泪人儿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泪人儿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在片场,秦殊依然愁眉不展的。

此时已经是下午,秋风萧瑟,凉意如水。

不远处,蓝晴潇犹豫半天,终于走过去:“秦经理,我能和你说句话吗?”

她看出来秦殊在想事情,但她的事如果不说,可能就会错过机会了。

秦殊转头看了她一眼:“什么事?说吧!我不是老虎,你也不是小白兔,有什么能不能的?”

蓝晴潇低声道:“因为你的帮助,这两个月我挣了一万多块钱,家里宽裕许多,我妈说一定要好好谢谢你,想请你到……到家里吃顿饭,你看行吗?”

秦殊愣了一下,笑了笑:“这个,我可能没空!再说,我也没帮你什么,你是靠自己的辛苦赚钱,我也不是把钱白给你,不用谢我!”

蓝晴潇咬了咬嘴唇,这两个月,秦殊对她的态度一直是这样,就像个认识的陌生人,也从没提过帮她这件事,似乎就是很正常的交易似的,但偏偏就是这种冷漠,让蓝晴潇心里很是难过。

她也想过,秦殊或许会嫌她残花败柳的,不愿接近她,但不知为什么,她就是渴望到秦殊身边去,甚至抱着一种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奢望,希望秦殊能爱上她。

“秦经理,你就不能再考虑一下吗?”蓝晴潇嗫嚅着,“我们已经买好菜了,估计妹妹在家都做好了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那就好好犒劳一下你自己吧,你这两个月又是拍戏又是做甜点,肯定很辛苦了!”

见秦殊还是拒绝,蓝晴潇眼圈忽然红了,秦殊的这种冷漠让他很难受,心里好像塞着铅球似的,情不自禁地眼泪就滑落下来。

秦殊本要走开的,忽然看到她竟然哭了,不由一阵头大,他最怕的就是女人的眼泪,忙说道:“我说你别哭啊,就跟我欺负了你似的,你这样不是让别人误会吗?”

他向周围看了看,真有几个人在向这边看来。

蓝晴潇抽噎着:“我也没有别的奢求,没有别的非分之想,你去吃个饭都不行吗?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?”

“不是那个问题,我真的没空,拜托你能不能别哭了?”秦殊很是无奈。

蓝晴潇在交际场久了,很会察言观色,发现秦殊似乎很怕自己哭,反而哭得越发厉害,开始还忍着,现在是把这么些天的委屈都哭出来了。

秦殊很无语,见越来越多的人注意这里,肯定会误会自己把她怎么样了,蓝晴潇才这么哭,不由沉声道:“蓝晴潇,不许哭了!”

蓝晴潇见他真的害怕,不由变本加厉,半真半假地,反而扑进他怀里,哭得越发伤心,片刻功夫,就哭成了个泪人儿似的。

秦殊很是尴尬,推又推不开,她死死抱住自己呢,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压低声音:“算我怕了你了,快起来,别哭了,我去还不行吗?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,我再不答应,你把我的衣服都能哭得流出水来!”

蓝晴潇破涕为笑,这才从秦殊身上起来,发现秦殊胸口的衬衣果然湿了一片,忙拿纸巾要给他擦。

“算了,你别靠近我了,我真是怕了你了!”秦殊慌不迭地跑开。

蓝晴潇揉了揉眼睛,不觉噗嗤笑了出来,发现秦殊其实也有很可爱的地方,他竟然这么怕女孩的眼泪。他难道不知道,女孩就眼泪多吗?恐怕他这辈子注定要被女人牵绊了。

其实蓝晴潇自己也不知道,她这么接近秦殊到底为了什么,她从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可能把秦殊从卓红苏的手里夺过来,更何况,还有一个那么漂亮的惠彩依也喜欢着他呢,恐怕做他的情人都是奢望,但他身上似乎就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,吸引她不由自主地靠近,就像火焰对飞蛾的吸引,飞蛾明知道冲到火焰跟前什么都得不到,还会弄得伤痕累累,却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冲过去。

开始的时候,她确实出于感激之心,要报答秦殊,但到了后来,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喜欢上秦殊了,所以秦殊的冷漠才会让她那么痛苦。可这个喜欢会有什么结果吗?她不敢想象能够嫁给他,觉得能做他的情人就已经很知足了,现在看来,就算要做他的情人,也是近乎不可能的。

她有时也很迷茫,知道自己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,什么都得不到,但情不自禁地还是要想尽办法呆在秦殊身边,想让秦殊知道,她愿意为他做一切,以前是为了报答,现在是为了爱,就算真的飞蛾扑火,她也愿意,毫不犹豫。

正胡思乱想着,忽然电话响了,忙从包里把电话拿出来,竟然是怀池柳的,想了一下,挂掉了,慌忙就要离开。

这个时候,怀池柳从摄影棚走了出来,大声道:“蓝晴潇,过来,你竟敢挂我的电话!”

