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皇战妃第3卷 迷雾森林篇 112 【全文完结】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神皇战妃神皇战妃第3卷 迷雾森林篇 112 【全文完结】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    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有一丝胜算。

    不可以就这样的丢失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风华点点头,身形化作一道银光,快速地消失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鸣侗带着墨夜在安融和金浩的护送下往妖怪比较少的地方撤离。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”这时,身后传来惊呼和摔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若萱,怎么了!”鸣侗下意识地回头,只见他的未婚妻周若宣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气。

    大家不得不放慢脚步,鸣侗将墨夜扶到一棵树下,让他靠在树上,然后跑到周若宣面前:“若萱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用管我,你们先走。”周若宣揉着脚道:“都是我,偏要跟着你们一起进来,现在连累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不要说这种话。”鸣侗伸手准备扶起她。

    这个他名义上的未婚妻,温柔善良,也没什么修为,在他被打入迷雾森林那刻,她偷偷地跟了进来,等他发现的时候,迷雾森林的大门已经关了,想回去也来不及了,于是她就跟着他们一起在迷雾森林晃悠。

    好在有安融和金浩,这两个是楚歌和花想容的徒弟,实力还算很强,勉强能保护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他们还是太弱,从另一个层面上说,是累赘的存在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刻,鸣侗眉头一皱,嘴角溢出了鲜血,他不可置信地低头,看到胸口上插了一把刀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周若宣勾起唇角,异常邪恶地笑着,然后站了起来,走向了墨夜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听着慕容海和鸣卿发出凄厉的声音,虽然看不到他们怎么受虐,但是凭借声音,云蚀天还是能感觉得到,他们一边抵抗,一边被袭击时的惊恐和无力招架的绝望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们也有今天!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是有意来这里,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!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他们自找的。

    “是叶,你真强!”

    末了,云蚀天不忘感慨是叶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才是妖中贵族真正的实力!

    统领万妖,成为俯视者。

    是叶微微笑着,语气带着骄傲:“蚀天,有我站在你身后,从这一刻开始,你就是王者!”从他和她建立契约的那刻开始,他就发誓,要发挥自己真正的力量,帮助她,让她成为王者!现在,他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我们去杀魑魅!”云蚀天镇定道:“这家伙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!”

    “暂时似乎不太可能。”是叶慢慢道:“除非你把他引到妖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迷雾森林虽然是人界各方妖魔集聚的地方,隶属于人界,在这里,我依旧是需要依靠你的力量,但你现在是上仙,对付已经成神的魑魅,我们没有胜算!”是叶解释:“如果能把他引到妖界,那里就是我的天下,不依靠你的力量,我可以用自身的超神力,应该可以抗衡。”

    就像他的母亲剑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把自己的力量给高魉太多,子川想封印她也不是轻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不会进对自己不利的地方吧!”云蚀天有些纠结了:“难道我们必须要在迷雾找到离天界最近的地方找子川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办法让他去妖界,目前想压倒性的优势,只有这个办法!”

    云蚀天想了想,也只能赞同。

    准备行动的时候,云蚀天打算带白绫一起,但是她坐在地上,一副想哭不敢哭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委屈了!刚才也许我的语气太重,但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情。”云蚀天拍着白绫的肩膀:“我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伍哥哥。”白绫扁着嘴,声音快哭的样子:“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再这样就好,这次算了。”云蚀天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利用契约关系,将受了重伤的雷诺送回妖界。

    “我背你。”看着同样受伤的白绫,云蚀天将她背了起来,寻找迷雾森林里天界最近的地方。

    走了没几步,前方光芒一闪,妖娆的风华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“终于找到你们了。”风华露出了松一口气的表情。

    云蚀天见是风华,有些疑惑道:“找我们?”

