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酒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解酒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停下车之后,惠彩依下车到附近的超市买了瓶水,回来到后座上叫醒秦殊:“老公,喝点水吧,喝那么多酒,肯定很难受吧!”

秦殊确实有些口渴,一口气喝了半瓶。惠彩依坐进去,让他躺在自己腿上:“老公,你再睡吧,我盯着!”

她温柔地抱着秦殊,眼睛则盯着公司门口的地方。

一直到中午下班,也没什么发现。

秦殊醒了过来,只觉脑袋枕着的地方柔软酥滑,舒服之极,阵阵清新的香气扑入鼻端,备感惬意。

看到秦殊醒来,惠彩依低下头:“老公,还难受吗?”柔软的发丝垂落,轻轻扫过秦殊的脸庞,那香气越发浓郁。

秦殊从下面看上去,正好能看到她挺翘的胸和美丽的脸庞,不由地心中一迷,笑了一下:“放心,我没事,睡这么一觉,已经基本好了!”

“那你饿吗?已经中午了!”

秦殊摸了摸肚子,笑了笑:“还真是饿了,不过吃饭之前,我要先吃点别的东西!”他坐起身来。

“吃什么啊?你说,我去给你买!”

秦殊笑起来:“这个东西不用买!”

“不用买?那是什么东西?”

秦殊把她抱过来,放在腿上,指了指她的小嘴:“就是这个,让我亲亲,把酒彻底醒了!”

惠彩依不由脸红:“我的嘴怎么能解酒,我又没法把你身体里的酒精吸出来!”

“怎么不能解酒?你的小嘴又香又甜,我亲了之后,别说酒了,毒都能解了!”

“我……我才不信呢!”惠彩依可从没听过这个理论。

“你不信的话,咱们可以验证一下啊!”

惠彩依抿了抿嘴:“那……那你验证吧!”说完,轻轻理了理鬓间的头发,微微闭上了眼睛。

秦殊一笑,惠彩依的小嘴总是给他特别的诱惑,香如花瓣,甜如甘泉,想想就美得很,这时轻轻挑起她的下巴,亲了上去。

惠彩依现在主动多了,无声地配合着秦殊,微微张开小嘴,让他亲个够,尝尽自己的甘甜。

渐渐地,她有些情动,也开始亲吻秦殊起来,亲得温柔而缠绵。

过了好久,两人轻轻分开。惠彩依微微喘息,红着脸问:“老公,你解酒了吗?”

秦殊点头:“是啊,已经解酒了,你看我还有一点喝过酒的样子吗?”

惠彩依轻轻闻了闻,低声道:“还……还有一点酒气,我再给你解解吧!”

秦殊愣了一下,随之哈哈大笑:“小丫头,你是还没亲够吧!”

惠彩依好像被说中心事,脸上唰地又红了几分,低着头,紧咬着嘴唇。

秦殊笑得合不拢嘴:“不但你没亲够,我也没亲够呢,以后要抽出一个月的假期,专门和你亲嘴才行!”

“亲一个月吗?那么久?”惠彩依嗫嚅着。

“是啊,不然的话,怎么亲得够!”他歪着头,一下又亲到了惠彩依的嘴上。

两人这次热烈多了,秦殊抱着惠彩依的纤腰,惠彩依则双手抱着秦殊的背,两人唇舌缠绵,深情款款。

过了足有十分钟,惠彩依才轻轻撤开,气喘不停。

“怎么样?这次够了吗?”

惠彩依羞得没说什么,轻轻靠在了秦殊的肩头上,喃喃道:“老公,我好爱你!”

他们两人呆了一会,惠彩依下车去买饭,吃了之后,继续守在公司门口。

到了下午三点的时候,一辆宝马来到公司门前,连秋辰恰好出了公司。

车上司机下来,去给连秋辰打开车门。

惠彩依看到那司机,顿时脸色大变,忙大声道:“老公,是他,就是他!我在片场看到的陌生人就是他!”

秦殊忙看去,连秋辰坐进了车里,那司机紧跑两步,坐进驾驶座,很快开车离开。

“你说的那个陌生人是连秋辰的司机?”秦殊脸色已经阴沉下来。

惠彩依不住点头:“对,就是他,我不会看错的!”

秦殊咬牙冷哼:“原来是连秋辰这混蛋要暗算我,上次从南风市回来,他就对我们的车动了手脚,这次又跑到片场去害我,不但手段卑鄙,而且次次要置我于死地,简直太可恨了!”

“老公,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秦殊的眼神冷冽如冰:“既然他对我如此,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,所谓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!”

他已经完全醒酒,去了驾驶座,开车跟上了那辆宝马。

在那辆宝马车里,连秋辰问着:“你确定找的店面合适?”

