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朋友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男朋友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她爬起来,忙跑到床上,抱住被子。

砰,房门又被撞了一下,这下撞得更重,房门甚至往里猛地突出来,好像马上就要塌掉。

总算,惠彩依稍微冷静了一点,慌忙拿出手机,两手发抖,不自觉地,没拨其他电话求救,却拨通了秦殊的电话。

秦殊此时已经离开了清篱镇,看到是惠彩依的电话,摇摇头,挂掉了。

惠彩依慌忙再打。

秦殊咬咬牙,猛地接起来,说道:“惠小姐,你已经没有机会了,回学校吧,就把没有这事发生过!”就要挂掉,却听到惠彩依呜呜的哭声,同时还有砰砰的震响。

“救我,我害怕,我好害怕!”惠彩依的声音带着哭泣和害怕,能够听出来到底有多么地无助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秦殊猛地刹住了车。

“有个醉汉,他……他要硬闯进来,我……我好害怕!”惠彩依的声音抖得厉害。

“醉汉?”秦殊忽然想起趴在柜台上那个醉汉,刚进小澄旅馆的时候,就听他说起惠彩依,言语中带着猥亵,看来早就注意惠彩依了,难道他……

“求你救我!”惠彩依哭得越发厉害,也越发害怕。

秦殊犹豫了半晌,终于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,调转车头,急速开回去。

速度狂飙,很快回到旅馆,就冲了进去。

等他赶到305房间的时候,那醉汉还在那里撞门,一边撞,一边满嘴的污言秽语。

秦殊恼怒地冲过去,猛地一推,把他推到地上。

那醉汉愣了一下,看是秦殊去而复返,奇怪道:“你……你不是不要了吗?我捡个剩的都不行?”

“滚!”秦殊喝道。

那醉汉酒劲上来,大吼道:“别以为你开个好车就了不起!”把手中的酒瓶在墙上一磕,爬起来,就把半截酒瓶向秦殊肚子上扎来。

秦殊闪身躲开,在他后面一推,那醉汉就跌了出去。

“小子,有两下子!”那醉汉踉跄着再次爬起来,又把手中的半截酒瓶扎来。

秦殊冷哼,拳头一摆,砰得一声,半截酒瓶顿时被他的拳头打得粉碎。

那醉汉这才猛地惊醒了似的,看到手中只剩下短短的瓶嘴,慌忙走了。

看他走了,秦殊转身敲了敲门:“惠彩依,他走了,你还好吧?”

过了好久,房门才打开一条缝,露出惠彩依满是泪痕和害怕的脸庞来。

看到外面的是秦殊,惠彩依一下把门打开,哭着就扑进秦殊怀里,紧紧抱着,身上依然抖个不停。

秦殊叹了口气:“以后还敢一个人到这种偏远的旅馆来吗?”

惠彩依不住摇头:“不敢了,再不敢了!”她其实就是想省点钱而已。

“行了,收拾好你的东西,走吧!”

惠彩依却依然抱着他不放,好像放开了秦殊,就会再遇到危险似的。

秦殊没有办法,只好由她抱着,女孩淡淡的清香很好闻,那娇软的身体也很舒服,但此时秦殊明显没有那个心情。

好半天之后,惠彩依才缓缓放开秦殊,低头道:“谢谢你!”

“别废话了,拿上东西跟我走,不然的话,就把你留在这里住一夜!”

惠彩依脸色大变,慌忙进到房间里收拾了东西,紧紧跟着秦殊,走了下去。

到下面大厅,那醉汉已经不知所踪,惠彩依退了房,跟着秦殊上了车。

“怎么了?你很冷吗?“秦殊见惠彩依在后座双手紧紧环抱着。

“我……我就是害怕!”

秦殊冷笑一声,没说什么,启动汽车,往云海市赶去。

此时,天色已经全黑了,路灯亮起来,在车窗外不停闪烁而过,夜风清凉,卷起惠彩依的秀发飞扬,车里安静极了,谁也没有说话。

被夜风一吹,而且离开清篱镇,惠彩依总算不那么害怕了,目光看着秦殊,想说什么,可秦殊始终板着一张脸,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
只好又低下头,正好看到被扔在角落里撕碎了的剧本,不由一怔,挪过去,轻轻拿起来,要对到一块去。

秦殊从前视镜看到了,冷冷道:“那个不属于你,你最好别碰!”

“你……你很生气吗?”惠彩依忙把手缩回来。

“我是很失望,对我自己失望,我以为自己找到了最合适的女主角,没想到看走了眼!”

“你……你可能真的有些误会了!”

“就当我是误会吧,我把你送回学校,以后不要再打我的电话,听见没有!”