    随后他三两步上前道:“是想告诉你上次遗漏的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高山的时候,本座说过,经过调查,本座锁定三个人,一个是高魉,一个是苏媚,还有一个忘了说,因为她看起来是最不可能的一个,我观察那么久都没发现任何的毗漏,但也因此更感觉到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周若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周若宣。”云蚀天沉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很熟悉的名字,是不是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片刻,她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在鸣室阁炼丹广场那天,鸣侗的炉子爆炸,墨夜问过鸣侗有谁接近炉子,好像当时提到的唯一的人就是鸣侗的未婚妻周若宣,因为说这个人很温柔,所以不可能是她。

    那么,在此之前,她看到鸣侗身侧那个看起来温柔的女子,会不会就是周若宣?如果是的话——

    云蚀天感觉后背在发凉。

    轻羽离开了墨夜的身体,所以他还处于虚弱的时候,如果这个时候,这个最不可能的人偷袭,而烈炙又不在的话,那么——

    “去找师父。”云蚀天将白绫放下,送到风华面前:“拜托你帮我照顾她。”然后迅速转身。

    迷雾森林这么大,找一个人不容易,她立刻开启妖狐的力量,利用动物的嗅觉来搜寻墨夜的气息,但是奇怪的是,她连一丁点的气息都抓不到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为什么一点都找不到?

    是不是有人刻意设置了结界?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捂着仍在血流不止的胸口,鸣侗的视线越来越模糊。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周若宣嗤笑,她一转身,双眼渐渐变成红色,整张脸也开始妖化,变成了媚骨的诱惑。“知道鸣室阁那些被吸干血液的死尸吗?那些,都是我的杰作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鸣侗几乎无法相信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这个跟随他多年的未婚妻,那么温柔而安静,说话都那么的小声,他碰一下她的手,她都会羞涩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说,那些鸣室阁的干尸,全部都是她的杰作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转变,让他如何接受?

    金浩见到形势不对,刚迈出一步,后背受到重击,整个人都飞了出去,撞在了离墨夜最近的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因为被偷袭,对方使用的力道不小,金浩也受到了重大的创伤。

    与金浩并肩站立的安融抬着手,手心中心飞旋着红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炎护法,看来你也不赖!”

    周若宣笑得咯咯响。

    安融猛地收手,火焰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们——”鸣侗感到了铺天盖地的绝望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两个人,会倒戈?

    “我们本来就是主公的手下,早就在鸣室阁做卧底,等待的就是这一刻。”安融垂眸道:“紫瞳是主公最大的威胁,而且鸣室阁高手众多,不这样做,怎么瓦解你们的实力?”

    “跟他们说这么多废话干嘛,先杀了这小子!”周若宣身形一闪,快速地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一把黑色的箭射了过来,将周若宣隔开。

    然后空中,载着子洛的云雀俯冲而下。

    拉弓,上箭,射——

    行云流水的动作不脱离带水。

    “浅析二公子!”安融吃了一惊:“他怎么也在这里?”而且还在这个节骨眼上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落在墨夜身前,子洛从身后拿出箭,上弦——

    他只是做出击杀的动作,却没有真正的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“是自己走,还是要我动手?”子洛的声音淡淡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——”周若宣掩着嘴巴笑着,试图靠近子洛,但是他却只是皱眉,没有采取其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浅析二公子,有名的不会动女人,我就算在这里,你也不会出手!”周若宣似乎料定了他不会动手一样:“你会杀我?”

    子洛稍稍迟疑。

    “他不杀你,不代表我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墨夜似乎有感应地,手指一顿,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,一只眼睛是琉璃般的紫,美得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扬起唇角,狭长的双眼流露出嗜血的眸光。

    “表哥?”子洛下意识地扭头,见到墨夜那满脸邪气的脸,和他此刻的状况,有些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——

    墨夜缓缓地站了起来,全身笼罩着紫色的光芒,整个人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,带着凌冽的杀气。

    安融见状,呼吸都变得急促了:“入魔!”