那司机连连点头:“绝对合适,不大不小,位置不在市中心,但也不是太偏远!”

连秋辰点头,这和他想得差不多。

宝马行驶很长时间,在市区边缘的一个街道停下。

这是个美食街,有很多不算很大但很有特色的饭店,其中一家贴着转让的告示。

连秋辰下了车,整整衣服,那司机也下了车,跟着连秋辰进了饭店之中。

他们都没看到,在街对面不远处,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停在了那里。

“老公,现在不是吃饭时间啊,他们到这里吃饭吗?”

惠彩依美丽的眼中带着闪亮的光泽,一直看着连秋辰和那司机走进饭店。

秦殊摸了一下她的头发:“笨丫头,这个饭店都停止营业了,吃个屁的饭,你没看到转让告示吗?我估计他是要接下这个饭店,但他做证券投资的,应该不会对这么小的饭店感兴趣才对!”

惠彩依有些脸红:“那是因为什么啊?”

秦殊摇头:“不知道,等他们走了,你过去问一下!”

过了大概半小时的时间,连秋辰和那司机走出来,开车离开。

秦殊忙把车开过去,对惠彩依说道:“你下去问问怎么回事!至于怎么问,你自己想,你只有三十秒的时间,快去!”

惠彩依听了,慌忙下车,迅速走进饭店里面。

走进去的时候,心里就在想着办法,走进饭店的时候,已经变得冷艳高贵,又有几分肖菱的样子。

饭店确实停止营业了,里面空荡荡的,一个中年人送了连秋辰出来,正要回去。

惠彩依问道:“你是老板?”

那老板回头,看到一个优雅冷艳的美女进来,不由眼前一亮,忙点点头:“我是老板,你是?”

惠彩依说道:“刚才那个是我老公,他来干什么?是不是在你这里藏了小三?”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。

那老板吃了一惊,连秋辰和惠彩依年龄相仿,而且,连秋辰一看就是有钱人,惠彩依又气质高贵,确实很像夫妻似的,他慌忙道:“小姐,你误会了,这里哪有什么小三,你老公就是来买我这个店面而已,我们刚签了合同,不过,这店面他是给一个叫苏吟的女人买的,小姐你是不是苏吟?”

惠彩依哼了一声:“这个混蛋,果然养了小三,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他!”说完,转身就走,匆匆跑进了外面的跑车里面。

那老板愣了半晌:“难道刚才那人要买饭店送给小三?真想不通,有这么高贵优雅又美丽动人的老婆,竟然还找小三,难道那个叫苏吟的女人更漂亮?不会吧,还有比这个更漂亮的?”

他真是被惊艳到了,忙也跟出去,发现惠彩依已经上了一辆跑车,疾驰而去。

“老公,我有没有耽误时间?”惠彩依跑得气喘吁吁。

秦殊说道:“你用了四十秒,连秋辰已经到了视线之外,但愿还能追上!”

“对不起,老公!”惠彩依咬了咬嘴唇。

秦殊淡淡一笑:“你已经做得很好了!问清楚了吗?”他一边急速向前追去,一边问着。

惠彩依点头:“问清楚了,他来这里是要买下这个饭店送给一个叫做苏吟的女人!”

“苏吟?”秦殊吃了一惊,“西施妹妹?”

“怎么?老公,你认识吗?”惠彩依有些意外。

“是啊,我们公司餐厅炒菜的一个女孩,大家都叫她西施妹妹!”

“那她一定很漂亮了?”

秦殊点头:“是啊,蛮漂亮的,而且很有追求,要做一流的厨师,开个自己的饭店,这个连秋辰倒很会投其所好,不过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我估计他是要对苏吟做什么!”

说着话,到了前面的路口,正是红灯,连秋辰的车就在前面,总算没有跟丢。

秦殊撇撇嘴:“我倒要看看,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!”

一直跟着,连秋辰竟又回到了公司,自己单独下车,不过并没进公司,而是去了旁边的公司餐厅。

秦殊皱了皱眉头,这个时间肯定不是去餐厅吃饭,如果不是去餐厅吃饭,那就只有一个去处,就是公司餐厅上面的公寓,据说餐厅的很多员工都住在上面的公寓里,苏吟应该也住在上面。想了想,忽然有些明白连秋辰要做什么了,不由笑了笑:“看来我得打个电话才行!”

他拿出手机来,找到苏吟的号码,拨通过去。

电话接通。

秦殊笑问道:“是苏吟表妹吗?”

苏吟愣了一下,似乎才意识到是谁,不由“噗嗤”笑了出来:“是表哥你啊!你这个表哥真够狠心的,留了我的电话,却从来都没打过,听说你现在是影视传媒分部的经理了,春风得意,是不是就不认糟糠表妹了?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