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答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报答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那种关系?”惠彩依愣了一下。

蓝晴潇低声解释道:“就是他有没有潜规则你?现在剧组里都在传,你现在肯定是他的情人,所以他才那么多次出面维护你,甚至不惜和导演翻脸!”

惠彩依脸上不由红了,连连摇头:“没有!”

“真的没有吗?”蓝晴潇问完,忙附加一句,“我不是要打听你的隐私,只想知道秦经理是不是有那方面的……的……”她不知用什么词表达,半晌才说道,“那方面的嗜好!”

惠彩依连连摇头:“没有!他是个正人君子!”

“可他那晚……”蓝晴潇想到秦殊那晚和自己打情骂俏,哪里是什么正人君子,就他的调情手段,分明是个情场浪子,“他真的没有潜规则你?你告诉我,我不会告诉别人的!”

惠彩依依然摇头:“没有,开始我以为他真的有那个意思,还把他约出来,结果他大发雷霆,差点放弃我,不让我演女主角了!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!”惠彩依很认真地说。

蓝晴潇吃惊,真没想到秦殊会是如此,惠彩依多漂亮啊,温婉纯净,美丽动人,别说送上门,就算她拒绝,也该想办法把她潜规则了,秦殊竟然没做,实在是奇事,一时沉默不语。

惠彩依很好奇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蓝晴潇轻轻摇头,没说什么,好像也没心情吃饭了,怔怔地出神。

“你怎么了?说出来,我或许可以帮到你呢!”惠彩依确实是好心,她本就是个很善良的女孩。

蓝晴潇苦涩地笑了笑:“你肯定帮不到我的!”

“到底是什么事啊?”惠彩依被激起了好奇心。

蓝晴潇也觉惠彩依很善良,刚才还给她面纸,不由幽幽叹了口气:“我现在心里对秦经理又是愧疚,又是感激,总觉得应该报答他,可我实在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,心里想着,如果他喜欢那种事,我可以……可以晚上去……去陪他!”

“啊?”惠彩依手一抖,盒饭差点掉下来。

惠彩依这么大的反应,让蓝晴潇有些窘迫,忙说道:“男人都喜欢那种事的,不可能不喜欢!秦经理这么年轻,那方面的需求肯定比较多!但从那晚和他的接触,他好像真的有些特殊,大概觉得我是残花败柳,已经看不上了吧!可你不应该啊,你看起来这么纯净,好像还是处女的样子,都送上门了,他怎么也会拒绝呢?”

惠彩依脸色绯红,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
蓝晴潇见她神色旖旎,柔情婉转,怔了一下,低声问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他?我是说发自内心的那种!”

惠彩依用筷子轻轻拨着米饭,还是没说话。

蓝晴潇说道:“那天晚上我还见到他的女朋友了,真的很漂亮,风情万种的!”

“你说的是红苏姐吗?”惠彩依终于抬起头来。

蓝晴潇点头:“好像是的!你知道她?”

“是啊,我当然知道!”

“那位姐姐心地也很好!”蓝晴潇说着,“能有那么一个女朋友,所以他才不愿碰别的女人了吧!”

“是啊!”惠彩依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
“既然这样,看来我想报答他也没法报答了!我没钱,也没什么本事,几乎没有任何能帮他的地方!”蓝晴潇没有心情吃饭,把盒饭放在了一边。

她自己也不明白,为什么要这么迫不及待地报答秦殊?以前能够占到男人的便宜,都会沾沾自喜的,毫无心理负担,这次却有些刻骨铭心了!

HAZ集团大厦,秦浅雪才进办公室不久,砰得一声,房门就被踢开,魏彦风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。

