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寒酒暖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秋寒酒暖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惠彩依脸上红得好像熟透的苹果,她确实是这个意思,毕竟秦殊女人太多,相对分到每个人的时间就很少,能够和秦殊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要珍惜,能多和他亲近的话,自然要想办法亲近了。她有种计谋得逞的小喜悦,轻轻靠在秦殊怀里,高兴地说:“现在一点都不冷了!”

秦殊苦笑:“你要是再冷的话,咱们就得脱光衣服抱在一起了,然后可能必须来个车震了!”

惠彩依把脑袋埋在秦殊怀里,没有说话,身子却有些发烧。

过了一会,天空竟然下起雨来,哗哗的,瓢泼一般。

还好这里地势比较高,倒是不怕。

过了中午,大雨还没停,连秋辰却匆匆走了出来,似乎有什么急事,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送他到门口。

连秋辰钻进车里,疾驰而去。

秦殊皱了皱眉头,把惠彩依放回去,继续跟上。

大概是公司里有什么事情,所以连秋辰回了公司,依然是走的那条路,没有丝毫改变。

秦殊跟到公司,大雨依然不停,两人都没吃饭呢,先去吃了饭,再次回到车里。

惠彩依看着外面的大雨,喃喃道:“这里下了大雨,不知雾晴山那边怎么样了?如果那边也下这么大的雨,可就糟了,学校或许禁受不住,会有地方塌掉的!”

听了这话,秦殊不由笑了笑:“我倒不觉得,雾晴山小学现在坚固着呢,再大的雨也不会塌的!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秦殊呵呵一笑:“我自然知道,我知道的事情,很多你不知道!”

惠彩依没明白秦殊的意思,只是喃喃道:“真的好担心那里的孩子,特别是我妹妹,好久没回过家,不知她长多高了!而且,好怀念妈妈做的手擀面呢!”

看她眼眸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惆怅,秦殊不由问道:“彩依,是不是想家了?”

惠彩依也不隐瞒,轻轻点头:“为了能在寒暑假多赚些钱,从上大学开始,我就没回过家,到现在都没回去过!”

秦殊心里被触动了一下,一个女孩,离家三年多,没有回去过,不想家才怪,忙说道:“这样吧,等这部电影拍完,你就回趟家!”

“那……那你能陪我一起吗?”

“我……”秦殊愣了一下。

“是啊!”惠彩依脸上红红的,“我回家就说,你是我男朋友,妈妈见我找到你这样的男朋友,也就放心了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我长得很让人放心吗?”

“不是啦,你长得比较帅气高大啊,谈吐也很好,又显得很有钱的样子,妈妈肯定很满意的!”

秦殊皱了皱眉头:“我必须去?不去行不行?”

“你……你要是不愿意,那就算了!”惠彩依有些失望地摆弄着衣角。

看她这样,秦殊实在不忍心拒绝,笑了笑:“那好吧,我陪你回去一趟!”

“真的吗?”惠彩依一下高兴起来,喜笑颜开,转过身,抱着秦殊,就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“这么高兴吗?”

“是啊,我就想让妈妈见见你呢,她肯定喜欢你的!”

秦殊苦笑:“但愿不要用擀面杖把我打出来,又是在山里,我就没地方可去了!”

“不会的,不会的!”惠彩依不住摇头,“我妈人很好的!”

他们说着话,等到下午,连秋辰下班,依然去的那个别墅,而且,依然走的是那条线路。

他们跟了连秋辰三天,第一天是他自己开车,第二天第三天,又成了那司机开车,头上裹着纱布,很是显眼的样子。这三天,他只回过一次家,基本上去的是城郊的别墅,而且走的都是那条线路。

秋雨依然连绵,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第三天,跟踪连秋辰回来,秦殊载着惠彩依来到卓红苏的别墅。

已经提前跟她说要来,卓红苏做了丰盛的晚餐,又拿了瓶收藏的红酒出来。

秦殊和惠彩依有些淋湿,都洗了澡,在餐桌前坐下。

卓红苏忙给秦殊倒上酒,又要给惠彩依倒上。惠彩依忙摆手:“红苏姐,我不会喝酒的!”

“没关系,外面冷,喝点暖暖身子!”卓红苏笑了笑,“再说,你就算喝醉了,也不怕某人会欺负你,他又不是外人!”

惠彩依脸上红红的,偷偷看了秦殊一眼。秦殊并没什么反应。

卓红苏一直以为那天在清夏公寓他们睡在一起,已经做过了,其实只有秦殊和惠彩依明白,他们根本什么都没做,惠彩依现在还是处子之身呢。

秦殊神情有些郁郁的,看起来有些发愁。

卓红苏柔声问道:“怎么了?跟踪地不顺利吗?”

