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钩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上钩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大骂一通,才终于冷静下来。他不懂股票,而且和连秋辰闹翻了,也不好再找他咨询,就他自己看来,股票这么跌下去,非变得分文不值不可。如果变得分文不值,那他的损失可就大了,本来是白得卓红苏的股票,而现在,自己还要贴进去一千五百万,连自己的本钱都收不回来,而且,每过一天,他就赔得更多,怎么能不着急!

他此时在家里,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了,只关注着这支股票。

看着股票价格不停往下掉,资产不断缩水,简直备受煎熬,度日如年。

狠狠抓了抓头发,到洗刷间抄着冷水洗洗脸,抬起头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他已经好几天没洗澡了,胡子也没刮,蓬头垢面的,和以前温文尔雅的形象大相径庭,如果别人见了,肯定震惊到吐血。

“我一定不会输得这么惨,一定不会!”顺手拿起洗手液,一下把镜子杂碎,然后摇摇晃晃地下楼,到酒窖里开了瓶红酒,咕嘟嘟灌了半瓶,脑子里依然都是关于股票的事情。

心里思量着,如果这些股票还攥在手里,最后分文不值,那就亏大发了,至少现在还有人买,还值些钱,不管怎么说,现在卖出去是最好的,虽然想想这些股票原来的价值,这么便宜卖出去,就像割肉似的疼。

他也不傻,早就想到了一个问题,为什么就要变得分文不值的股票,这个菱绣集团的肖菱会感兴趣,她感兴趣的话,就证明这些股票还有价值,还有什么价值呢?反正自己不能亏了。

上次被骗了一次,他多了许多谨慎,想了想,拿起家里的电话,给秘书打过去。

“林副总,您怎么还没来公司?总经理非常生气呢!”那秘书说道。

“生气就生气!老子正烦着呢,还管他生气不生气?别管他,我让你办件事!”

“林副总您说!”

“给我查个手机号!”

“好的,林副总,您说!”

林郁悠就把惠彩依打过来的号码告诉了那秘书,然后挂了电话,又咕嘟嘟灌了半瓶酒,有些颓废地坐在地毯上。

过了半天,秘书打回电话。

“林副总,您的手机怎么打不通了?”

“别说废话,告诉我查到了什么?”

那秘书道:“这个手机号是本市的,看后面的号段,应该属于菱绣集团。菱绣集团曾经包了一个范围的号段,专门给公司高层使用,看这个号码,应该是菱绣集团某个高层的号码,而且,号段很靠前,在菱绣集团的地位应该不低!”

听到这里,林郁悠松了口气,已经基本相信了惠彩依的身份。

其实,秦殊那个手机卡确实是菱绣集团的,因为秦家和肖家早有联姻的打算,所以彼此在公司里给秦殊和肖菱都安排了一个职位,是个虚职,但地位很高。秦殊在菱绣集团是常务董事,同样,肖菱在秦岳集团也是常务董事。

“肖菱这个人你知道吗?”林郁悠又问道。

“肖菱?您说的是菱绣集团的大小姐肖菱?”

“对,应该是!”

“哦,她是菱绣集团唯一的继承人,听说冷酷孤傲,却又美得跟仙女似的!”

“真有这个人?”林郁悠再次松了口气。

“当然了!”

“那能不能找到她的照片?”林郁悠这次决定不留下任何隐患,把任何能想到的地方都想到。

“这个,实在抱歉,林副总,这个真找不到,肖菱为人非常低调,基本不在公众场合出现,我能找到的只有她七岁时候表演芭蕾舞获奖的照片!”

“七岁?混账,女大十八变,七岁的照片有个屁用!”

“那我就找不到!”那秘书被林郁悠的火气吓得够呛。

林郁悠咬了咬牙:“你确定真有肖菱这个人?”

“这个可以百分之百确定!”

“好!”林郁悠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,就挂了电话。

至此,林郁悠基本不再怀疑打电话来的就是菱绣集团大小姐,但对于她为什么购买自己的股票,还有些疑虑,没有弄清之前,绝不能轻易出手,毕竟这些股票关系重大,想了想,他决定和肖菱单独见一面。

在公交车站牌附近的车里,惠彩依挂了电话,转头看秦殊。

秦殊咧嘴一笑:“不错,我对你的表现越来越满意了!等着吧,林郁悠的电话还会打来的,估计会约你见面。只要见面,就证明他已经打算出手那些股票了!”

惠彩依点点道:“你满意就好!”

