稀里糊涂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稀里糊涂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怎么会?有什么事情,随时给我打电话!”惠彩依说着。

在学校的时候,多亏黎漪荷照顾她,让她免受了许多的嘲笑和欺负,现在就要分开了,心里难免有些伤感。

黎漪荷也是,和惠彩依感情很好,亲如姐妹一般,惠彩依这么一走,以后再见就不容易了,眼睛里甚至有泪花在滚动。

“别伤心了,周末咱们还可以在一起的!”惠彩依安慰道。

黎漪荷揉了揉白腻的瑶鼻:“谁伤心了?你又不是我男人,分开了我还要哭着十里相送啊!”

惠彩依笑了笑,两人又说了几句话,她才转身离开。

到了外面,坐进车里,先偷偷观察了一下秦殊的脸色,似乎并没什么不悦,忙问:“我没耽误时间吧?”

“还好,咱们走吧!”

秦殊开车,回到清夏公寓。

到清夏公寓的时候,他又把惠彩依的书搬上去,累得气喘如牛的,一屁股坐到沙发上。

惠彩依很是过意不去,早倒好了水,忙递给他。

秦殊瞥了一眼:“给我拿瓶啤酒!”

“喝酒?”

“怎么?不行吗?”

惠彩依忙点头:“当然可以,我……我这就给你拿!”

忙到冰箱里拿了瓶啤酒给他,此时,整个公寓里就他们两个人。

惠彩依看了看房门,轻轻走过去,从里面锁上了。

秦殊歪头看了一眼:“你做什么?”

“我怕舒露、紫茗或者红苏姐忽然回来,看到咱们做那个事情!”惠彩依显得紧张之极。

秦殊苦笑:“她们看到又怎么了?又不是外人!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多不好意思啊!”惠彩依满脸通红。

“不好意思?”秦殊愣了半天,“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你的心思也太纯净了吧,这也不是干什么坏事!把门锁打开,你这样弄得跟咱们在里面做什么亏心事似的!”

惠彩依咬了咬嘴唇,只好又把门锁打开,不过心中平添了几分害怕和担心,如果关键的时候舒露和云紫茗回来看到,那多尴尬啊,一时很有些忐忑不安的。

抬头见秦殊的啤酒喝光,忙说道:“还要不要再来一瓶?”她慌忙走到了冰箱前面。

“再来一瓶?喝那么多做什么?一瓶就够了,让自己兴奋起来就行,喝多不就醉了,那件事还做个屁啊!”

惠彩依低下头去,默然无语。

“好了,一身臭汗,我去洗澡了!”秦殊起身去洗澡。

惠彩依咬着嘴唇,低低地答应一声,纤手微微有些发抖,心里更是跳个不停。想了想,回到自己房里,把床铺又整理一下,被子铺在一旁。

坐在床上,正坐立不安的时候,秦殊的声音在客厅响起:“惠彩依,你跑哪去了?”

惠彩依听了,慌忙跑出去。

秦殊已经洗完澡,就在客厅里,腰里围着浴巾,头发湿漉漉的,帅气的脸庞棱角分明,身材高大英挺,不过,身上的肌肉并没显露出来,但惠彩依知道,那些肌肉必要的时候就会露出来的,医院的那次,旅馆的那次,还有昨天晚上,他的肌肉都显露出来过。

“过来,别耽误时间了,咱们开始吧!”秦殊坐到了沙发上。

惠彩依一阵结巴:“在……在这里吗?”

“不在这里在哪里?”

“我……我已经铺好了床!”惠彩依脸红如火。

“铺床?用得着那么复杂吗?这里就行!过来!”秦殊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。

惠彩依更加紧张,嗫嚅道:“我……我要不要先洗个澡?”

秦殊很无语:“我出了一身臭汗才洗澡,你也没搬什么东西,洗什么澡,快过来!时间紧迫,等你洗完澡,天都黑了!”

“那……那好吧!”惠彩依低着头,缓缓来到沙发前,挨着秦殊坐下,全身都微微抖动起来,不但紧张,而且害怕,经过昨天晚上,心底有了种莫名的恐惧。

秦殊没有发现,随手捏个葡萄放进嘴里,问她:“你该知道咱们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吧?”

惠彩依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那你先学一下她的表情给我看看!”

“什么……什么表情?”惠彩依声音发抖。

“怎么?这么快就忘了?昨天晚上……”

听到“昨天晚上”这四个字,惠彩依心底猛震,难道昨天晚上自己躲在帘子后面被他发现了?他难道是让自己学云紫茗幸福沉醉的表情吗?

