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来太早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回来太早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秦殊心头震动,这个让自己迷恋的柔润香甜的小嘴一下送上门来,难以控制地又被吸引到,有些沉迷,情不自禁地叼住,亲了上去。

惠彩依又羞又急,还要起身,却被秦殊搂住了纤腰,她又不忍推开秦殊,只好由他亲着。

惠彩依想要反抗一下的。她觉得自己应该反抗一下,毕竟是个女孩子,被个男人这么欺负,一点都不反抗,显得太不知羞了!但此时她根本提不起丝毫力气,又一心爱慕着秦殊,不忍扫了他的兴致,心想,罢了,不管他会怎么看自己,就这样吧,反正自己心甘情愿地接受他的轻薄和欺负。

就在这时,房门忽然响了,舒露和云紫茗碰巧下班回来。

才刚进门,就看到惠彩依趴在秦殊身上,两人热烈地吻着,惠彩依的裙子被撩起大半,露出纤细圆润的白皙玉腿。

听到门响,惠彩依大吃一惊,酥软的身体因为惊吓一下恢复了力气,慌不迭地从秦殊身上起来,只是太过慌乱,头发依然有些凌乱。

秦殊也觉尴尬,咳嗽一声,干笑道:“舒露,紫茗,你们下班了?”

舒露眨了眨眼睛,忙道:“我和紫茗放下东西,马上就出去的!”

云紫茗也反应过来,附和道:“是啊,我和舒露姐还有点事没办呢!”

“对,咱们快去吧,至少一个小时之后才能再回来呢!”

两人女孩唱起了双簧,就要再出去。

秦殊苦笑不已:“别装了,都回来吧!”

舒露和云紫茗听了,犹豫一下,只好走回来,勉强笑着:“我们真不是故意要回来这么早的!”

秦殊挠了挠头:“其实吧,事情不像你们看到的那样,我和惠彩依是在聊些正经的事情!”

“嗯,是,我们看到了,确实是在聊正经的事情!”两个女孩齐声说着。

秦殊忽然觉得很滑稽,觉得自己的话很滑稽,嘴都对在一起,都舌吻了,裙子都快掀起来了,还聊正经的事情呢,这个事情真够正经的!同时也觉两个女孩的回答很滑稽,她们肯定看得很清楚,还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此时,惠彩依站在一边,显得手足无措,忙替秦殊强调:“我们真的在聊很正经的事情!”

他们在做这件事情之前,确实在聊很正经的事情,而且,两人的接吻纯属意外,却实在不好解释。

两个女孩见惠彩依窘迫的样子,忙说道:“确实是很正经的事情,你们不要不好意思!”

她们相视一眼,嬉笑着跑进自己的房里去了。

剩下的秦殊和惠彩依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更加尴尬。

秦殊咳嗽一声:“那个,我自己去拿啤酒,今天真够疯狂的!”

站起身来,去拿啤酒。

没想到,刚才一番揉搓,腰间的浴巾松了很多,这一起身,浴巾整个滑落下去,顿时,高高竖立的东西一下完全暴露在惠彩依面前。

惠彩依虽然见过一次,但再见这个,还是被吓到了,娇羞不胜,慌忙捂上了眼睛。

秦殊也是一惊,忙把浴巾重新围上,干咳一声:“它真够调皮的,你别介意,和你开玩笑呢!”脸上尴尬不已,从依然捂着眼睛的惠彩依身边走过去,去冰箱里拿酒。

回过头来,发现惠彩依已经跑回房里去了。

秦殊喃喃道:“这可真是一个疯狂的下午啊!”

提着啤酒,也回卓红苏的房里去了。

过了一会,听到有人在外面做饭,秦殊也没出去,只找个大裤衩穿上,喝着啤酒,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景色。

半个多小时之后,传来敲门声。

“谁啊?”秦殊随口问着。

门开了,是惠彩依,脸上依然红红的,对他道:“吃……吃饭了!”