他好像喝了很多酒,满身都是酒气,头发乱糟糟的,领带歪歪地挂在脖子上,衬衣也有一半露在腰带外面,裤子上更是沾了许多泥水,好像在哪里跌倒了。

看到他这个样子,秦浅雪吓了一跳,慌忙站起来。

“告诉我,你昨晚去哪里了?”魏彦风走到办公桌前,猛地一拍桌子,大声咆哮起来。

秦浅雪的秘书听到声音,慌忙跑了进来。

“魏总,您这是干什么?”她见魏彦风气势汹汹的,好像要打秦浅雪似的,慌忙拉住他。

魏彦风猛地一甩手,一巴掌就打在那秘书脸上,把那秘书打得摔倒在地,手掌都磨破了。

“你怎么这么粗鲁呢?”秦浅雪慌忙去把那秘书扶起来。

“我今天就粗鲁了!”魏彦风咬着牙,有些蹒跚却恶狠狠地向她扑过来。

那秘书对秦浅雪很忠心,忙护着秦浅雪退到办公桌后面。

魏彦风喝得不少,脚步踉跄,竟然没追上,气得把办公桌上的东西都给扫了下去,电脑显示屏也给扔了出去。

他如此狂躁暴力,秦浅雪和那秘书都吓得脸色苍白。

“贱女人,告诉我,你昨晚到哪里去了?”魏彦风指着秦浅雪,辞严色厉。他昨晚在秦浅雪的家门口等着,一直等到了十一点多,始终不见秦浅雪回来,就下了楼,到楼下等,结果就发现了车窗上用口红画的暧昧的蝴蝶面具,当时差点气懵过去,这个意思很明显,肯定是那个蝴蝶虾把秦浅雪带走了,还故意在他车上留下蝴蝶面具,这简直就是赤~裸裸的挑衅呢,秦浅雪是他认定的女人,却被别的男人横刀夺爱,那种滋味,怎么会好受。他急忙打秦浅雪的手机,但手机竟然关机了,根本打不通。愤怒之下,又找不到发泄之处,只好去喝酒,在酒吧耗了一晚上,早上才出来,然后直奔秦浅雪的办公室,蓄积了一夜的愤怒可想而知。

秦浅雪当然知道魏彦风因为什么才这么疯狂,但她现在只在乎秦殊,根本不在乎魏彦风会不会生气,咬牙道:“魏彦风,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,别在这里发疯,赶紧从我办公室里滚出去!”

“你敢让我滚?”魏彦风恶狠狠地说,“HAZ集团是我的,你敢让我滚!你个臭女人,今天给我说清楚了,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?”

秦浅雪见他越来越嚣张,说话越来越粗鲁,生气之下,反而不害怕了,慢慢推开那秘书,和魏彦风隔着办公桌,怒目相视:“魏彦风,我早就告诉你了,咱们只是订婚,你无权干涉我的自由!”

“你是老子的女人,我怎么无权干涉!马上告诉我,你昨晚干什么去了,和谁在一起?”

秦浅雪冷冷一笑:“我和谁在一起,你还不知道吗?”

“是那个狗屁蝴蝶侠?”魏彦风浑身发抖。

秦浅雪点头:“你既然已经知道,又何必多此一问?”

“他妈的这个蝴蝶侠到底是谁?快告诉我,这个混蛋到底是谁?我要杀了他!”说着,又向秦浅雪扑来。

秦浅雪知道,他在这么疯狂和愤怒的状态下,抓到自己的话,肯定会伤害自己,他是个男人,被他抓住,就没法反抗了,忙绕着办公桌逃开。

魏彦风喝的酒有点多,脚步蹒跚,竟然还是追不上,气得要掀办公桌,却怎么都掀不动。

“我去找你,等在你门前你不见,却和那个混蛋蝴蝶侠厮混,你和他去做什么了?”

这件事真是让他颜面无光,他这个正牌未婚夫等在门口,秦浅雪见都不见,却和蝴蝶侠走了,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。

“做什么?你觉得我们做了什么?”秦浅雪被他连番辱骂,越发生气起来,有心要刺激他。

魏彦风咬牙,双眼通红:“你和他睡了?”

秦浅雪想到昨晚上的事,不由脸红,她气恼魏彦风如此咄咄逼人,于是说道:“对,我们一起睡了,那又怎样?”

听了这话,魏彦风气得差点呕出火来,他等了这么长时间,在秦浅雪身上花费那么多的精力,连嘴都没亲到,她竟然和这个蝴蝶侠睡了,不气疯才怪,咆哮一声,爬上办公桌,要走捷径抓住秦浅雪。

那秘书见了,慌忙抱住魏彦风的双腿,大声道:“经理,你快跑!”

魏彦风醉醺醺的,本来就平衡不好,被这么抱住腿,噗地趴在了办公桌上。

“混蛋!”魏彦风抬起一脚,正踢在那秘书脸上,把那秘书踢倒在地。

秦浅雪本来要跑的,但看到秘书这个样子,怎么还能跑?拿起房里沙发上的靠枕,就向趴在办公桌上的魏彦风打去。

公关部的职员闻声跑来,看到眼前的情景,不由大吃一惊。

一向美丽优雅的秦浅雪竟然拿着靠枕使劲砸着魏彦风的脑袋。这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奇观,太不可想象了,不是亲眼所见,绝对难以相信。

那些男职员都看得愣住,直到魏彦风爬起来,要来打秦浅雪,才纷纷上前,把魏彦风抱住。

“魏总,您冷静一下!别冲动!”

秦浅雪平时对这些员工很好,嘘寒问暖的,这些员工对秦浅雪也很忠心,两个男职员死死抱住魏彦风的胳膊,卡住他的腿,让他动弹不得,分明在拉偏架,秦浅雪气恼魏彦风打了自己的秘书,实在气极了,依然不停地用靠枕打着魏彦风,不过,毕竟是靠枕,软绵绵的,根本打不疼。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