秦殊依然把车停在那里,并没离开的打算。他打开车上音响,舒缓的音乐顿时响起来,两人静静地坐在车里,外面秋风吹起,枯叶飘落,从车窗外面缓缓滑过。

惠彩依轻轻歪头,偷偷看了秦殊一眼,见秦殊正躺在那里,闭着眼睛,似乎沉醉在音乐的旋律中,帅气的脸庞轮廓分明,带着股迷人的英气。

她看得有些痴,轻轻侧身,面对着秦殊,也缓缓闭上了眼睛,想象自己正被秦殊温柔地抱在怀里,甜蜜而温馨。

车里更加安静,只有音乐在流淌。

过了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惠彩依的手机忽然响了,打破了这温馨的宁静。

惠彩依看了看号码,是个固定电话,秦殊扫了一眼,说道:“是从红苏姐的别墅打来的,肯定是林郁悠!”

“那我接了?”

秦殊点头:“记住,你是肖菱!”

惠彩依“嗯”了一声,神色改变,又变得冷艳起来,接了电话,却没说话。

那边响起林郁悠的笑声:“是肖小姐吗?”称呼变了,语气也更加客气。

秦殊听了,嘴角淡淡一笑。

惠彩依则冷冷道:“林副总?有话就说,我忙得很!”

林郁悠干咳一声:“我好好想了想,觉得肖小姐实在是个最好的合作伙伴,我决定把股票卖给你了,不过,这个交易重大,咱们是不是可以面谈一下?”

惠彩依哼了一声:“几百万的生意,也算是大交易?”

“总之,咱们出来谈谈吧,还有许多问题要请教您呢!”

“我没有收学生的打算!”

林郁悠被憋得够呛,差点怒吼出来,不过还是忍住怒火:“咱们面谈一下,价格方面,我肯定会做些让步的!”

“好吧,我看看日程!”惠彩依把手机拿开,用手捂上,吐了口气,转头向秦殊看来。

秦殊低声道:“告诉他,明天中午,他只有半小时的时间,谈不妥就一拍两散!”

惠彩依点头,把手机拿回来,说道:“明天中午吧,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!如果半个小时之内谈不妥,这个交易以后不用谈了!”

听着惠彩依盛气凌人的口吻,林郁悠差点没把肺气炸,但现在确实只有肖菱一个买家,他怕股票变得分文不值,只能忍气吞声了,忙问道:“好,你说哪里?”

惠彩依又转头看秦殊,秦殊在自己手机上已经打出一个地方,惠彩依照着说道:“蓝枫海岸西餐厅,十二点半,到时我会带着律师!”

“好,我一定准时到!”

惠彩依哼了一声:“你最好准时到,我下午一点要去机场!”说完,挂了电话。

又被挂了电话,秦殊气得咬牙切齿,差点又把家里的电话摔了。

思量一番,本来也准备带着律师,但这个交易实在丢人,想想也就算了。

在那边,惠彩依挂了电话,长吐一口气,转头看着秦殊:“为什么要规定半小时啊,万一谈不拢,以后真的不谈了吗?”

秦殊笑了笑:“限定时间,是给他压迫感!说以后不谈了,是堵住他的退路!他现在是被动的一方,给他施加的压力越大,越容易让他方寸大乱,他方寸大乱的话,咱们才能得到最大的好处!”

惠彩依也不知明没明白,只点了点头。

“走吧!”秦殊启动汽车。

“回家吗?”

“不,先带你去蓝枫海岸西餐厅,你既然选择那个地点,证明经常去,那就必须熟悉那里,如果连洗手间在哪里都不知道,岂不就露出马脚了!”

“只去哪里看看吗?”

秦殊苦笑:“我没那么小气,晚饭在那吃!”

“太好了!”惠彩依高兴起来。

“怎么了?”秦殊被吓了一跳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,就是和你单独吃饭,所以……所以很高兴!”

秦殊一笑:“今天可不是咱们单独吃饭!”

“还有谁?”

“还有你的经纪人,小蔡,这丫头处事圆滑,应变很强,就要她扮演你的律师,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帮帮你,所以也要带她去熟悉熟悉那里!”

惠彩依咬了一下嘴唇,神色略微有些黯然。

秦殊看到了,笑了笑:“如果明天的交易谈妥,我会单独请你的,咱们吃个浪漫的烛光晚餐!”

“真的吗?”惠彩依大喜过望,这简直就是她梦寐以求的,只有她和秦殊两个人,吃着烛光晚餐。

“当然是真的,所以,用点心,把这件事做好!”

“我一定会做好的!”惠彩依立刻变得干劲十足,明亮的双眸因为激动而变得亮晶晶的,分外迷人。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