使了,他似乎要在导演费上为难你一下呢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现在的我不是以前了,以前在资金上捉襟见绌,现在却不一样,我今天去找过魏彦风了,和他提出引进外部资金投资这部电影的事情,他同意了!压上一段时间,我就代表HAZ集团影视传媒分部和殊秦影视投资公司签合同,那三千万的资金打过来,我根本不缺钱的,不怕他漫天要价!”

“嗯,你也确实要和他谈谈,制片人和导演这么僵着,对电影拍摄也是不利的!”

秦殊点头:“我会的,下班之后我就去!”

卓红苏忙道:“我也去,免得你们一言不合,再闹起来!”

“行,他这个时候和我谈导演费,实在不地道,制作成本正好出现缺口,如果没有殊秦影视投资公司的注资,他来这么一下简直就是将了我的军了,他当初不是还大度地说看在你的面子上,甚至可以不要导演费的吗?变得够快的!”

卓红苏笑了笑:“我和他的交情再深,毕竟不如钱来得实在,我估计他是看透了这点!”

“我倒觉得他是追你没机会,才会这么做。本来他想表现得大方慷慨,赢得你的好感,现在发现你只站在我这边,所以有些怒了,再不争取些导演费,执导这部电影将会颗粒无收!”

“或许吧,再深的交情都会败在钱上,很多时候都是这样!”

秦殊淡淡一笑:“我快下班了,咱们医院见吧!”

卓红苏忙道:“秦殊,你……你能不能来接我?”

秦殊一愣:“你不是有车了吗?”

“但我喜欢你来接我的感觉,你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!”她的声音有些忐忑似的,完全不是平时强势女人的感觉。

秦殊笑了起来:“去接大美人,这么好的事,我当然要去了,你下班之后就到楼下等着我!”

“嗯,好!”卓红苏一下高兴起来。

下班之后,秦殊去了地下停车场,不过没有直接开车离开,而是去了仓库办公室。

去的时候,齐岩和谷横正准备离开,见到秦殊,忙退了回去。

“大哥,您来了!”两人显得很热情。

他们现在彻底成了秦殊的人,已经为秦殊做了那么多的事情。

“大哥,按照您的吩咐,上周五的时候,我们把连秋辰的司机灌得烂醉如泥!”

秦殊点头:“做得不错,然后呢?”

“后来,他听说连秋辰好像出了车祸,就匆匆逃走了,消失了似的!”

“逃走了?”

“是啊,连秋辰出了车祸,他大概觉得他有责任吧,所以吓得逃走了!”

秦殊冷哼一声,嘴角撇了撇:“他倒是聪明,知道连秋辰会怀疑他,不过,他这么一逃走,只会让连秋辰更加怀疑!”

“大哥,您说什么?怎么那么巧呢,那司机在这里喝醉,连秋辰就出了车祸!”

秦殊瞥了他们一眼:“我说过,不该问的就别问!”

齐岩和谷横连忙闭嘴。

秦殊打开随身带的小包,拿了两万块钱扔在桌子上:“这是你们的辛苦费!”

“大哥,怎么又给钱?”

秦殊淡淡道:“上次给的一千块钱是你们的成本,这两万块钱是酬劳,不一样的!”

“大哥,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,你看……”两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拿似的。

秦殊撇撇嘴:“这是你们应得的,你们为我做的任何事情,我都会给你们酬劳,前提是你们要做好!”

“那……那就谢谢大哥了!”齐岩和谷横很是高兴,这比上班赚钱快多了。

秦殊点头:“如果有那司机的消息,给我打电话,他倒是个人才,我看看有没有可能为我所用!”

齐岩和谷横连连点头:“大哥,我们记住了,肯定会用心的!”

“那行,我走了,魏彦风那边努力着点,多给他找些女人!让他把心思都转移到那上面!”

“是的,大哥!”

秦殊离开仓库办公室,开车去青离大厦,在那里接了卓红苏,然后去医院看怀池柳。

已经一个多星期,怀池柳早就好了,只是拿着架子不肯出院而已。

卓红苏买了些水果,两人到了病房。

怀池柳看到秦殊来,不由冷哼一声,转过身去。

秦殊笑了笑:“导演,你什么养成了这么搞笑的习惯?用背对人说话,倒是很新鲜呢!”

“你打了我,心情倒不错,我越来越怀疑你是故意的了!”怀池柳声音愤怒,依然没有转过身来。

“我打了你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怀池柳气得一下转过身来:“你不来道歉也就罢了,竟然连打过我这件事都要否认吗?”

秦殊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不来道歉,就是因为我不认为自己打了你,我对你这么尊敬,怎么会打你呢?”

怀池柳愣了愣,吼道:“你那天在片场喝醉酒,抓着我就打,你竟然不承认?”

“说实话,那天喝酒之后发生了什么,我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,但我觉得我肯定不会打你的,咱们都是文明人,我怎么会打你?而且,我根本不会打架的好不好?”

“放屁,那么多人可以证明,难道他们没告诉你?”

秦殊道:“反正我是不记得了,或许他们对我说谎呢!”

“一个人说谎,难道那么多人也会一起说谎?”

“为什么那么多人不会一起说谎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现在你该明白了吧?我根本不能确定我打了你,所以不能向你道歉!”

“你……你这就是无赖!”

秦殊苦笑:“导演,你上次用蓝晴潇给我导演了一场好戏,我怎么知道这次不是你导演的又一出戏呢?剧组里都是你的人,你又是导演,条件完全齐备,骗我一个喝醉的人,再容易不过了!上次上了一次你的当,这次再不会上当了!”

怀池柳很无语,上次确实用蓝晴潇给秦殊做了场好戏,秦殊这次不相信,倒似乎真有那么点道理似的。

秦殊说道:“上次我在清醒状态你都能把我骗得团团转,更何况我这次喝醉,你骗我岂不是更容易?告诉你,我现在已经患上了多疑症,不知自己是在戏里,还是在现实,这都是你造成的,而且可能影响我一生,我还没让你道歉,让你赔偿损失呢!”

怀池柳听完,哑口无言,说到这里,反倒像是自己亏欠了秦殊似的。

卓红苏在那里暗笑,目光深情眷恋地看着秦殊,真不知他怎么做到的,竟然把怀池柳给绕了进去,一点怒气都没有了,傻傻愣愣的。

她忙在旁边道:“你们两个大男人,就别再讨论谁给谁道歉了,没有多大的事,还这么婆婆妈妈,纠缠不清,简直比女人还女人了!”

怀池柳微微脸热,这些天他没少在卓红苏跟前说让秦殊道歉的事情,确实挺婆婆妈妈的,忙咳嗽一声:“行,这事就算过去了,秦殊,关于另外那件事,我要谢谢你!”

秦殊愣了一下,笑了笑:“谢我什么?”

怀池柳道:“我已经听苏苏说了,有些媒体要编造我江郎才尽,借口在医院养伤,其实是执导不下去的传闻,都被你压了下来!你保住了我的声誉,我要谢谢你!”

秦殊明白过来,这就是卓红苏的功劳了,自己本来让卓红苏传达的是威胁,她稍稍一变,变成了帮助,还赢得了怀池柳的感激,这招简直太妙了。

他在背后向卓红苏竖起了大拇指,同时淡淡笑着:“举手之劳而已,咱们还要继续合作下去,帮你一下是应该的!”

怀池柳点头:“我准备明天出院,拍摄继续!不过,在那之前,咱们必须谈谈导演费的问题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