蓝晴潇没有办法,只好走过去:“对不起,导演,我有些事刚要走,我的戏不是演完了吗?”

“你的正戏是演完了,今晚还有场酒戏要演呢!我今晚有应酬,你陪着我去!”怀池柳用吩咐的口吻说道。

蓝晴潇微微低着头:“导演,我……我不去!”

“你不去?你这两个月是怎么了,每次都拒绝!怎么?不打算在这一行混了?”

蓝晴潇摇头:“我……我晚上真的有事!”

怀池柳说道:“你能有什么事,我的事才是大事,今晚要见几个很有实力的制片人,你给我好好表现,下部戏肯定还有你的戏份,而且不会少了!我可以提前告诉你,不是这种小角色了,怎么也算个主配吧,片酬能拿几十万,你不是一直在等这么个机会吗?”

蓝晴潇确实在等这么个机会,她一直对怀池柳言听计从,也就是等这种机会,从可有可无的配角,到次要配角,到主要配角,再到主演,这是她一直以来的目标,但现在,遥远的目标一下拉近到了眼前,她却觉得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,甚至微微的反感,反感这种方式得到的角色,这种反感甚至像是对自己以前所有一切的反感。

见蓝晴潇愣着,怀池柳说道:“就这样了,今晚穿漂亮点,打扮妖艳点,一定给我长足了脸!”

他以为蓝晴潇禁不住诱惑,肯定同意,转身就要回去。

没想到,蓝晴潇忽然道:“导演,我今晚不去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怀池柳豁然转身,脸上已经带着怒色,“再说一遍!”

蓝晴潇咬了咬嘴唇,却很坚定地说:“我不去!”

“怎么?卖甜点卖上瘾了?告诉你,这部电影一杀青,你就没这个生意了!再说,卖甜点很好吗?起早贪黑地,一个月也就万把块钱,你拿到下个角色,就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片酬,够你卖十年甜点的,而且,你在那些制片人面前混了脸熟,以后接戏也容易,用不了几年,可能就成一线明星了!”怀池柳尽力给她勾勒出一幅美好的蓝图,但心里明白,蓝晴潇实在没有演戏的天赋,虽然伶牙俐齿,在男人之间周旋地游刃有余,但拍戏是拍戏,和应酬不一样,有的时候,真的需要几分灵气和天赋,很明显,蓝晴潇没有这方面的天赋。

如果在以前,蓝晴潇听到这么美好的前景,肯定激动万分,但现在却出奇地平静:“导演,我能得到那个角色当然更好,但我真的有事,不能去陪你应酬了!”

自从发现喜欢上秦殊之后,她就开始讨厌任何男人碰自己,所以,一次次地拒绝怀池柳,这两个月再没出去过。

怀池柳气得牙痒痒:“蓝晴潇,我这是给你机会,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,也不是时时都有,你错过了,不要后悔!”

蓝晴潇笑了笑:“导演,多谢您能想到我,但我做甜点很忙的,实在没时间。而且,我上次和秦经理喝酒喝伤了,现在不能喝酒,一喝就醉!”

怀池柳恨恨道:“我看你不是喝伤了,你是喝晕了,自从和秦殊那小子喝过酒之后,你就变了一个人似的,你这样很不好,自己不求上进,以后我也帮不了你了!”说完,气呼呼地转头进了摄影棚。

怀池柳的意思很明显,蓝晴潇以后很难从他手里得到什么角色了。按理说,蓝晴潇应该很害怕才对,但竟然松了口气,觉得从没有过的轻松。秋风凉了,他裹了裹身上淡蓝色的开衫毛衣,忙向秦殊的车走去。

她要等在车前,免得秦殊借故偷偷溜走。

不一会,天色忽然阴了,似乎就要下雨的样子。

远处,秦殊和惠彩依匆匆走过来。

看到蓝晴潇在自己车前,秦殊愣了一下,顿时明白了她的心思,不由苦笑:“你还怕我跑了啊?我既然答应你了,肯定会信守承诺的,实在怕了你了,竟然能趴在我的怀里哭得那么伤心,好像我把你弄得怀孕好几个月又要始乱终弃似的!”

蓝晴潇不由脸红,旁边的惠彩依也脸红。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