惠彩依使劲咬了一下嘴唇,她现在是怎么都说不清楚了,低着头,又默默地去把撕碎的剧本对在一起,正好后座有卷玻璃胶,她就认真地在那里把破碎的纸张粘起来。

秦殊也没理她,很快到了云海市,进了云海大学。

“你宿舍在哪里?”秦殊问道。

惠彩依忙指点一下,秦殊把她送到宿舍楼下。

“谢谢你!”惠彩依感激地对秦殊说了一声,脸色有些苍白,想说些别的,却没说出口,犹豫一下,下了车。

秦殊没吭声,到前面掉头,转回来的时候,却吃惊地发现,惠彩依在走上宿舍楼台阶的时候,身子一软,噗地摔倒下去。

他吓了一跳,慌忙跳下车。

惠彩依静静地趴在那里,额角撞破了,流出血来,却紧闭着眼睛,好像昏过去了。周围路过的学生也吓到了,远远看着,都不敢靠近。

她这是怎么了?秦殊总不能不管不问吧,慌忙把她抱起来,放进车里,急忙送去医院。

到了医院,就推进了急诊室。

过了好一会,一个中年女医生才出来,秦殊忙问:“她怎么样了?”

那医生狠狠瞪了秦殊一眼:“你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?”

“男朋友?”秦殊愣了一下。

“对,说的就是你!”那医生看起来很生气,“你平时到底是怎么虐待她的?她不但营养不~良,而且睡眠不足,情绪还有这么大的波动,你是虐待狂吗?”

秦殊忙摆手:“医生,您可能误会了,我不是她男朋友!”

那医生更是生气,把病历本狠狠砸在桌子上:“我最讨厌你这种推卸责任的男人,连是她男朋友都不敢承认了?你是不是还要说,她的昏厥也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?”

秦殊咳嗽一声:“确实没有直接关系!”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女人好欺负啊?”那医生有种同仇敌忾的感觉,怒目看着秦殊。

秦殊很无奈:“好,好,好,就当我是她男朋友吧,您的意思是说,她的昏迷是营养不~良和睡眠不足,还有什么情绪波动造成的?”

那医生点头:“你平时是不是从来都不关心她?她很漂亮啊,身材也好,应该配得上你吧!”

秦殊苦笑:“我根本不是她男朋友,根本轮不到我关心的!”

“还说?”

“好吧,我是他男朋友!她营养不~良我可以理解,应该是平时吃的不好,睡眠不足是怎么回事?”

那医生道:“至少她昨晚是没睡觉的!你是她男朋友,怎么回事该问你自己啊!”

秦殊心道,莫非她一夜没睡,就是在考虑什么潜规则的问题?是不是她也经过了巨大的心理挣扎,才决定为了这个出演的机会投怀送抱的?她要珍惜这个机会,其实也无可厚非,这么个出演女主角的机会,不是每个女孩第一次拍戏都能遇到的。

那医生见秦殊不说话,冷哼一声:“不说她的营养不~良和睡眠不足,你今天是不是伤了她的心?她如果不是情绪波动太大,也不会昏厥!”

“哦,她今天倒是被吓到了!”

那医生摇头:“害怕一般不会引起昏厥,除非是极度的惊恐!她的这种昏厥应该是焦虑伤心这种极情绪引起的,人在焦虑伤心这些消极情绪的影响下,会不自觉地对自己产生排斥反应,从而造成昏厥。她在昏迷的时候,竟然还流着眼泪,好像很委屈似的,你到底怎么伤了她的心了?”

“委屈?”秦殊愣了一下,心道,难道我真的误会她了?她看起来也不太像会拿自己的身体做交易的女人!

那医生瞪着他:“如果你让她受了委屈,现在就去道歉,不然的话,这种消极情绪在心里积压,得不到排遣,就她单薄的身体,估计还会昏迷的!”

“不是吧,还真赖上我了吗?”秦殊一脸郁闷的样子。

那医生听了这话,勃然大怒,一拍桌子:“你到底是不是男人,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!”疾言厉色,看起来真把秦殊当成虐待惠彩依的女性公敌了。

“好,好,我错了!医生,她现在醒了吗?”秦殊看出这医生脾气火爆,还是不招惹为妙。

那医生点头:“醒了,休息一会你就可以把她带走了!”

“那要不要拿些药?”

“这才像句人话!”那医生瞥了秦殊一眼,“药就不用了,她这个又不是病!但我告诉你,回去一定给她好好补补身子,不能让她太劳累,最重要的,不管你是怎么伤到了她,马上解开她的心结,这女孩看起来比较内向,情绪宣泄不出来,对身体始终是无形的损害!”

秦殊苦笑不已,这是哪跟哪啊,自己怎么就惹上惠彩依了?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