    没错,他见过十四年前的那一战。

    被群攻的牧河面对锋芒大陆帝国高手和江湖高手,使用无可阻挡的“化风为剑”,随后鸣启等人执意护住牧河,让他只身逃走,四个六公爵一路追杀而去。

    再后来,这场战斗还没平息的时候,八岁的墨夜不知道怎么逃出了帝国,来到了牧河被围攻的地方,一怒之下,屠杀千人,所到之处,尸横遍野,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现在他想一想,还觉得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而那时候,他和现在的状态,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子洛,快离开!”鸣侗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立刻提醒!

    还没等子洛做出任何的反应,凌冽的紫色光气带着杀气横扫而去,巨大的光芒,想要吞灭一切般地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子洛盯住这攻击,艰难地推倒鸣侗旁边,将他扶了起来,还没做出下一步的动作,一道道的光芒劈天盖地地飞射,将子洛和鸣侗给打飞出去!

    “撤!”安融说着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周若宣也感觉到了不对劲,脸色变得非常难看,刚转身准备跟上安融的步伐,但是数千道光芒一个接着一个的劈射,那无可阻挡的气势,似乎要吞灭整个迷雾森林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蚀天,那边——”是叶悬在高空中,看到前面有大片的紫色的光气:“那边有和你类似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是轻羽吗?

    云蚀天皱眉。

    如果是轻羽的话,那么他必然不能靠近墨夜太近,否则两个人都会受伤。

    是叶感受到那紫色的光气在不断的蔓延,惊愕地说:“天,这简直是在毁灭!”

    见是叶的表情不对,云蚀天也错愕了,“在哪个方向?”

    “东。”

    云蚀天立刻折身,朝着东边赶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毁灭性的紫瞳力量。

    不受控制的魔性。

    墨夜所到之处,血光遮天。

    迷雾森林里各方妖怪来不逃走的,都被摧毁的渣也不剩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子洛带着鸣侗还有受伤的金浩在这密集的攻击中逃窜。

    墨夜的攻击几乎的摧毁性的,而且还是没有明确的攻击目标,谁都是他猎杀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和,和那年一样——”鸣侗吸了一口气,脑海里浮现十四年前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候的他还小,修为没有现在这般高。

    十五岁后,在鸣卿等人说漏嘴里,得知自己曾做过这件事,于是去挑战烈炙,想得到自己师父的消息,与烈炙一站后,墨夜回来隐退,修为一直停留在鬼仙,再也没提升过修为。

    恐怕,他之所以这样做,是不想发生同样的悲剧。

    修为越高,入魔后的毁灭性就更大。

    就好比方,这一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师父——”

    等云蚀天赶来的时候,看到冲天的光气毁灭性地四处扩散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要上前,是叶却伸手挡住她前进的方向。“你不要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师父——”

    云蚀天看向站在中央的墨夜,此刻的他看起来那么的邪气而令人心颤,那双眼瞳毫无气息,也不带任何的感情。

    是叶慢慢分析:“这迷雾森林看来是要被摧毁了,如果这样的话,迷雾一破,这里面的妖怪,基本会死绝,通往天界的大门打开,子川会第一时间感应到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墨夜,子川会怎么做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过去!”云蚀天迎着灼热的气浪,一点一点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这次和上次鸣室阁炼丹炉爆炸不同,纵使有仙气护体,身体还是像是被撕裂般地,痛得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隔离带一样的气浪,让她前进的步伐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走到半道,再也无法挪步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云蚀天咬咬牙,试图往前走,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随着扑面而来的力量,一步一步地往后退。

    是叶立刻站在了云蚀天身后,“我带你过去。”说着,他站在了云蚀天前面,慢慢地向前走,紫色的气浪掀起的一阵风,吹得他的头发几乎遮盖了视线。

    一道金色的光芒笼罩在是叶的周身,形成了极小的结界,但是直射而来的余波撞在结界上瞬间被打散。

    “我也撑不了多久,靠近之后,见到不对,你一定要逃!”是叶伸手挡住眼前,一点一点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云蚀天应声,跟在是叶身后。

