疏远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超极狂少疏远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第二天,全天都有课,但她心绪不宁的,没怎么听进去。

下午的时候,带了身换洗的衣服,坐上公交车,往郊区而去。

到了郊区的清篱镇,找个小旅馆,开了间房。

在这里,房间很便宜,五十块钱就可以,如果在云海市里的话,她甚至连开房的钱都没有。

她实在太过紧张,也没经验,所以有些犯傻,如果秦殊在等着潜规则她的话,她只需打个电话,秦殊自然会把住处安排好的,怎么还要她来开房间呢?

进了旅馆房间,她想了想,又从背包里拿出裙子换上,把头发梳了梳,这才给秦殊打电话。

秦殊一直在等她的电话呢,已经等得有些着急了,心里在想,这女孩不会这么笨吧,让她找出和剧中女主角的差别有这么难吗?如果连这点洞察力都没有,那怎么还能演好戏?昨天她的两个表演都很好啊,特别是第一个表演,都把自己不自觉地带了进去,这是很多成名演员都做不到的事情,表演功底如此娴熟而有感染力,对人物性格的掌控应该也有些造诣才对。

正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,手机忽然响了。

“喂!”

“喂,你好,是……是秦经理吗?”

“是啊,你是谁?”

“我是惠彩依!”

听她说是惠彩依,秦殊终于长吐一口气:“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,再不来电话,我就换人了!”其实,他已经相中了惠彩依,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换人的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!”

“我让你找到自己缺什么,找到了吗?”

“找到了!”

“那你说,你缺少了什么?”

惠彩依却沉默下来,沉默良久,说道:“你能来云海市郊区的清篱镇吗?”

“清篱镇?那么远的地方,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?”

“我……我现在已经不缺你要的东西了!”

“你去那里体验生活,找感觉了?看不出你还挺认真的!”剧本的故事,有一段确实就发生在一个小镇上。

“你……你能来吗?确实有点远,你打车来吧!”

“你是有话对我说,还是有了什么特别的感悟?”秦殊苦笑,“我要是导演就好了,可你们艺术圈的事,我实在不懂,体验生活跑那么远,还要我去找你!”

“要不,我……我回城里?”惠彩依以为秦殊是嫌这个小镇偏远,不愿前来,想在城里的大宾馆里做那件事。

“行了,既然你有感悟,我就配合一下,这就去找你,你能这么认真,我也很高兴,等我到了之后,你好好跟我谈谈你的感悟!”

惠彩依以为秦殊是故意说得这么含蓄,其实暗藏那种意思,但秦殊确实没有别的意思,不过,她既然往歪的地方想,就越发觉得秦殊的话特别有深意起来。

“那……那好,我在这里等你!”惠彩依挂了电话,更加紧张起来,看着小小房间里空荡荡的床,不知想到了什么,脸上浮起浓浓的羞涩。

此时秦殊也下班了,忙给秦浅雪打电话:“姐,我要借你的车用一下!”

没想到,秦浅雪的声音却有些责备:“秦殊,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姐姐了?每次下班就不见了踪影,整天见不到你,这么不待见姐姐吗?还是姐姐做错了什么,让你生气了?你升了分部经理,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,我还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!”她好像真的很生气,一口气说了那么多。

秦殊嘿嘿一笑:“姐,我最近有些事,忙得脚不点地的,这样,咱们在地下停车场见,在那里说,怎么样?”

“好,今天无论如何,姐姐都要见你一面!”

上星期的时候,秦殊说要陪舒露,一个星期没回去住,这个星期,秦殊依然是这个借口,而且绝口没提别的事情,直到今天下午,秦浅雪才听手下一个员工说,投资部影视传媒分部经理换了,名字叫秦殊!她大吃一惊,这才知道秦殊成了经理的事情。

忽然觉得有些寒心,这么大的事,秦殊竟然一声没吭,是不是不把她当做姐姐了?好像自己也没做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啊,真是越想越伤心,差点落下泪了。她为了秦殊,什么都愿意做,甚至自己这个姐姐跟他同床共枕,让他抱着睡觉,他这个白眼狼却连这么大的事都没跟自己说一声,怎么能不伤心?

到地下停车场,总算见到了秦殊,秦浅雪那么优雅的女孩,还是忍不住攥起粉拳,上去狠狠打了他两拳:“是不是忘了你还有姐姐了?什么事都不跟我说,一下就跟我这么疏远了吗?”