“你不会真忘了吧?”秦殊皱眉看着她。

惠彩依羞得不行,使劲咬着嘴唇:“我……我好像学不上来!”她努力了,想学云紫茗那种神情,但真的有些学不上来,虽然她有很深的表演功底,但那种表情是从内而外自然表现出来的,她现在又是羞涩,又是紧张,怎么可能学得上来?

秦殊有些恼怒:“才一天功夫,你就忘了?”

他真的有些生气,张嘴把葡萄皮吐出老远。

见他生气,惠彩依越发紧张: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真的学不出来!”说着,已经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心里甚至暗自责怪秦殊变~态,竟然让自己学云紫茗的那种表情。

“你怎么就学不出来了?昨天晚上不是做得很好吗?已经找到感觉,今天拍戏又给忘了?”秦殊脸色很不好。

“我做得很好?”惠彩依愣了愣,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。

“对啊,我昨晚让你找肖菱的感觉,你不是找到了吗?那种神态惟妙惟肖,怎么说忘就忘了呢?”

惠彩依心里咯噔一下,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误会秦殊的意思了,顿时有些慌乱:“你是要我学肖菱的表情?”

“废话!你以为是什么?”

“那你今天下午要和我做的事情……”

秦殊很无语:“你到现在还没弄清楚吗?我是要对你进行培训,给你讲解一下欺骗林郁悠的细节,让你不容易露馅,这是个大事,我很认真的,专门抽出一下午的时间,你怎么看起来稀里糊涂的?”

惠彩依的脸庞红得不能再红了,这才终于明白过来,原来自己彻底误会了秦殊的意思,而且误会到了那个方面,羞得一下把头埋进靠垫里。

“怎么回事?疯疯癫癫的!”秦殊皱了皱眉头。

惠彩依支吾道:“对不起,我去洗个脸!”

匆匆忙忙跑进了洗刷间。

秦殊看着她的背影,依然很不解:“这丫头古里古怪的,到底怎么了?”

惠彩依跑进洗刷间,连忙用冷水洗洗脸,抬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羞红的美丽脸颊,啐道:“真是不知羞!如果让他知道你刚才是怎么误会了他的意思,以后真再没脸见他了!”

说完,依然觉得脸颊发烫,慌忙又洗洗。

她好久没出来,要在洗刷间里彻底冷静一下。

外面的秦殊正等着有些无聊,这个时候,电话响了,是卓红苏打来的。

忙接了电话。

“秦殊,你还好吗?”卓红苏在那边关心地问。

“我很好!”秦殊说道,“倒是你,跑到那么偏远的山区去,肯定很辛苦吧!”

卓红苏笑了笑:“确实有点累,不过这里真的好美,都说山水养人,恐怕就是这里的山水才养出了惠彩依那样纯净的小美女呢!”

秦殊苦笑一声:“是吗?不过这个小美女今天古里古怪的,让人摸不着头脑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!”

卓红苏咯咯一笑:“怀池柳可是跟我告状了,说你和惠彩依私下里接过吻呢!”

“我靠,这他都能看出来,这家伙很不简单嘛!”秦殊很是吃惊,心里很是疑惑,怀池柳怎么看出他和惠彩依私下里接过吻的?

“你真是废话,他是成名多年的导演,察言观色、捕捉细微表情方面是相当厉害的,肯定是你们露出了什么表情,让他看出来了!”

“看来他真是盯上我了!他说是你大哥,要替你盯着我呢!”

卓红苏扑哧笑了:“他倒是真的关心我!”

秦殊咳嗽一声:“那你是怎么回答他的?”

“我没怎么回答,就让他导好这部电影!至于你和惠彩依是接吻还是上~床,我才懒得管呢,而且,我感觉你们早晚会到上~床那一步的!”

“不是吧!你应该阻止我才对!”秦殊嘻嘻笑着。

“这方面的事情,我绝不会管你,你自己看着办就是!我这次给你打电话,是想告诉你这里的情况。”

“哦,你说,那个学校怎么样了?”秦殊也严肃下来。

“这个小学确实够破的,学校盖了有三十年了,年久失修,就算修,也都是小修小补,无济于事。我亲自去看了看,那么多的孩子在里面读书,真的很让人悬心,这里风又大,昨天还下了场暴雨,有堵墙倒了一半!”

秦殊听了,忙问道:“你见到彩依的妹妹了吗?”

“见到了,很可爱的小女孩,长大了肯定也是个大美女!”

秦殊叹了口气:“看来她说的都是真的!她低价签约咱们公司,我欠她的情,这个学校一定要给她盖起来!”

卓红苏点头:“我找了这里的村长和工匠,计算了一下,重新盖个学校的话,大概需要一百二十万,这里的人工费便宜,石材可以就近在山上开采,最贵的反倒是你说的那些配套设施,大概要五十万吧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