激将法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激将法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她睡不着,卓红苏、舒露和云紫茗却都睡着了,因为已经很晚,十一点多了。卓红苏以为秦殊肯定去舒露和云紫茗那里了,舒露和云紫茗则以为秦殊到了卓红苏这边,所以,这三个女孩睡得都很踏实,很安心,只有惠彩依知道,秦殊正跟个流浪狗似的坐在外面呢,自己想收留他,他却不愿意。

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,惠彩依忍不住又轻轻下床来,悄悄打开门,却没看到秦殊,电视还开着。

她吓了一跳,慌忙穿着拖鞋出去,走到沙发跟前,才发现秦殊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,一时间真是心疼极了,夜里多冷啊,他什么都没盖,就这么睡下了。

咬了咬嘴唇,她轻轻推了推秦殊:“秦经理,你醒醒!”

秦殊慢慢张开眼睛,睡眼惺忪地看着她:“大姐,我睡个觉都不行啊,你大半夜的梦游是吧,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?”

惠彩依柔声道:“你到房里去睡吧,沙发上多冷啊!”

“不去!”

“要不我在这里睡,你去我房里睡!”

秦殊不耐烦地挥挥手:“你给我滚回去好好睡觉!”

见秦殊就是不愿去,惠彩依实在没撤了,站了半天,忽然想起《青涩纯情》剧本里的情节,男主角秋洛很要面子,自尊心很强,女主角青絮则经常抓住这一点刺激他,秋洛和秦殊还是很像的,都是很霸道,很要面子的家伙,为什么不能用青絮对付秋洛的招式对付他呢。

惠彩依抿了抿嘴,又推了秦殊一下,说道:“秦经理,你这么怕我吗?”

“我怕你?我怕你什么?”秦殊果然被刺激到,腾地一下坐了起来。

惠彩依暗喜,说道:“你要是不怕我,为什么不敢和我睡在一起呢?我是个女孩子都不怕,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!”

“我怕和你睡在一起?”秦殊有些恼怒似的,一下把惠彩依抱起来,直接就走进她的房里,把她抛在床上,然后自己也直挺挺地躺到上面。

惠彩依被秦殊刚才的举动吓了一跳,不过成功把秦殊弄到房里来,还是欣喜不已的,看来不能总求着他,有的时候也要稍微刺激他一下,她拉过被子,轻轻盖在秦殊身上。

因为惠彩依经常盖,被子上有股惠彩依身上特有的馨香,秦殊虽然直挺挺的,但不是木头人,自然闻到了,而且惠彩依就在身边,本来朦胧的睡意竟然醒了大半。

惠彩依也平躺着,穿着睡衣,被子只盖到胸口,随着呼吸,胸前的饱满微微起伏,似乎有着某种迷人的韵律。

秦殊闭上眼睛,强行继续睡觉,但身体却不可控制地流动着淡淡的兴奋,一时半会竟睡不着了。

惠彩依却不同,把秦殊弄到房里,终于放下心,困倦很快袭来,不一会就睡着了,反正她也不怕秦殊做什么,所以睡得很安稳。

秦殊气得暗自咬牙,心道,臭丫头,我好歹是个大男人,你还是个没被男人碰过的女孩呢,怎么也该表现出一点害怕吧,竟然睡得这么安心,难道真不信我会对你做什么吗?

两人盖着一床被子,他只要伸出手,就可以摸到惠彩依身上的任何地方,而且,惠彩依那么漂亮,也有足够的诱惑,但秦殊愣是没动,他实在不想这么不明不白占了她的便宜,特别她是那么纯净善良的一个女孩,就更不忍心动她了。

胡思乱想着,煎熬着,不知过了多久,总算迷迷糊糊地就要睡着。

这个时候,惠彩依却猛地尖叫了一声,一下坐了起来。

秦殊正要睡着,一下给吓醒了,也差点跳起来。

正要发火,惠彩依忽然看到他,然后不顾一切地就扑进他的怀里:“还好你没事!还好你没事!我好怕!”

秦殊心里一软,火气顿时消了,轻声问道:“是不是做噩梦了?你做梦也不选个时候,我睡着容易吗?就被你吓醒了!”

惠彩依把秦殊抱得越发紧:“秦经理,咱们不去拍戏了,好吗?”

“你到底做什么梦了?不会还梦到我了吧?”秦殊苦笑起来。

“我……我梦到你被布景架砸到了,好害怕,一下就吓醒了过来!”

秦殊很郁闷:“你就不能做梦我泡了很多漂亮妞啊,我今天没被布景架砸到,你很不爽是吧?”

惠彩依忙摇头:“我也不知怎么了?就做了这么个可怕的梦!”

“行了,睡觉吧,别一惊一乍的了!”

