瓷泥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瓷泥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骗人?”惠彩依吃了一惊,她禀性善良,在她的道德观念中,骗人是很严重的事情。

“对!”秦殊对她招了招手:“你坐在对面太远了,坐到我这边来!我详细和你说!”

他们坐的是小沙发,并不大,两人要坐一起的话,肯定会挨得很近很近。惠彩依脸上又浮起一抹羞涩,不过还是顺从地走过去,轻轻挨着秦殊坐了。

秦殊道:“我要你扮演的这个人不是戏里的人物,而是现实中存在的,她是菱绣集团的大小姐肖菱,至于要骗的这个人,则是我们HAZ集团的副总林郁悠!”

惠彩依紧紧挨着秦殊,几乎能感觉到秦殊身上的温度,秦殊说话的时候,那股带着淡淡烟草味的气息就在鼻端,仿佛能顺着喉咙钻到她的心里去,让她的心里好像揣了只小兔子似的,砰砰乱跳,低声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扮演这个肖菱去骗你们公司的副总呢?不骗他不行吗?”

秦殊一笑,看着她纯净温婉的眼眸,叹了口气:“真是傻话,现实的世界根本不像你想得那么纯净,而是充满了尔虞我诈,欺骗不过是其中最普通的手段罢了!怎么?你对我的人品很鄙视?”

“不,不是!”惠彩依忙摇头,柔软的发丝轻轻扫过秦殊的脸庞,带着淡淡的清新香气,“可以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骗他吗?要骗他什么?”

“这里面有段很深的恩怨,你想知道?”秦殊轻啜了口酒。

惠彩依忙道:“你要是不愿说,那就算了!”

秦殊笑了笑:“既然我让你去做这件事,确实有必要把这段恩怨告诉你,告诉你之后,你愿不愿意做,那就全看你的选择了!”

他于是就把和林郁悠的这段恩怨都和惠彩依说了,甚至和卓红苏在南风市偷~情的事情也说了,当然,没有具体描述在床上的情景。

尽管如此,惠彩依已经面红耳赤,同时也觉惊心动魄。

秦殊说完,撇嘴道:“这家伙如此卑鄙无耻,你说我是不是该为红苏姐出气,把她失去的东西都给夺回来?”

惠彩依微微点头:“红苏姐那么好的人,被弄得一无所有,确实很可气,那人还是她丈夫,怎么这么坏呢?”她显得有些同仇敌忾。

见她这样,秦殊笑了笑:“我就是要让你扮作肖菱,去和林郁悠谈判,把他手里属于红苏姐的股票、豪宅、跑车,都廉价买回来,你做不做?”

惠彩依看着秦殊:“只要是为你,我什么都愿做!”

“什么都愿做?”秦殊淡淡一笑,“这话从你这么纯净善良的女孩口中说出来真不容易啊,让你杀人放火你也愿意?”

惠彩依愣了一下,竟然又点点头。

看她点头,秦殊却心底剧震,一时有些发愣。

惠彩依善良、柔弱、纯净,她的心里几乎没有任何邪恶,能为自己去骗人已经很不容易了,连杀人放火都答应,虽然只是口头上说的,但已经足够让秦殊震惊的了。秦殊自己都有些糊涂,到底自己身上有什么能让惠彩依为自己做根本不符合她价值观,甚至背道而驰的事情,真是不可思议。

“你怎么了?”见秦殊发愣,惠彩依忙说道,“我是真的愿意!”

秦殊终于苦笑起来:“惠彩依,我没这么大的魅力让你做这么多吧!”

“反正……”惠彩依嗫嚅道,“反正我愿意!”

秦殊的心绪久久没法平静,忙咳嗽一声:“咱们还是说正事!林郁悠手中的股票很多,最高的时候,总价甚至达到了一亿,但现在被套牢,股价还在跌,过几天的话,估计总价会跌破一千万。那个时候,他肯定很恐慌,你扮演肖菱,就在那时出现,去吓唬吓唬他,一千五百万把他的别墅、跑车和股票全部买来,他当时借了一千万买股票,应该被催着还钱了,正需要这笔钱呢!”

“可我为什么要扮演这个肖菱呢?别人不行吗?”

秦殊一笑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肖菱是现实存在的,是菱绣集团的大小姐,林郁悠肯定知道菱绣集团,不容易产生疑心,同时,因为菱绣集团是实力很强的公司,你如果是菱绣集团大小姐的话,随手拿出一千五百万,才显得可信,当然还有其他原因,到时我会告诉你,唯一记住的一点就是,千万不能让他看破你的真实身份,更不能让他知道你和我关系,不然的话,他是无论如何不会出让股票的!”