秦殊见她眼圈通红,看来是真伤心了,忙攥住她的手,把她拉进车里。

他还不能让太多人知道他和卓红苏的关系,现在他忙着那部电影的事情,已经焦头烂额,如果再有压力,特别是来自魏彦风的压力,那肯定崩溃,这部电影是他的机会,决不能出任何差错。

他相信,如果让魏彦风知道他和秦浅雪的姐弟关系,肯定会有所行动的,那个时候,他的处境会更加艰难,可能前面所有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。

进了车里,秦浅雪咬着嘴唇:“秦殊,你跟我说,姐姐哪里做的不好吗,你这么疏远姐姐?”

“没有啊!”秦殊没和她说升经理的事,确实是太忙了,没顾上,而且,他成为分部经理的过程实在复杂,也不是一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。

“没有,你还说没有?我弟弟当上了分部经理,我竟然是从别人那里听到的,你说,你已经把姐姐疏远到了什么程度?成为陌生人了吗?”秦浅雪看起来异常生气。

“真的没有啊!”秦殊只有苦笑。

秦浅雪转头看着他,犹豫一下,忽然幽幽道:“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姐姐不让你占便宜,你生气了,所以……所以才疏远姐姐的?”

“不是啊!”秦殊真的不是。

“如果不是,那是因为什么?”

“什么都不因为,我根本没有疏远姐姐你啊!”

秦浅雪叹了口气,秦殊这个样子,反倒像在证实她说的话。她思前想后,自己唯一会让秦殊不开心的,或许就是不让秦殊得寸进尺地占自己的便宜,只是没想到秦殊忽然把她疏远地这么绝情,竟然近乎两个星期不和她见面,这让她芳心如绞。

经过这么长时间和秦殊的亲密接触,秦殊语言上的露骨轻佻,身体上的肌肤相亲,让她有些适应了和秦殊近乎情~人般的感觉。秦殊突然不回家,不见面,她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类似于被心爱的人冷落的感觉,开始的时候还一直压抑着这个感觉,今天这个误解,却让她全部释放出来。

“秦殊,如果是因为那个,姐姐可以让你占……占更多便宜,只要你别突破那个底线,姐姐什么都可以答应你,不会再阻止你,只请你不要再疏远姐姐了,好吗?”

她已经习惯了和秦殊超越一般姐弟的亲密,忽然被冷落,那种感觉异常痛苦,甚至有种失恋似的空虚。

秦殊听了她的话,却震惊不已:“姐姐,你……你说的是真的?”

看着秦殊吃惊的模样,秦浅雪才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多么羞人的话,脸上顿时红如朝霞,不过还是轻轻点头:“你……你答应吗?别再这么疏远姐姐了,好吗?”

其实秦殊真的没有疏远秦浅雪的意思,这全是误会。本来秦殊还要好好解释的,突然听到了秦浅雪的话,却心动不已,他一直想做到的,不就是这样吗?一层层突破她的心理防线和身体防线,本来以为还需要很久,没想到误打误撞地又接近了这么多,一时激动不已,忙点头:“好,姐姐,今天晚上我就回家去!”

秦浅雪眼中有些朦胧,有种把失去的最珍贵的东西找回来的感觉,很是高兴:“那姐姐回去给你做好吃的等着你!对了,你要用车做什么?”

“哦,是这样的,我为影视传媒分部新投资的电影选了个角色,她去清篱镇体验生活了,现在那里没有公交车,我去把她接回来!”

秦浅雪见秦殊又开始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她,越发高兴起来:“原来是这样!那你快去,别耽误了正事!”她轻轻拢了一下柔滑的秀发,用茶色的卡子束在后面,就要下车。

秦殊却一把抓住她,秦浅雪把头发束起来之后,整个人一下变得清爽起来,她本就皮肤白皙如玉,脸庞俏丽夺目,这么拢起头发,露出修长的脖颈,清新的气质顿时显现出来,秦殊看得心动,有些不舍得放她走了。

“怎么?看什么?”秦浅雪见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,不由笑问道。

“姐姐,你真好看!”

秦浅雪却白了他一眼,狠狠捶了他一下:“你这个狠心的家伙,对人冷漠的时候,完全不闻不问,现在对人好起来,又甜言蜜语的,真看不透你!”她说话的口气,越来越不像姐姐对弟弟,反倒像是情~人间的打情骂俏。

她的娇嗔目光更让秦殊目眩神迷,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,再耽搁下去,肯定被秦浅雪迷得七荤八素的,忙道:“姐姐,我先送你回家吧,反正也不是很急,把你送到家,我再去接那人!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超极狂少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超极狂少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超极狂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超极狂少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