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错就错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将错就错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秦殊瞥了他们一眼,没有说话,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
齐岩和谷横小心地爬起来。

齐岩对谷横使个眼色。谷横会意,忙去倒水,齐岩则把椅子搬过来,擦了擦,谄笑道:“大哥,您消消气!”

谷横端了水来,一瘸一拐的:“大哥,喝杯水!”

秦殊坐下,却没去接水,拿出一根烟,谷横忙给点上:“大哥,您打也打了,就原谅我们这一次,我们绝不敢再打秦经理的主意了!”

秦殊没有说话,沉吟半晌,才忽然道:“去看看姐姐的车还在外面吗?”

“姐姐?”齐岩奇怪,“姐姐是谁啊?”

秦殊瞥了他一眼:“就是秦经理!”

“哦,是!”齐岩忙跑了出去,过了一会回来,说道,“还在外面!”

秦殊眯着眼睛:“告诉我,你们打算怎么绑架她的?”

齐岩和谷横听了,脸色大变,忙摆手道:“我们哪里还敢绑架她啊!”

“说!”秦殊厉声喝了一句。

齐岩忙颤声道:“我们打算开车到……到停车场出口,堵住秦经理的车,等她下车的时候,就用乙醚麻晕,把她抢走!”

秦殊眉头挑了挑:“不用那么麻烦了,就在地下停车场绑架她!”

“啊?大哥,您……您不是开玩笑的吧!”齐岩真不知秦殊要做什么。

秦殊冷笑:“魏彦风不是想绑架秦浅雪吗?我就将错就错,来个反守为攻!”

“什么……什么意思?”齐岩和谷横还是不明白。

秦殊冷冷道:“照我说的做就是,去把车开来,到时面具也戴上!”

“是,大哥!”齐岩和谷横只好答应。

齐岩出去,很快把车开了来,秦殊和谷横上了车,坐在后排。

齐岩开车来到秦浅雪的奥迪旁边,停了下来。

此时,下班的人大多走了,但秦浅雪还没下来。

秦殊知道,秦浅雪有个习惯,为了避免停车场拥挤,都会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才下来。

他现在有了卓红苏的跑车,已经把奥迪的车钥匙给了秦浅雪,她一定会来开车的。

果然,不久之后,秦浅雪来到了停车场。

依然穿着昨天那套工装,美丽窈窕,只是脸上似乎带着愁容,有些心不在焉似的,慢慢来到车前,拿出手机,就要打电话。

秦殊对谷横使个眼色。

谷横戴上面具,猛地打开车门,冲了下去,伸手把秦浅雪抱起来,就上了车,放在后座上。

秦浅雪吓得尖叫不已,她很快意识到,自己可能被绑架了,挣扎着就要冲下去。

秦殊忙抱住她:“姐姐,是我!是我!别怕!”

听到秦殊的声音,秦浅雪忙转头去看,果然是秦殊,正笑吟吟的。

刚才绷紧的神经一下放松下来,秦浅雪攥起粉拳,不停打去:“秦殊,怎么是你?你个小坏蛋,吓死我了!”

齐岩和谷横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,完全相信了秦殊的话,秦浅雪还真是秦殊的女人呢,一时有些发呆,心想,秦殊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竟然秦浅雪都能弄到手,舒露、卓红苏和秦浅雪,这么三个漂亮的女人在一起不争风吃醋吗?

秦殊扫了他们一眼:“看什么呢?还不开车!”

“哦,是,大哥!”齐岩忙开车,出了停车场,往魏彦风在城郊的别墅开去。

秦浅雪打完秦殊之后,气呼呼地问道:“你做什么啊?我刚才正要给你打电话,想见你一面,没想到忽然就被弄到车上来,还以为被绑架了呢,吓死我了!”

秦殊装作很凶恶的样子,沉声道:“漂亮的小妞,你就是被绑架了!”

秦浅雪白了他一眼:“你会绑架我啊?”

“对啊!”秦殊忍不住笑了笑,“我要把你卖了!”

“呸!我才不信呢!”秦浅雪有些脸红,“你在搞什么鬼啊?他们又是谁?”

秦浅雪紧靠着秦殊,完全放松下来,一点都不害怕了。

秦殊咳嗽一声:“姐姐,实话告诉你,他们真是要绑架你的人,我说的是真的!”

见秦殊变得严肃起来,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,秦浅雪不由吃惊:“你认真的?”

秦殊点头:“当然,我说的是真的,他们真是要绑架你的人,多亏我发现,不然的话,你现在真就被绑架了!”

秦浅雪吃了一惊,不由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秦殊直截了当地说:“是这样的,魏彦风出了两百万,让他们绑架你!”

“什么?”秦浅雪惊得捂住嘴巴,“这不可能吧!”

