怒火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怒火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走到门口的时候,忽然看到门旁桌子上放着两个面具,不由奇怪,顺手拿起来:“怎么?你们要去参加化妆舞会?”

谷横笑道:“不是,参加化妆舞会的话,肯定要戴更酷的面具了,蜘蛛侠,奥特曼什么的!”

秦殊苦笑:“你的品味够奇葩的!”

他又看了看那面具,问道:“不去参加化妆舞会,你们弄这面具做什么?”

“没……没什么!”齐岩干笑着,“大哥,您肯定还有事,我们就不送您了!”

“你在撵我?”

“不是,不是,我怎么敢呢?”齐岩脸色变得有些难看。

秦殊越发觉得这两个人今天很奇怪,简直奇怪极了,本来要走的,反而不走了,在原地站住,轻轻嗅了嗅:“屋里怎么有种特别的味道?”

“没……没什么!”两人顿时紧张起来。

“你们肯定有事瞒着我,到底什么事?”秦殊从他们的神色中已经看出来,他们肯定有事。

齐岩和谷横接连摆手:“没……没什么事,我们如果有事,哪敢瞒着大哥您呢!”

“真的没有?”秦殊转过身,扫了一眼,注意到办公室角落里有一大堆报纸,仿佛盖着什么,不由眉头皱得更紧,“那是什么?”就要走过去。

齐岩忙拦住秦殊:“大哥,就是一堆垃圾而已!”

“垃圾?”秦殊冷笑一声,“那真是好大一堆垃圾呢!”

他推开齐岩,慢慢走了过去。

谷横又过来拦住:“大哥,真的就是一堆垃圾,又脏又臭,您不用看了!”

他越是这样,秦殊越是怀疑,冷喝一声:“给我滚开!”

谷横讪讪的,不敢再拦,只好让开。

秦殊走过去,往那个报纸的角落走去。

齐岩和谷横相视一眼,这事绝不能让秦殊发现,不然就麻烦了。齐岩对谷横递了个眼色,谷横顿时明白,刚才用的毛巾还在呢,他悄悄拿出来,平展在手中,悄悄往秦殊身后走去。

秦殊已经来到报纸堆前,正要弯腰,谷横见是个机会,右手猛地去抱秦殊的脖子,左手顺势把毛巾往他口鼻间捂去。

谁知这时,秦殊猛地转身,一个后踢腿,直接踹在谷横的肚子上,把他踹得一声惨呼,倒飞出去。

秦殊觉得这两人奇怪,早就全身戒备,察觉谷横悄悄靠近,所以一脚踢出。

齐岩大惊,转身就要往外跑。

秦殊沉声道:“你最好乖乖站住,不然的话,我就打断你的腿,我说到做到!”

齐岩已经跑到门前,听了这话,想想秦殊的身手,只好浑身发抖地走回来:“大哥,我们错了!”

秦殊没有理他,只看了看地上谷横掉落的毛巾,俯身捡起来,轻轻闻了闻,皱眉道:“是乙醚!你们拿着乙醚,还有面具,要做什么?”

齐岩和谷横支支吾吾的,都不敢说。

秦殊转过身,把那些报纸掀开,就看到了昏迷的霍云,忙试了试鼻息,依然活着,本来心里发紧,这时稍微放松下来,站起身,问道:“是不是他听到了你们要做什么坏事,所以你们把他弄昏了?”

齐岩和谷横低着头。

“说!”秦殊大喝一声。

齐岩和谷横吓得浑身一抖,忙说道:“我们……我们就是要去弄个小妞玩玩!”

“小妞?谁?”

“没有谁!”

秦殊冷哼一声:“你们在夜店认识的女人多的是,根本不用这么找女人,这人肯定是个特别的人,说,你们到底要对付谁?”

齐岩和谷横没想到秦殊一眼就看了出来,不由吃惊,只好说道:“是……是秦经理!”

“秦经理?哪个秦经理?”

“秦……秦浅雪经理!”

“什么?”秦殊好像被重击了一下,真是震惊极了,好半晌才咬牙道,“你们两个竟然敢打她的主意?”

秦浅雪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,想到齐岩和谷横竟然要麻晕她,还是去玩玩,他差点气炸,冲过去,不由分说,对着两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。

齐岩和谷横没想到秦殊会发这么大的火,就算他们做错了事,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啊,一阵惨叫,又不敢反抗,知道反抗也反抗不了,只能受着了。

过了好半晌,秦殊才停了手,依然气怒难平:“只是你们两个要打她的主意,没有别人指使?”他冷静了一些,总觉得齐岩和谷横没那么大的胆子。

齐岩和谷横被打得够呛:“我们……我们……”他们支支吾吾的,不愿说出魏彦风来。

秦殊咬牙:“如果真是你们两个要打她的主意,还动了那么下流的念头,我就打死你们!”他见电脑旁边有个球棒,过去拎了起来,恶狠狠地走回齐岩和谷横身边。

齐岩和谷横吓得脸无人色,慌忙道:“不是我们……不是我们……”

“那是谁?”

