灌醉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灌醉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其他装修的饭店都查了?”

那司机很肯定地说:“基本都查了,这两天除了接送您,我所有时间都用在这上面了!”

连秋辰皱着眉头沉思起来,半晌才道:“难道苏吟说的那个饭店不在云海市,难道她已经离开了?”

“这也有可能,她毕竟也没说那个饭店就在云海市!”

连秋辰咬了咬牙:“看来这只煮熟的鸭子真的飞走了!”他尽管很不甘心,但也无可奈何,生了半晌闷气,“既然苏吟没搞定,那你想到对付秦殊的办法了吗?老子现在一肚子气,决定都撒在他身上了!”

“这个……”那司机开始支吾起来。

“说!”

那司机忙道:“这些天导演受伤住院,剧组没开工,秦殊直接消失了,也没来公司,根本见不到个人影,这种情况下,我就算想对付他也无能为力啊!”

“他也消失了?”连秋辰冷笑,“怎么这么巧?我看是你在敷衍我吧?苏吟消失还能说得过去,秦殊怎么也会消失呢?”

“是真的!”那司机很紧张地强调着。

连秋辰皱着眉头看了看他:“你不会是暗地里对我有意见吧?”

那司机忙摆手:“怎么会?我怎么敢对您有意见呢?”

连秋辰冷哼一声:“我把你打得头破血流的,你真的一点意见都没有?还是说你早已恨上了我,所以我交代你的事情就开始敷衍了?”

“不会,不会!”那司机看着连秋辰冰冷的眼神,慌忙摆手。

“哼,最好不会,你该知道做我对手的可怕后果!”

那司机连连道:“绝不会的,我对您一直忠心耿耿!”

尽管他信誓旦旦的,连秋辰却有些不信任他了,因为最近的事情,他办得真是一团糟,完全不是以前那种干净利落的样子。

“是不是对我忠心耿耿,就看你的表现了!你再做不出点什么来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如果有必要,我会毫不手软再把你的脑袋砸出几个洞的!”连秋辰冷冷说着。

那司机见连秋辰如此咄咄逼人,心里有些愠怒,只是却敢怒而不敢言。

连秋辰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还杵在这里做什么?赶紧给我滚,告诉你,因为你办事不利,你这个月的奖金没有了!”

那司机愣了一下,咬咬牙,只好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连秋辰恨恨道:“真是越来越不像话,竟然敢冷着脸出去,敢给我脸色看了!”

他气得把桌上的文件重重得摔了一下。

转眼又过一天,这天,秋雨停了,但天色依然阴沉着。

过午的时候,齐岩和谷横打电话给连秋辰那司机。

那司机正郁闷着呢,秦殊确实不见了踪影,公司见不到,剧组没开工,根本找不到他,偏偏连秋辰逼得那么急。

接了电话,有些没好气地说:“烦着呢,没事别打扰我!”

齐岩嘿嘿一笑:“哥们,怎么了?打牌三缺一,来不来啊?”

“没跟你说吗?烦着呢!”

“就因为烦着,更要排遣一下,等你了,快下来!”

那司机一想也是,这样也想不出办法来,还不如去放松一下,于是就答应了:“好,等着!”

他下楼来到仓库办公室,里面烟气笼罩,房里三个人已经坐在桌子周围,正在吞云吐雾。

其中两个是齐岩和谷横,另一个是后勤服务部的,也算是老相识了。

“就等你了!赶紧过来!”齐岩对他招了招手。

那司机走过去坐下。

齐岩扔了根烟给他,也没多说什么,很快开始。

正打着,有人来敲门,是附近酒店送菜来的。

齐岩招招手,让那人进来,六个菜,都摆在旁边的桌子上,还有两瓶白酒。

那司机扫了一眼,很无语:“你们这是搞什么?把这里当酒店了?”

“老兄,我们中午没吃饭呢,整理仓库累得够呛,叫两个菜犒赏自己不应该啊!放心,不耽误打牌!”

齐岩和谷横把酒倒上,喜滋滋地喝了一口,连连道:“好酒!”

开始那司机还没在意,只是催着齐岩和谷横出牌,后来,后勤服务部那家伙忍不住嘴馋,就要了杯酒一起喝,三人喝得热闹,就剩他一个人了。

那司机正在烦闷的时候,正想借酒浇愁,再被酒菜香气勾引,不由有些蠢蠢欲动,但想到下午要送连秋辰,还是忍住了。

齐岩笑道:“哥们,是不是连经理给的钱多,平时都喝好酒,我们这种酒你瞧不上了?”

“屁话,这个月奖金都没了!”那司机狠狠地吐了口唾沫。

“怎么会?连经理不是对你很好吗?”