    靠近墨夜的时候,云蚀天下意识地朝他伸手:“师父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墨夜抬眸,流转的眸光,似乎有些反应,但很快的就变成了一片死寂,像是没有任何的感情,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压抑不住心底的难过,云蚀天的视线一阵恍惚,酸涩的液体在眼眶内泛潮。

    “轻羽,请你回来。”许久,她硬噎着对着天空喊着。

    脱离了墨夜本体许久的轻羽,再不回来,墨夜就真的没救了。

    没有心脏的身体,不可能像正常人一样存活于世间。

    轻羽离开他太久,他就会入魔,变成最可怕的毁灭者。

    “蚀天,我快撑不下去了!”是叶向后退了一步:“先退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墨夜的力量越来越强,再这样耗下去,吃亏的还是他们。

    是叶撑不下去了,她不怕受伤,不能拉着是叶跟着一起。云蚀天下意识地跟着是叶往后退,可还是忍不住回头,“纵使得到注定还是要失去,我依旧是想和你在一起,师父。”

    从轻羽说出真相的那刻,她就知道,注定会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可明知道,还是没能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认定了就是认定了。

    不想再去改变。

    墨夜垂眸,嘴唇翕张,想说什么,却什么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摁住胸口,紫色的光气,全部涌进他的身体,吞噬着他的**。

    “师父——”

    云蚀天惊骇地睁着眼睛。

    他在干什么?这是自毁吗?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!”云蚀天不管不顾地上前,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冲天的光芒拔地而起,紫色的气浪整个的将墨夜吞噬,他的身体像是灰烬,燃尽在这恐惧的力量中,随着风消散。

    随即,巨大的光芒像是潮水一般地扩散,吞没整个迷雾森林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云蚀天感觉到身体剧烈的疼痛。

    身体像是悬浮了一般,找不到可以支撑的点,摇摇晃晃的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睁开眼,夺入眼眶的,是子川那张出尘的脸,没有过多的表情,却那么的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天界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呢?”

    子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说:“告诉我,你现在还想报仇吗?”

    云蚀天眉头一皱:“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云蚀天挣扎着起身,“那些曾背叛过我的人,我曾发誓,我一定要回去报仇。”她捂着胸口缓缓道:“可是这里,有那么温暖人心的人,忽然觉得,为什么一定要去想着曾经那些人?活在仇恨中,不如去享受现在的温暖。”

    屈服于现实。

    屈服于现状的温暖。

    其实,也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可是,纵使有这样想过,到头来,还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回去报仇,以你现在的力量,你可以超越我,变成神皇,链接两个世界,你想报仇,怎样都可以,但是被链接的世界一旦重合,就不会是原来的样子!两个世界融合成一起,必然会经过很多的波折和灾难,才能重建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子川叹气:“唯璃,我是子夜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脸慢慢地转化,变成了另一张脸。

    见到这张脸的时候,云蚀天的双眼迸射出仇恨的火光,她扣起手指,锋芒甲疯狂地往外涨:“别告诉,这一切都是你做的!”

    “轻羽,是我的心脏。”子夜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开什么玩笑,你也有心脏?你不是竹妖吗?竹子会有心?”云蚀天无可歇止地冷笑:“原来在这个世界,我所做的一切,你依旧知道,很好玩吗?看着我一次一次的痛苦,你觉得很有成就感是不是?给我希望,然后无情的夺走!为什么不杀了我,为什么在锁仙台上不杀了我?”

    子夜摇摇头:“把你送到这个世界,是因为这里最适合你,而且也可以躲避天帝的追杀。”

    “千年的相处中,我的胸口,因为你而长出一颗心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世,我为天下而活,为苍生而活,所以就算师父爱你,也不能站在你那边。这一世,师父发誓要为你而活!”

