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皇战妃第3卷 迷雾森林篇 033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神皇战妃神皇战妃第3卷 迷雾森林篇 033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    </span>

    <divstyle="padding:012px;">

    墨夜一听,立刻语重心长地对云蚀天说:“爱徒,做人要厚道。”

    云蚀天不悦道:“是他先惹我,我凭什么要对他厚道?”

    “为师的意思是,你要扁的厚道点!”墨夜立刻纠正她的错误理解。

    初七一听,嘴角一抽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师父啊?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蚀天顿了顿:“扁人怎么扁才算厚道?”

    墨夜极其耐心而好心地解释:“比如打人不能打人家最得意的地方,那是对人的羞辱和不尊重,被揍的人,也有自尊和人格的。所以,你要捡他最不起眼的地方揍!”

    最不起眼的地方?

    对这二百五来说,最不起眼的地方不就是脸?

    初七一见情势不妙,他迅速转身,刚想跑,云蚀天风一般地移动到他面前,抬脚一压,直接将初七踩在地上,一拳揍在他脸上,还专拣容易瘀青的地方扁。

    初七一边哀嚎,一边捂着脸:“打脸,你又打脸!”

    “打的就是你的脸!”云蚀天扯着他的衣领,抬手“啪啪啪啪”丢了他几个耳光,初七被扇得头像是摇晃的波浪鼓。

    打得舒爽而身心愉悦之后,云蚀天才拍拍手,感叹了一声:“真是美好的一天!”

    初七捂着脸,在那嚎叫着:“我会记住的,我会记住今天的!你们这对师徒——我一定会报仇的!”

    云蚀天又抬起脚,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:“你这是在挑衅我,让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适可而止就好。”墨夜这回倒是给初七说情了:“怎么说他也是慕容海的徒弟,给点教训让他长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云蚀天也没过多的因为初七的事情而纠结,因为她明白墨夜的意思,慕容海怎么说也是鸣室阁的八大名师之一,没什么特别的冲突,也应该留有余地。

    最后,她又踢了一下初七,没好气地说:“快点道谢。”

    “道什么谢?你打我,我还给你说谢谢?”这是哪门子规矩?

    “跟我师父道谢!”云蚀天的脚尖踢了踢他的脸:“要不是他给你说话,就凭你刚才说要报仇的话,我也没有理由不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士可杀不可辱!”初七仰着头,倒是有慷慨赴义的决绝:“大丈夫威武不能屈!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喜欢有骨气的人,既然这样,我就成全你做大丈夫!”云蚀天活络了一下手指,打算来一个必杀。

    “墨夜大人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初七见云蚀天真的有杀人的打算,威武马上屈,立刻朝着墨夜的方向跪下,重重地磕头!

    于是,这场闹剧,就以这样的方式收场,但也是更多麻烦的开端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晚上,云蚀天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脑子里总是晃着墨夜的脸,还有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她不禁想起了她在另一个世界的师父,他叫子夜,和墨夜的名字有一字之差。那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师父,曾让她一度仰望。她还是小妖怪的时候,他已经是强到让整个妖域听到他的名字都闻风丧胆的高手,即将飞升。等她变成强大的妖怪时,他又成了仙界首屈一指的上仙。而好不容易达到上仙的位置,耗费了她千年的光阴,原本以为这样,就能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,俯看那盛世河山。

    可是,天帝的一个利用恶意的猎杀,让他选择了亲手将她送上了锁仙台,不顾她的苦苦哀求,封印她的记忆,将她打入了这个不熟悉的世界。若不是白沫替她保住了记忆,屏蔽了封印,她真的不知道,在云蚀天身上复活的她,还能不能活到今天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她,被很多人欺骗过、背叛过,直到被打入这个异世界,她彻底地灰心,不再相信任何人。可是结果却与她的冷淡成了截然相反的因果。

    云夫人明知道她不是真正的云蚀天,还是帮她隐瞒了七年,给她亲生女儿般的疼爱。

    碧绿可以因为她无意的举动,跟随了她七年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云家的几个哥哥也对她疼爱有加。

    就算是云武,那个强迫云蚀天练习攻术伪装成“天才”的一家之主,也会在落魄的时候,最先想到的不是家族,不是自己的名誉,而是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再后来,她得到曹二公子的帮助,来鸣室阁,虽然玉佩她没能用得上,但却给她指出了一条成长的路。

    牧河虽然看上去一根筋,但对她确实照顾有加,虽然她根本不屑也不需要他的“照顾”,软柿子云飞也能在她和高魉对决时使用紫瞳的力量,和牧河站在了统一战线,帮她隐瞒真相。可是云飞,这个她名义上的“哥哥”,她却不能告诉他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墨夜,看起来对她漫不经心,可是他却特地来到了妖域,为她挡去了最大的麻烦,促成了她和是叶的契约建立。这一次,又站在她这边,无条件的信任她,还进入她的梦里阻止她入魔。

