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醉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大醉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好像……好像要先脱衣服!”秋洛的声音有些抖,猛地转身,说道,“我帮你脱衣服吧。”

青絮穿着淡黄色T恤,纤长的牛仔裤,扣着个粉色编织腰带,秋洛就去解那个编制腰带。

青絮脸红,却没阻止,微微闭上了眼睛。

可是等了半晌,却感觉秋洛依然在那里努力地解着。

已经过去三分多钟了,这么半天还没解开,秋洛有些冒汗:“青絮,你这是最新发明的腰带系法吧,好复杂,我解别的女生腰带,一秒钟的时间都不用,你的怎么解不开呢?”

青絮睁开眼睛,羞涩地白了他一眼:“笨蛋,这编织腰带就是装饰用的,根本不用解,轻轻一拉就开了!”说着,抬手轻轻一拉,就把编织腰带扯开了。

“呵呵,呵呵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!”秋洛很尴尬地挠挠头,“是我想复杂了,我怎么能想到你这腰带不是真的腰带呢?竟然只是装饰用的,你们女生的花样就是多,哪像我们男生的腰带,既有真正用途,又轻松易解,你看我,我的腰带轻松就能解开!”

他为了证明自己不笨,就去解自己的腰带,但是紧张之下,结果连自己的腰带也解不开了,怎么都解不开,不由憋得脸上通红。

青絮本来很羞涩的,但是看秋洛窘迫的模样,却再也忍不住,噗嗤笑了出来。

秋洛又解了半天,还是解不开,忙胡乱说道:“我忘了,其实不是先脱衣服,是一边脱着衣服,一边亲嘴呢!”

青絮羞道:“要一次做那么多事情吗?哪忙得过来啊!”

“是……是啊,显得比较迫不及待嘛,就是进门就亲嘴,然后我脱你的衣服,你脱的衣服,一般情况下,十秒钟就要把对方的衣服都脱干净的!”

“十秒钟?怎么可能?”青絮摇头,“我脱自己的衣服,十秒钟都不够,别说脱你的了!”

“要不……为了达到那种效果,咱们先练习一下?等练习好了,再一边亲嘴,一边脱衣服?”

“好……好啊!”

两人站起来,在床前面对面站着。

“好,开始!”秋洛喊了一声,就去掀青絮的T恤。

没想到青絮噗地笑了出来:“你在呵痒痒吗?痒死了!”她笑个不停,爬到床上,向里边逃去。

秋洛道:“你这么说,我偏要呵你痒痒了!”也爬到床上,追过去,两人在床上一阵嬉闹,最后,青絮被秋洛压在了身下。

秋洛认真看着青絮红晕娇艳的脸庞,看得呆住了似的:“青絮,你真的好美!”

青絮也不再挣扎,脉脉含情地看着他:“那……那你爱我吗?”

“不是说过了,我很爱你,很爱你!”

“我也是!”

两人四目相对,柔情似水。

慢慢地,仿佛被情丝缠绕,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秋洛低下头,慢慢向青絮嫣红的樱唇亲去。

青絮这个时候,应该含情默默地等待着秋洛的嘴唇。

一切都很完美,眼看这场可以没有NG地完美通过,怀池柳甚至已经裂开了嘴,只等他们亲完,就送上发自肺腑的赞美。他导了这么多年戏,还没有一个场是可以完全无NG通过的,这太难得了,而且演戏的是两个新人,就不但难得,而且不可思议了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惠彩依忽然想到了秦殊昨晚和云紫茗的模样,想到了秦殊的凶猛,不自觉地,心里突然很害怕,一下闭上了眼睛。

“cut!”怀池柳愤怒地跳起来,“惠彩依,眼看这场戏就要完美通过,你为什么要闭上眼睛?青絮和秋洛是真心相爱的两个人,而且在刚才的情景下,青絮的心中都是柔情蜜意,忘了紧张,忘了羞涩,只想接受男朋友深情的一吻,可你为什么会闭上眼睛,露出害怕的神色?好像青絮受到强迫似的,完全出戏了,你知不知道?”

惠彩依刚才也不知怎么了,突然就不可控制地想起昨晚的情景,而且两人这个姿势也给她一种错觉,好像秦殊接下来会要了她似的,秦殊做那个的时候那么凶猛,她怎么能不害怕?

“对不起,导演!”惠彩依满脸歉疚。

“行了,本来以为这场可以无NG通过,创造个记录呢,现在是不可能了,你赶紧调整情绪,咱们重新来一遍!”