    “我用我的心脏,陪你一世,两世,三世,直到生生世世。”

    云蚀天捏着拳头,身体在发抖:“所以,轻羽就是你的心脏,墨夜只是容器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子夜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近乎是默认的态度,让云蚀天崩溃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你说喜欢就喜欢,你说爱就爱?我跟随你千年,追随你的步伐,那么的卑微,你从来都肯看我一眼,现在我好不容易在另一个世界,有一个我想一直在一起的人,你却给夺走,然后将你所谓的‘爱’施加给我?”

    “锁仙台上,我求你杀了我,我不希望死在别人的手里!为什么不杀了我?你将我推入异世界,让我按照你给予的未来而活着是吗?现在我比那时候更痛苦!”

    云蚀天颤抖着,用尽力气吼着:“你这混蛋,你把师父还给我!!!”

    “我谁也不要,我只要师父,我只要墨夜!”

    “把他还给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报仇,那些人与我何干?他们背叛我,那一世的我已经死了,我为什么要为他们来折腾自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激动之下,云蚀天语无伦次地说着。

    心,狠狠地揪痛着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恍然都像是做了一场梦。

    梦醒后,都要归还。

    多么残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唯璃,好好在这个世界,魑魅和他的团伙依旧蠢蠢欲动,这里还需要你去拯救。”子夜伸手摁住她的头:“这个世界就交给你了,为师马上就回另一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碰我!”云蚀天挥开子夜的手,竭力忍着眼眶里的泪水:“我已经不是那个曾经见到你就想哭,一定要跟在你身后的唯璃,我是伙伴们口中的蚀天,我是墨夜的远歌。”

    她要和曾经,那那荒唐的过去告别。

    “去看他吧,得到答案的轻羽已经回到他的身体,以后再也不会出来,墨夜依旧是墨夜,不会有任何的改变。”子夜闭上眼睛,惆怅地叹了一口气,身形缓缓地消失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回到人界的时候,迷雾森林已经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满地的狼藉,远远望去,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百穑村庄靠近迷雾森林很近,但是看上去却没受太多的损失,劫后余生的人们收拾着残局。

    “我说,为什么我这个少主,要做体力活?”人群中,和风原本是抱着宝剑的胳膊此时正抱着一棵被斩断的大树。

    “抱怨个屁!”金潇跟着吐槽:“我还是皇子呢!”然后他的肩膀上扛着一块大石头,脸黑黑的。

    “快点干活,干完喝酒解闷!”烈炙也拖着妖怪的残骸,脸色也很不好。

    云飞最低调,在那埋头干活,没有任何的怨言。

    子洛无声无息地清理着残迹,听着他们的抱怨和吐槽,露出淡淡的微笑,似乎很享受他们抱怨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爹,我可不可以休息休息?”那边的牧河背着大石头哭丧着脸问。

    穆郗瞪着他:“你不是要出来锻炼吗?给你锻炼的机会,你还叫苦?”

    牧河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魑魅那家伙!”牧河高声叫着:“逮着他,一定要先杀后挫骨扬灰!”

    要问为什么他们这么苦逼,那是因为,被墨夜紫瞳力量袭击的他们,全部使上权利保命,所以现在基本上处于力量空虚状态,没个把月,是没办法使用力量,只能做做苦力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心跳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百穑村庄的某处大树下,沧海镜的手指摁在墨夜的胸口处,有些吃惊道。

    鸣侗喜上眉梢:“那应该用不了多久,他就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他的心脏可以离开本体吗?”沧海镜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墨夜:“真奇怪。”随后咳嗽了几声,然后补充:“或许正因为这样,所以才会有这么恐怖的力量吧!”

    “我炼了一些丹药,看看能不能给他吃一两颗。”鸣侗起身:“国师大人对丹药应该有些研究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帮忙看看。”沧海镜点头。

    鸣侗偏头看向躺在远处的腾蛇,“墨夜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腾蛇哼了一声,慵懒地翻了一个身,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哈哈,墨夜,你也有今天,报应了吧!”等他们都走后,腾蛇双腿盘坐在地上,幸灾乐祸地说:“让你把我封印,让你把我变成蚯蚓当废物送人,这笔帐,咱俩没完!”