    每次,当她感动的时候,上一世的记忆,总会困扰着她,让她原本炙热的心,再次冷却。她太害怕昙花一现,更害怕站在云端摔下来的感觉。那种孤立无援被世界背叛的感觉,她再也不想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她还是没办法入眠,只得起身。推开门,此时的星夜浩瀚,夜色正好。原来不知不觉,初春已经过去,现在正是浓春的末尾,再过一段时间,应该就是初夏了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看向了鸣室阁高塔的位置,却不见墨夜的影子,没来由的,她感觉心里空荡荡的,有种说不上来的惆怅。

    思索了一会,她折身回去,换上女装,蒙上面纱,封印了仙气,让妖气扩散,然后偷偷地跑了出去。一路飞奔,她在鸣室阁的上方起跃着,不知不觉,还是在鬼使神差中,来到了墨夜住着的小阁楼院里。

    此时的杏花已经开败了,下面落着的一层花瓣萎焉得不成样子。可是他阁楼上缠绕的蔷薇花却开得依旧艳丽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来啦!”

    这时,落地的窗户被推开了一角,斜靠在窗棂的墨夜双手抱着玉笛,他的脸微微地侧着看向了站在院子中央的云蚀天,隔着大堆的蔷薇花,借着朦胧的月色,他的脸更加妖娆而蛊惑,那极致的妖孽气质,配上他慵懒而随意的动作,迷人的不象话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云蚀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:“我只是路过。”

    墨夜顺势搭腔帮她接话:“然后顺便来看看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谁要来看你!”云蚀天的脸瞬间一阵火辣,心跳也加速了。

    该死,又是这种感觉!

    这种怦然心动,和她当初她看前世的师父时,一样的热烈而激动。

    墨夜一个偏头,做出了暧昧的邀请:“不上来坐坐?我的窗户随时为你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只是路过!”云蚀天重重地强调。

    墨夜勾起唇角:“嗯,你已经说了。你只是路过,可我是真心实意的要留客啊!”

    云蚀天低着头,心底涌起了说不上来的暖意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邪气,说话贫嘴,有时候还毒舌,可真正在节骨眼上,还是很细致很贴心很为人着想。以他的聪明,不可能不知道她所谓的“路过”是一个借口,可是他不戳破,还给她台阶下。她连自己也不清楚,为什么会换成女装来见他。又或者,她心底,也和他一样,在期待着什么?

    “不,不了!”云蚀天拒绝。

    “真失望啊!”墨夜叹息:“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,我也不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云蚀天低着头,不敢再过多的和他有眼神的交汇。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许久,她丢下这句话就要转身。

    “我叫墨夜,请问,你叫什么?”墨夜依旧靠在窗棂上,没有过多的挽留,也没有赶上去和他平时的举动一样做一些调/戏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远歌。”云蚀天顿了顿,却没有回头:“我的名字叫远歌。”

    望着美丽的夜空,墨夜的唇角缓缓地勾起,原本就妖孽的脸,更是有种无法阻挡的魅力:“远歌吗?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走了几步,云蚀天还是没听到他有挽留的意思,于是她故意放慢脚步,都快要走出院子的门口了,还是不见墨夜有任何的动作。

    靠,难得她主动来找他,今天他突然这么贴心了?

    不对,总觉得哪里不对!

    要回去吗?

    怎么感觉很丢脸?

    自己说好要走的,人家又不挽留,就这样回去?

    咬了咬牙,也不想要什么面子了,云蚀天再次转身看向了窗户,墨夜依旧站在那里,对着她笑。

    “我想,想……”云蚀天嘴角抽了抽:“和你说说话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墨夜勾起唇角,笑容中有了一丝得逞的意味:“长夜漫漫,有人作陪聊天,倒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云蚀天也不再别扭了,她脚尖一动,飞身而上,越过了窗户外面的蔷薇花,跳到了墨夜的身侧,然后拍了拍衣服上沾染的蔷薇花瓣。

    原本抱着笛子的墨夜将笛子拿在手中转了一个圈,眉梢一挑,声音带着笑:“我已经看过你的容貌,还要带面纱?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正文超过3000字,但是不足4000字,下面的碎碎念不算钱。

    【傲娇而别扭的蚀天终于主动找师父了,咳咳,师父的治愈功能,起效鸟~~~师父和蚀天的感情,还是……咳咳,青葱的暗恋期间?慢慢来吧,慢慢来。另外,下一章的情节很重要,关于蚀天前世的一些事情,也是她和师父感情的第三次升华,然后,还有她和师父的第一次亲密接触,呃,咳咳。】

    </div>

    <span>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神皇战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神皇战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神皇战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神皇战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