她以前和魏彦风多有接触,觉得魏彦风不可能做出这样可怕的事来。

秦殊苦笑:“怎么不可能!他们的任务就是在你下班的时候绑架你,然后送到魏彦风在城郊的别墅去!”

“他……他绑架我做什么?”秦浅雪依然震惊不已。

“还能做什么?他一直想要得到的是什么?还不是你的身体?绑架你,自然是要强占你的身体!”

秦浅雪满脸通红,咬牙道:“他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来!”

秦殊从旁边座位上拿起毛巾和乙醚:“看到了吗?他们本来是要用乙醚麻昏你的!”

秦浅雪看到那雪白的毛巾和乙醚,不觉心底颤抖,一股冷意直冲上来,忙抱紧了秦殊:“秦殊,你……你怎么发现的?”

秦殊说道:“我昨天不是和你说找了两个小弟帮红苏姐收拾别墅吗?就是这两个,今天给他们送钱,发现了些蛛丝马迹,这才问出来!多亏我当时好奇心重了些,不然真是后悔莫及了!”

谷横忙摘下面具:“秦经理,我们都是受魏彦风的指使,本来从没想过伤害你的!”

秦浅雪摇头:“你们简直太可怕了!”不自觉地偎依秦殊更紧,她能想象到,如果不是秦殊恰好察觉了他们的计划,那自己就不是坐在这里,而是被麻醉了扔在这里,任由这些男人凌辱了,那简直太可怕了,如果真是那样,她恐怕就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。

秦殊猛地踹了谷横一脚:“还不道歉!”

谷横连连点头:“秦经理,对不起,我们真不知道您和大哥的关系,如果知道的话,怎么都不敢动您的!”

秦浅雪厌恶地皱了一下眉头,没有看他,只是抱着秦殊的胳膊:“咱们回去吧,我觉得好冷,你以后再别和这种人来往了!”

秦殊抬手把她揽进怀里:“姐姐,别怕,有我在呢,现在没人能伤害你!”

“回家不行吗?”秦浅雪娇躯微微颤抖,显得柔弱极了。

秦殊心疼不已,不过还是说道:“咱们晚一些再回家,先到一个地方,演出好戏!”

“去哪里?”

“去魏彦风在城郊的别墅!”

“啊!”秦浅雪脸色大变,“你真要把我送给魏彦风吗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秦殊忙道,“是这样的,我是要将错就错,抓住魏彦风的把柄!他竟然要绑架你,怎么能便宜了他!到了那里,他们两个依然是绑架你的人,我倒看看魏彦风到底要做什么,只要我给拍下来,有了他的把柄在手里,以后他自然对你敬而远之,不然的话,他可能还会想别的办法对付你,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我不可能每次都碰巧可以救了你!”

秦浅雪想了想,秦殊说得确实有理,忙问:“那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?”

秦殊道:“我会在暗处,不会离你很远,保证不会让你受到伤害,但你要把魏彦风的话骗出来,让他承认绑架你,而且要强~奸你,只要他承认,那就好办了!”

秦浅雪不由脸红,不过还是点点头:“好,我都听你的,但你一定不能离我太远,我真的害怕!”

这种事情,对她这种没经历过险恶的女孩来说,绝对是可怕的,而她唯一的依靠只有秦殊,在这种情况下,对秦殊的依恋更浓,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交托给了秦殊。

“我会的,相信我!”秦殊轻轻吻了一下秦浅雪的头发。

秦浅雪忙看了看旁边的谷横,也不知谷横知不知道自己是秦殊的姐姐,如果知道,见自己和秦殊如此,会不会笑话,但此时,并不是特别在乎,忽然有了种豁出去的勇气,心道,就算知道又如何呢?反正就是要和秦殊在一起,就是要和他如此亲昵。

很快到了城郊,秦殊忽然对齐岩说道:“别直接去别墅,先找个面具店,给我买个蝴蝶面具,我要让蝴蝶侠成为魏彦风永远的噩梦!”

齐岩忙答应了,找到一个面具店,给秦殊买了个蝴蝶面具。

秦殊戴上面具,依然抱着秦浅雪:“我的海棠公主,到时你要勇敢一点!”

秦浅雪脸上微红,“嗯”了一声。

很快到了魏彦风的别墅。

因为齐岩和谷横有时要给魏彦风送漂亮女孩过来,所以有这别墅的钥匙,打开门,上楼进了卧室。

这里也没人打扫,卧室有乱扔在各处的女人的内裤,胸罩,还有避~孕套之类的东西,秦浅雪看了,好像恶心要吐似的:“这是魏彦风的别墅?我怎么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个别墅?”

齐岩在旁边道:“这是他专门和女人约会的地方,我们隔三差五会介绍些夜店的漂亮女孩来这里陪他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