    然后一溜烟地跑到了墨夜面前,伸手捏着他的脸,做出各种古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忽然,感觉身后凉飕飕的,一回头,就看到云蚀天一张阴暗的快要杀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在对我师父做什么?”云蚀天恶劣地抬起脚,一脚踩在腾蛇的脸上,狠狠地用力,将他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我不是看你包养我,哦不,照顾我一段时间,我宰——”话还没说完,云蚀天提起他的衣领,用力那么一丢,腾蛇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一道闪亮的光芒,再直直地落下,也不知道砸到了哪里,那边传来了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我刚搬到这边的树,被砸的到处都是,又要搬了吗?”和风的声音有些崩溃。

    “天,这不是真的,又是一个大坑,难道又要本皇子拿着铲子来填土吗?”这是金潇的崩溃声音。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,反正做这么久了,多做一点不多,快点做,做完喝酒!”烈炙这话是明显自暴自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公平啊——”牧河在哀嚎:“把国师大人也叫过来做苦力,凭什么我们在这边累死累活,他可以悠闲自在?”

    “你这条破蛇,是上古之神就了不起啦?”穆郗吼着:“我们的成果都被你破坏了!逮住,这些事情都交给他了,咱们该休息的休息,该喝酒的都去喝酒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劳累了许久的人一呼百应,个个都冒出了精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?我是神兽,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!”腾蛇惊呼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的,他的惊呼被镇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抱怨和哀嚎的声音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缓缓蹲下/身,看着墨夜沉睡的脸,云蚀天伸手,手指碾过他的眉眼,温暖的触觉,在提醒她,他活生生的存在,她并没有失去他,欣喜的同时,又有失而复得的不易:“师父,我在这里。”所以,请你醒来。

    可是,墨夜却没有反映。

    手指移到他胸口,感受到了富有节奏的心跳,云蚀天的鼻子一酸:“轻羽,谢谢你。”谢谢你的成全,虽然这对你来说,很残忍。

    心跳稍稍停顿了片刻,又恢复成自然的节奏。

    久久,墨夜睁开眼,身体稍稍动了一下。感觉到墨夜的反应,云蚀天猛地抬头,对上了一双含笑的眼瞳,温柔的蓝色眸光流动如水。

    唇角扬起,露出了满满的笑意,墨夜伸手抚摸云蚀天的脸颊,灿然一笑:“远歌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他的身上投下斑驳的光影,给他笼罩了一层柔和的微光。墨夜美好的如同远山碧水,沉静淡然。

    眼泪毫无预兆地砸落。

    幸福和喜悦的笑容爬满还显稚嫩的脸。

    云蚀天紧紧地抱住墨夜,泪水在这一刻决了堤:“师父,欢迎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再也不用别离。

    未来的路还很长,纵使会有千般万般的风浪,还是想和你一起去闯。

    十指相扣,云蚀天凑上脸,吻住墨夜。

    颤抖的唇贴在他刚有些暖意的唇上,她颤声道:“师父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墨夜轻笑,伸手扣住她的脑袋,修长的手指穿过她柔软的长发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“远歌,谢谢你能爱着,这样的我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正文超过8000字,但是不足9000字,下面的话不算钱。

    就这样结局吧,本来想写写亲亲我我的,例如激/情的H戏呀~可是实在舍不得再次破坏师父形象,感觉写了太不雅观了。

    我先预留几个番外的章节,等考试后,到时候要是有灵感,可以写他们成婚或者在一起的甜蜜小剧场免费放送。哦呵呵~~~

    腾蛇为什么变成小蚯蚓,也在番外免费放送。就当回馈各位亲这么久的不离不弃。Ps:腾蛇是悲催的娃儿,他是被某人黑的。

    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神皇战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神皇战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神皇战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神皇战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