“是的,导演!”惠彩依忙答应了,又偷偷看了秦殊一下。

秦殊正笑眯眯的,好像能看透她心中所想似的,惠彩依不由更加脸红,心跳如鼓。

第二遍很快开始,依然从两人的深情相望开始,然后是情感的酝酿,然后是接吻。

前面依然很顺利。

惠彩依毕竟是专业出身,努力排除那个杂念,这次控制地很好,进入青絮的感觉,等着秋洛吻过来。

秦殊也拍出了感觉,很快进入角色,就是秋洛的感觉,向青絮吻去。

终于,两个人的嘴唇碰到了一起。

接下来,就是深情而甜蜜的一吻,深情中带着生涩。

秦殊是想表现那种生涩的,但是亲到惠彩依的嘴唇,就有些控制不住,惠彩依的嘴唇香软、甘甜、柔润,好像是个诱~惑的深渊。秦殊的嘴唇碰上去,就有些失控,开始还凑合,深情缓慢,到了后面,就开始出戏了,变成了他自己,变成了秦殊,有些贪婪而霸道地把舌头探入惠彩依口中,野蛮地索取着,越来越疯狂。

惠彩依也感觉到秦殊出戏了,这哪里是青涩的初吻啊,分明是情~欲的热吻,贪婪、疯狂,但她没有拒绝,虽然紧张而羞涩,却顺从着秦殊的霸道。

“cut!”怀池柳看不下去了,“秦殊,你是要强~奸她吗?吻得那么疯狂!一个青涩深情的初吻被你变成了火辣轻佻的舌吻,你是故意要占她便宜是吧?告诉你,在拍戏的时候故意占女士便宜,是很不道德的!”

秦殊也觉得自己刚才在惠彩依嘴唇的甜蜜下有些失控,不过还在狡辩:“我有吗?导演,别夸大了好不好?”

“夸大?我可没有,我在监视器里看得很清楚,你的舌头都钻人家嘴里去了,还把惠彩依的舌头至少缠了三圈!”

见秦殊被责备,惠彩依忙道:“没关系的!”

刚说出口,就发觉这句话又说错了,没关系的意思不就是,她知道秦殊已经出戏,故意占她便宜,她还接受吗?

想到这,慌忙改口:“他没有!”

怀池柳哼了一声:“有没有的,我还没看到吗?好了,我不想纠缠这个问题了,你们两个赶紧调整情绪,争取下次一定通过!”

他从刚才那一吻,已经断定秦殊和惠彩依至少已经接过吻了,从秦殊的霸道和咄咄逼人,到惠彩依的温婉顺从,这绝不是第一次,如果是第一次,惠彩依肯定会表现出惊讶,但她没有,只有紧张,却没有惊讶,这只能说明,她被秦殊这么吻过,潜意识里有这个准备,有这个感觉,所以才会很自然地接受秦殊的索取。

秦殊啊,秦殊,你果然对苏苏没那么忠心,怀池柳暗自道,看来是应该提醒一下苏苏了。

秦殊和惠彩依还坐在床上。

惠彩依忽然低声道:“你刚才……刚才怎么那样亲我?”

“我说是你的嘴唇迷住了我,行吗?”秦殊被怀池柳臭骂,依然一脸不爽的样子。

惠彩依神色含羞,却又有些欣喜,看来自己对秦殊还是有吸引力的,不过,她没再说话,轻轻低下头去。

第三遍开始。

这次,两人都吸取了教训,提前控制自己,亲到的时候,深情、温柔、缓慢,没有贪恋,没有疯狂,只有柔情蜜意,亲着的时候,秋洛和青絮开始在床上翻滚,然后镜头上移,落到了窗台上,有风吹进来,周围一下安静下来。

怀池柳大喜:“好,非常好,这场通过!”

接下来,就要更换下个场景了。

这个场景,虽然NG两次,但因为秦殊和惠彩依前面的表演完美绝伦,所以加起来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,已经算是很短的了。

虽然时间很短,但至少对三个人产生了影响。

首先是怀池柳,他已经肯定,秦殊和惠彩依私底下曾经接过吻,而且是那种疯狂的吻,虽然不知吻过几次,但肯定吻过。他的猜测确实是正确的,在医院的时候,秦殊曾经吻过惠彩依。

然后是惠彩依,她本来被秦殊的冷漠弄得伤心憔悴,但忽然发现自己的嘴唇会让秦殊情不自禁,心里又欣喜起来。

最后是秦殊,秦殊莫名其妙地发现,他竟然有些迷恋上了惠彩依香甜的嘴唇,戏都拍完了,还忍不住舔舔嘴,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至于其他的人,看到秦殊压着那么漂亮的惠彩依亲了两次,都亲得很过瘾,至少在男人看来,那是相当嫉妒的。

接下来的几场,没有什么特别的,就是两人相识的过程。

秦殊很聪明,拿捏地不错,又是和高手惠彩依配合,结果,一天的拍摄任务,只用半天就完成了。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