秦殊要推开惠彩依,却发现她抱自己抱得那么紧,好像怕一松手,自己就会消失似的。

“不过是个梦罢了,再说,就算挨砸,砸的也不是你,你怕什么?”秦殊只好继续安慰她。

惠彩依不住摇头:“我宁肯砸到的是我,只要不伤害到你!”

她的声音里都是担心,如此紧张着自己,秦殊心里怎么能不感动?这个女孩太过善良,而且,秦殊也知道她喜欢自己,所以那么关心自己,但越是这样,反倒不敢接受她,自己身边的女孩够多的,跟着自己,可能都照顾不过来,她还会幸福吗?

“别想了,睡觉吧!”秦殊抱着她躺下,没再推开她,只说道,“你就是胡思乱想多了,才会做这种梦,别想了,睡觉!明天还要继续拍戏呢!”

惠彩依没有说话,过了好半晌,忽然道:“我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个梦了?”

秦殊一怔,笑道:“为什么?”

惠彩依道:“我昨天在片场看到一个很陌生的人,鬼鬼祟祟的,然后过了不久,那个布景架就倒了,对,那个人肯定有问题,布景架不是意外倒的,是有人要害你,我肯定是下意识感觉到那人是个坏人,所以才会做这个梦,那个人肯定还会害你的!”她说着说着,浑身发抖起来,看起来害怕极了。

秦殊忙轻轻抚着她的后背:“咱们剧组陌生人多了,或许是新来的群众演员呢,或许是狗仔队,要偷拍点什么,你太紧张了,放松点!”

惠彩依却依然摇头:“不对,那人很特别,越想越特别,秦经理,他可能就是来害你的!”

看她这么紧张,秦殊又是感动,又觉好笑,见她吓得身上发抖,嘴里不停说着,必须想个办法让她放松下来才行,于是一低头,就亲到了她的嘴上。

她的嘴唇微微发凉,也在抖着,对于秦殊忽然亲来,肯定没有准备,一下愣住了。

她的小嘴实在是个香甜的诱惑,每次秦殊亲她,都会变得有些情不自禁,他温柔地亲着,吮吸着她的唇瓣,伸进她的小嘴中,纠缠着那小巧的香舌。

渐渐地,惠彩依真的放松下来。或许是黑夜让她有了豁出去的勇气,竟然开始回应着秦殊,也亲着秦殊的嘴唇。她对秦殊的感情埋藏了太久,酝酿了太久,所以一旦有个释放口,总会异常炽烈。

两人这么亲着足有五六分钟,才轻轻分开。

“好了,睡觉吧!”秦殊说着,身体微弓,尽量不让自己那个已经发硬的东西碰到惠彩依。

惠彩依经过这一吻,真的忘了先前那些,低声道:“我……我可以在你怀里睡吗?”

秦殊真的被她感动到,轻轻一笑:“当然可以,这里也不是什么宝地,不用交租金的!”

听了秦殊的话,惠彩依往秦殊的怀里钻了钻,整个身体几乎都蜷缩在他怀里,很舒服似的,慢慢地,终于又睡着了。

她睡着,秦殊才敢直起腰,那个坚硬也顿时抵到了惠彩依香软的玉腿上。

“唉,每次都要这么委屈你呢!”秦殊低声喃喃了一句,现在都快天亮了,实在是困了,就算再有欲~望,也战胜不了这种困倦,也慢慢睡着。

很快,天亮了。

两人折腾大半夜,所以到早上的时候依然睡得香甜。

外面,卓红苏、舒露和云紫茗已经起床,都到洗刷间里刷牙。

卓红苏看着舒露和云紫茗,问道:“那个大懒虫还没起床吗?昨晚折腾你们很久吧?”

“大懒虫?”舒露和云紫茗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说道,“红苏姐,老公不是在你房里吗?”

“我房里?没有啊!”卓红苏忙摇了摇头,“我让他去你们房里了啊!”

舒露说道:“我们把他关在外面了,让他去找你呢!”

“啊?既不在你们房里,也不在我房里,那他去了哪里?”

三个女孩相视一眼,似乎都想到了,忙刷了牙,悄悄来到惠彩依门前,轻轻按了一下门把,并没锁,打开来,果然看到秦殊睡在惠彩依的床上,依然紧紧把惠彩依抱在怀里。

她们看到了,都没弄出动静,又悄悄把门关上。

卓红苏笑了笑:“没想到咱们误打误撞的,捅破了他们之间的窗户纸,终于让他们好上了!”

“是啊,我早就看出来了,彩依很喜欢老公的!”舒露说着。

卓红苏奇怪道:“你不吃醋啊?还说得这么轻松!”

云紫茗笑着:“那红苏姐你呢,你不吃醋吗?”

卓红苏叹了口气:“我就是他的情妇,又不是他老婆,他有再多女人我也管不着的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