“那……你有一千五百万吗?”一千五百万在惠彩依看来,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了。

秦殊一笑:“本来没有,但加上你片酬那五百万,就有了!”

惠彩依吃了一惊:“你让我提高片酬,而且提前支付,就是为了这个?”

秦殊点头:“对,不然的话,实在凑不够一千五百万,那个豪宅的话,至少价值一千多万,那辆跑车买的时候应该是五百万,折价之后也要二百万吧,最主要还是那些股票,珑香纸业的股票虽然有这么大的震荡,但公司底蕴深厚,依然运转正常,业务也很稳定,绝不会垮掉,只要公司不垮,这个股票经过恐慌性抛售之后,市场冷静下来,股价会慢慢恢复的,虽然不可能回到原来的高位,但那些股票总价回到五千万左右还是可以的,如果我能以两百来万的价格买到的话,岂不是赚大了!”

说完之后,见惠彩依满脸迷茫,知道她肯定听不懂股票升降之类的,苦笑一下:“总之,你扮演好肖菱就行了,肖菱这小魔女雷厉风行,冷艳强势,是最适合施压的性格,你只要把她演得惟妙惟肖,绝对可以搞定林郁悠那个笨蛋,那笨蛋对股票也是门外汉,你只要告诉他,珑香纸业股价接连下挫,公司不久就会倒闭,他的股票将变得分文不值,他肯定慌不迭地出手!不过,为了以防万一,我会把各种可能都考虑到,一定让你可以应对自如!”

惠彩依点点头:“那好,我一定按你说的做!”

秦殊轻拍一下她的屁股:“好了,你现在到对面去,找找那种冷艳孤傲、强势冰酷但又很有修养很优雅的感觉!”他不是故意要拍惠彩依,只是对其他女孩习惯了,随手就拍了上去。

惠彩依脸上微红,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“是这样吗?”惠彩依做出神色冰冷,一脸傲然的样子。

秦殊一笑:“注意你的语气,她根本不会问什么什么吗?这句话如果她说,绝对是不容辩驳的语气,是这样!”

惠彩依点头:“那就是这样!”她变换了一种神态,连语气都变了。

秦殊看了半晌,说道:“除了冷艳,还要优雅,她从小家教很好,虽然冷艳,但举手投足间会是很优雅的感觉!”

惠彩依思索半晌,又变换了一种神态,冷艳无双,优雅高贵,完全没有了自己原来的温婉纯净,很有种冷艳女王的范。

秦殊连连点头:“很接近了,不过,要加上一点目空一切的感觉!”

“我再试试!”惠彩依想了想,又变换了一种神态。

秦殊看了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,虽然模样不同,但那种感觉完全相同,就像是肖菱坐在对面,秦殊顿时如坐针毡,压力山大。

“你怎么了?”惠彩依发现了秦殊的异样,关心之下,一下变回了自己的语气。

秦殊长呼一口气,这才意识到,对面坐着的是惠彩依,而不是让他头疼的肖菱,忙说道:“彩依,记住你刚才的感觉,就是那种感觉,那就是肖菱的感觉,冷艳的模样,强势的气场!”

惠彩依连连点头,目光恢复柔和,神色间有些忸怩:“这是你……你第一次叫我彩依呢!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啊,你以前都叫我惠彩依的!”

“那是你表现好,我情不自禁,所以叫了你彩依!”

惠彩依确实太厉害了,她就像是做精美瓷器的瓷泥,随意捏制,就可以变换出不同的模样来,可塑性真是强得可怕,她甚至没见过肖菱,只是听秦殊说着,这么变换几次,竟然就找到了肖菱的感觉,而且惟妙惟肖,连秦殊都被吓到。

“彩依,你真的很厉害,我真是彻底服了你啦!”秦殊由衷地对她竖起大拇指。

惠彩依有些不好意思:“那如果我一直表现这么好,你可以一直叫我彩依吗?”

秦殊一愣:“叫你彩依和叫你惠彩依有什么区别吗?”

惠彩依点头:“你叫我彩依的话,我感觉离你的距离很近!”

秦殊大笑:“那如果我叫你老婆,你岂不会觉得离我的距离更近吗?”

惠彩依脸红,却真的轻轻点点头。

秦殊忙摆摆手:“开个玩笑,开个玩笑!”

听了这话,惠彩依的脸色又有些黯然,轻声问道:“那我什么时候去骗他?”

“我看看吧!现在林郁悠正备受煎熬,估计他的股票总价跌破一千万的时候,心理也会进入崩溃期,那个时候你去,他会觉得如雪中送炭般感激涕零,阻力也会小一些!你目前的注意力还是放在这部戏上,把这部戏拍好!”

惠彩依点点头。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