“哦,知道了!”秦殊把酒瓶随手放在窗台上,走了出去。

惠彩依站在门口,却没离开,等秦殊出去,才走进来,把扔在地上的浴巾捡起来,又把窗台上的空酒瓶拿着。浴巾放到了洗衣盆里,空酒瓶则放到了储物间。

饭是惠彩依做的,吃饭的时候,饭桌上略微有些尴尬,四个人都没说话,吃完之后,各忙各的。

秦殊回了卓红苏的房间。舒露和云紫茗也回她们的房间去了,她们急着研究那个期权交易的机会,因为秦殊说,一定要在后天之前把一千二百三十五万变成一千五百万,这实在是个很艰巨的任务。

惠彩依则收拾了桌子,收拾完之后,去把秦殊的浴巾洗了。

去洗刷间的时候,见有秦殊换下的衣服,脸上微红,也忙拿去洗了。

第二天,秦殊送舒露和云紫茗去上班,惠彩依则自己打车去了剧组。

一天拍完,惠彩依的表现堪称完美,再没出现任何纰漏,就算多加了场次,还是在下午五点之前拍完,拍戏进展很顺利。

五点的时候,片场收工。

惠彩依悄悄给秦殊发来短信:“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?”

“老地方等我!”秦殊给她回了短信。

惠彩依收到短信,高兴地收拾东西,忙去了公交车站牌那里。

这次,她没等太久,很快秦殊就开着车过去。

惠彩依正忐忑不安的,生怕有人再抢她的包,看到秦殊的车来,忙过去上了车。

因为昨天下午的事情,她还是有些尴尬,上了车之后,实在不知说什么。

秦殊并没立刻就开走,而是把车停在了路边,正拿着手机查看股票行情,沉默不语。

惠彩依本来就没话,也没敢打扰他,呆在一边很安静,轻轻玩着衣角。

秦殊看了一会,忽然抬起头,他好像已经忘了昨天的事,没有丝毫尴尬,从钱包里把昨天那张手机卡拿出来,递给惠彩依:“换上,林郁悠应该要打电话来了!”

惠彩依奇怪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秦殊淡淡一笑:“很简单,我刚看了股市收盘的情况,珑香纸业的股价又跌了很多,估计林郁悠的股票总价已经跌破一千万了。人心里都有一个心理底线,突破这条线,就会对心理产生极大影响,我估计林郁悠的心理底线就是一千万,因为人总是倾向于取整数。他看到自己的股票跌破一千万,肯定进入极度的恐慌,现在对他来说,这股票就像烫手山芋似的,急着丢出去,你是他唯一的潜在买家,他自然要给你打电话!”

惠彩依半信半疑,点了点头,把手机卡换上。

才换上,过了不到十分钟,电话就来了。

惠彩依一脸惊讶地看着秦殊,惊讶中带着佩服,秦殊的推测简直太准了。

“记住,从现在开始,你是菱绣集团大小姐,肖菱!”

惠彩依点点头,已经有些驾轻就熟,神色变得冰冷起来,接了电话。

“肖小姐,你怎么才接电话?”林郁悠的声音显得焦灼之极。

“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吧,有话就说!”惠彩依冷冷说着。

林郁悠似乎有些尴尬,但确实有求于人,所以声音反而变得很客气:“肖小姐,我决定把股票卖给您了!”

惠彩依冷笑:“难道还有别人买你的股票?你还有别的选择?你就我这么一个买家吧!”

林郁悠在那边有些尴尬地笑了笑:“肖小姐,价格方面嘛,咱们可不可以再谈谈?您看,一千万可以吗?”

惠彩依开着免提呢,两人的对话秦殊在旁边听得很清楚。

说到价格,惠彩依看了看秦殊。秦殊对她伸出了三根手指头。

“一千万?你可真会想!三百万!”惠彩依的声音近乎冷酷,不带丝毫感情。

“什么?昨天你还出五百万的!”林郁悠听起来震惊极了。

惠彩依冷笑:“那是昨天的价格,这是今天的价格,明天的价格还会不一样的!”

“你……你这不是落井下石吗?”林郁悠的情绪出现了巨大的波动,语气也跟着变得生硬起来。

“你说对了,愿意卖就卖,明天的话,说不定我已经买了其他人的股票,就不需要你的了!你自己当宝贝似的揣着吧!”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那一边,林郁悠依然在“喂喂”地喊个不停,发觉对方挂掉了电话,气得把手机一下摔得粉碎:“混蛋,落井下石的臭娘们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