那司机正对连秋辰心存怨怒,恨声道:“好个屁,看不到老子头上的伤吗?就是那孙子打的!”

“不是吧,那他下手也忒狠了吧,都快打成猪头了!”

三人一起笑了起来。

“我说你们还打不打牌了,不打我要走了,下班还要送那孙子回去呢!”

齐岩撇撇嘴:“你可真有骨气啊,被打成这样,还腆着脸送他呢!”

那司机被说得颜面无光,吼道:“我要不是想从他手里多赚些钱,早跟他翻脸了,这混蛋,真拿我当牲口使唤了!”

谷横摆摆手:“那你继续当你的牲口去吧,这酒喝得太有感觉,不打了,不打了!”

三人笑嘻嘻地碰了一杯,那个样子,真是享受极了,都不再理会那司机。

那司机想到他们在这里喝着小酒,自己却要回去受连秋辰的气,心里实在不平衡,一咬牙:“也给老子倒一杯!”

就要过去。

齐岩忙摆手:“我们这种便宜酒你喝不惯的,还是去喝那些高档红酒吧,什么拉菲啊,木桐啊,那些才是你应该喝的!”

那司机骂道:“你们几个孙子喝得上瘾,想把我踢开怎么的,老子红酒真见多了,但我是个司机,连秋辰规定滴酒不能沾,每次都能馋死,不行,今天我怎么都得喝一杯!”

他就要自己去倒,谷横忙拦住:“不行,你下午还要送你的经理大人回去,还是别喝了,不然的话,真要被打成猪头了!”

那司机见他们都嘲笑自己,越发气恼,觉得这张脸真是没处搁了,不由热血上涌,吼道:“老子今天不管那孙子了,爱咋地就咋地,今天一定要痛痛快快喝一场!”

他又要去倒酒,齐岩又拦住:“不行,这些酒只够我们喝的,你想喝的话,自己买去,爱到哪里喝就去哪里喝!”

那司机怒道:“怎么着,不欢迎我?不就是酒少吗?我马上打电话让送五瓶来,喝倒你们三个混蛋!”

他真的打电话,让酒店加了两个菜,又送了五瓶酒。

齐岩和谷横相视一眼,暗自得意,一个喜欢喝酒的人被勾起了酒瘾,那根本不用劝,自己就能喝起来,更别说这个喜欢喝酒的人还很郁闷,那就更是借酒浇愁,会喝得不亦乐乎。

他们直接不打牌了,四个人在仓库办公室,也没人管,就喝起来。

开始的时候,齐岩和谷横还是实打实地喝,到了后来,就开始玩些花招,喝酒的时候,冷不丁就把酒泼掉。而那司机却是真的在喝,渐渐地,越喝越多,就有些醉了。

这个时候,齐岩和谷横连忙继续劝,一直把他喝得钻到了桌子底下为止,连后勤服务部那人也给喝倒了。

“好了,搞定!”齐岩和谷横相视一眼,都笑起来。

齐岩说道:“把他的手机拿出来关上,快下班了,估计连秋辰该给他打电话让他开车了!”

谷横点头,忙把那司机的手机找出来,直接关机。

下班时间到了,连秋辰拿起手机给那司机打电话,结果,里面提示对方手机已经关机。

“这个混蛋,让他二十四小时开机,他竟然敢关机!”

他气得咬牙,在公司等了一会,再打,还是关机,不由越发暴怒。

但就算暴怒,也无可奈何,只好自己去开车。

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,扫了一眼仓库办公室,已经关门了,静悄悄的。

他知道,那司机有时会下来打牌,本想去仓库办公室看看,但现在看到已经锁门,也就算了,自己开着车,离开了停车场。

开出停车场,直接上了公路。这个时候,一辆红色法拉利悄悄跟了上去。

这辆红色法拉利自然是秦殊开的。

本来这次是不想带惠彩依来的,毕竟可能有一定的危险性,但惠彩依一定要来,也只好答应了。

秦殊一路跟着连秋辰的车,看他行驶的方向,正是城郊别墅。

惠彩依向外看了看,说道:“老公,今天的风真的很大呢!”

“是啊,寒流就要来了,你穿这些衣服冷不冷?”

惠彩依穿着灰色打底羊毛衫,淡白色风衣,蓝色牛仔裤,还围着个丝巾。

“不冷!”她轻轻摇着头。

秦殊叹息一声:“其实不该让你这种纯净的女孩接触这种尔虞我诈的东西的,我实在失算了,最开始就不该让你搀和进来!”

惠彩依却摇头:“老公,只要是你生活里有的东西,我都会接受的,而且,我不想像被养的宠物似的,只能呆在家里,对你的事情一无所知!我要了解你,了解你的生活,当然也要了解你生活中的这些尔虞我诈,放心吧,我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