“是,是魏总经理!”齐岩和谷横再不敢隐瞒,与其受皮肉之苦,还不如赶紧把魏彦风说出来,反正只是互相利用,不必对他那么忠心的。

秦殊脸色微变:“是魏彦风?”

“对,是他,就是他!”

秦殊咬了咬牙,他一下明白了,肯定是因为自己画在他车上的那个蝴蝶面具,但他只想过魏彦风看到车上画的蝴蝶面具会发怒,没想到会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。

秦浅雪并没把上午的争吵和决裂告诉秦殊。

“详细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?”秦殊脸色铁青。

齐岩忙道:“是,是,魏彦风今天忽然给我们打电话,说要给我们一百万,让我们把他的未婚妻秦经理绑架到他的别墅去。听他话里的意思,好像是有人给他戴了绿帽子,他气不过,要把秦经理弄去,大概要强行占有她!”

“他竟然敢这样!”秦殊气得眼神如冰,低喝一声,一脚踹出,旁边的办公桌哗啦一声,生生散架。

齐岩和谷横的脸色又白了白,不但被秦殊这一脚的威力所震惊,也为秦殊的愤怒所震惊,从没见秦殊如此愤怒,变得如此可怕过,到底怎么了这是?

“继续说!”秦殊吼了一声。

“是,是!”齐岩忙道,“我们本来觉得这事挺严重的,没敢答应,但后来,魏彦风又加了一百万,而且威胁我们,如果我们不干,就把我们开除到大街上要饭去,我们两个在这里好歹算有个工作,每个月能拿些工资,总不能真的去要饭吧,只好答应了!”

秦殊哼了一声:“这两个面具还有乙醚就是做这个的?”

“是啊,秦经理那么娇滴滴的人儿,我们怕伤到她,所以决定用乙醚把她弄昏过去!”齐岩不傻,看出秦殊好像对秦浅雪很关心,这股特别的愤怒似乎就是因为秦浅雪而来,所以没敢说出把秦浅雪弄昏之后,接下来他们还要风流快活的事情。

“那他呢?”秦殊指了指昏迷的霍云。

齐岩忙道:“大哥您刚才猜得不错,他偷听到了我们的计划,迫不得已,只好把他弄昏过去!”

秦殊眯着眼睛:“他还能昏多久?”

齐岩看向谷横。

谷横忙说道:“他吸的不少,估计至少还要昏迷四五个小时吧!”

“你们还有什么隐瞒的吗?”秦殊的眼睛冷冷地扫过他们身上。

齐岩和谷横连忙摇头:“没有了,绝对没有了!”

秦殊冷哼一声,把手中的球棒扔了。

齐岩和谷横看出秦殊的气小了一些,谷横咽口唾沫,小心问道:“大哥,您……您能告诉我们,您为什么这么生气吗?好像……好像这件事和您没有什么……什么关系吧!”

“没有关系?”秦殊冷笑起来,“你们知道那个给魏彦风戴绿帽子的人是谁吗?”

“不知道!”

秦殊指了指自己:“就是我!秦浅雪是我的女人,是我最心爱的女人,谁敢碰她一个手指头,我追到天涯海角也会报仇的!”他说得恶狠狠的,身上流动着一股可怕的凶悍之气。

谷横结结巴巴道:“您不是有小嫂子舒露和卓总监了吗?怎么这个秦经理……”

他们是真的震惊了,有舒露那么漂亮可爱的女朋友,昨晚又看到风情万种的卓红苏,他们已经很惊讶很佩服秦殊了,现在听说HAZ集团的第一美女秦浅雪也是他的女人,更是震惊极了。秦浅雪可是魏彦风的未婚妻,未来HAZ集团的女主人,还没动过就被抢来,这太猛了吧!他们一直在猜那个横刀夺爱的会是谁,万万没想到会是已经有了两个大美女在身边的秦殊,实在有些不敢相信。

秦殊气得又踹了他一脚:“我就只能有两个女人吗?告诉你们,秦浅雪是我心里最重要的女人,幸好你们还没动她,不然的话,我首先不会放过你们两个!”

齐岩和谷横不由打了个寒噤,真的很庆幸没有动手,秦殊在他们心目是个能力很可怕甚至有些神秘的人,他们宁肯得罪魏彦风,也不敢得罪秦殊,忙说道:“大哥,您放心吧,我们绝不会动秦经理的,就算给我们两千万,我们也不会碰她一个手指头,真没想到她也是我们的小嫂子呢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