秦殊摇头:“跟踪倒是很顺利,但连秋辰走的那条路虽然长,却没有合适下手的地方,而且,他固定走那一条路。我仔细查看一下,在那条路上动手制造些什么很难!”

“这么说,就没有办法了?”

秦殊道:“办法倒是有,但我想要的是最完美的一个!”

吃过饭,秦殊无聊,就看了看电视。

电视在播新闻,由于这么多天秋雨连绵,很多路段出现情况,有的地方甚至坍塌了。

听着听着,电视里又说到悦寒路的一处桥梁断裂,已经禁止通行。

秦殊忽然眼前一亮,这个悦寒路虽然不是连秋辰所走的道路,但也可以通到他的别墅,能不能逼他走这条路呢?

秦殊说道:“彩依,明天咱们到悦寒路去看看!”

第二天,他们真的到悦寒路去看了一下,悦寒路也是大路,一直通到城郊,到了城郊的时候,路面却变窄了些,那个断裂的桥梁就在悦寒路的末段。

到那个地方看了看,离桥三里远有个警示牌,提示前方桥梁断裂,禁止通行,很是醒目。

秦殊看到这个牌子,停下车,仔细看了看,是个铁制的警示牌,下面是三角形的支架,在风中有些摇晃。

看了半晌,秦殊继续开车前行,前面有个小坡,坡前是个减速带,防止车速太快,高速冲到坡下会发生危险。

秦殊看到这个减速带,又停下来,看了半晌。

过了减速带几米,就到了小坡,坡度不是很大,大概有二十度。

坡长有五十米,因为前方桥梁断裂,因此在坡下垒起一个水泥台,拦在路中间。

秦殊坐在车里,眯着眼睛,一句话都没说。

他在飞速估算着各种各样的数据,然后脑海里浮现出连秋辰开车下坡的情形,如果车况良好,刹车完备,就算有小坡的自动加速,也有充裕的时间在水泥台前刹住车,而不会有任何事。

但如果刹车失灵,换成了油门,踩下刹车,等于踩下了油门,下坡的自动加速,加上油门,车速会遽然提升,直冲水泥台撞去。这种情况下,本能的反应是急转方向盘,躲开水泥台,而如果急转方向盘,车身必然会在强大离心力的作用下翻转出去,落到路旁。路旁是石头筑成的高高的河堤,车身落上去,还会继续翻落,一直落下去,这条河已经在上游改道,即便这些天大雨连绵,里面的水也不多,应该不会落到水中。

秦殊继续在心里推算着在各种车速下的翻转力度,对车的冲击,最后是对人的伤害,最后得出结论,连秋辰必然重伤无疑,如果狠踩油门,车速达到一百二十以上的话,估计就会有生命危险了。

他不想连秋辰真的挂掉,没那个必要,而且那也不是他的计划,他是要连秋辰眼睁睁地失去一切,那样的痛苦才是对他几次三番要害自己的惩罚。

按理说,这些数据是很难估算和推理出来的,除非用精确的测量和大量的实验,但秦殊偏偏就有这个天赋,数据估算特别准确,推理更是精密之极。

这么推算一番,连秋辰只要到这条路上,基本就会按照他构想的那样,翻落到河堤上去,然后重伤,至少在医院躺上几个月。

惠彩依见秦殊一直眯着眼睛不说话,也没敢打扰,很安静地呆着。

过了有十几分钟,秦殊睁开眼睛,笑道:“好了,咱们可以走了!”

“好了?”

秦殊点头:“是啊,下面要做的就是把连秋辰逼到这条路上来,他一定会在这个坡下翻车的!”

“可是那边不是有个很醒目的警示牌吗?他看到警示牌,肯定会停下来,绕路走的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不,他看不到的!”

“咱们把警示牌推到吗?”惠彩依问着。

秦殊摇头:“不是咱们推倒,而且也不能咱们推倒,警示牌在路口的地方,那里有个摄像头!”

“那怎么办?警示牌还能自己倒了?”

秦殊嘴角笑了起来:“你还真说对了,警示牌真的会自己倒的!”

“怎么会?”

秦殊道:“我今天特意留意了天气情况,明天会有六级大风,这里比较空旷,风力可以完全释放,刚才我仔细看了那个警示牌的支撑架,在那个风力下肯定会倒的!”

“真的会倒吗?”惠彩依实在不敢相信。

秦殊道:“放心,绝对会倒的,咱们不用动一根手指头!”

“那等明天,把他逼到这条路上来就可以?”

“对,他最好明天不去那个别墅,只要他去别墅,保证让他躺进医院去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