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0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神皇战妃030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    </span>

    <divstyle="padding:012px;">

    花想容问云蚀天:“她说的,都是事实?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她看到的是表象。”云蚀天不紧不慢地回答:“其一,当晚遇见那具尸体是我在收服一条雷龙后偶然撞见的,我也见到了凶手,是一个女人,那个人是怎么死的,我都看得很清楚,可没办法阻止。因为事发现场周围都有结界,那个女人消失的方式很快也很奇怪,以我的能力,只能睁眼看着她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至于房间吊着的尸体,我想但凡是有脑子的人都应该很清楚,我没必要在杀人之后吊在自己的房间,等着被人抓。”云蚀天继续说:“况且,我和死者初八,也没什么必须要杀掉他的仇!”

    “说谎,你说谎!”初七立刻站了出来:“当天,我们因为雷龙的事情在鸣室阁广场争吵过,你完全有动机杀他!”

    云蚀天直视初七,声音冷冷的:“我要是因为这个记恨在心,第一要宰的,应该是你才对吧!我不认为,如果我闲到特地去杀他,而放任你在这里跟我叫喧!”

    一句漂亮的反击,堵的初七瞠目结舌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随即云蚀天看向了鸣卿,质问道:“我不明白,就算初八是我杀的,在锋芒大陆,杀人者比比皆是,在鸣室阁学徒之间因为斗殴、比试而出现屠/杀的数不胜数,为什么我也没见有人去拉他们上来审判?”

    这是她疑惑的事情,因为之前在鸣室阁,她先是在饭馆直接灭了高魉的徒弟,其次就是和牧河、云飞在比试的时候杀了高魉的两个徒弟。

    如果说武场如战场,刀剑无眼,生死由天。那么她在饭馆杀掉的高魉手下的徒弟,可就是私人之间的私斗了,除了高魉,也没见有人来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鸣卿哼了一声:“为什么?难道你师父没告诉你,这件事的影响?”

    墨夜耸耸肩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件事的影响?事情又不是她做的,她没必要知道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知道,作为审判者,我给你解释下。”鸣卿敲着桌子,目光阴沉,声音阴森森的:“吸取人类血液作为一股力量,这是修炼攻守兼得的必须途径,而修炼攻术和防守的融合,是违反这个世界法则的,也就是说,四界里的任何人、神、妖、魔都可以因为这个理由来诛杀你!”

    所以她就成为替罪羔羊,被送到这里来审判?

    “凶手绝对是你,你刚才也承认了初八是你杀的!”忽然,初七跳了起来,指着云蚀天的脸一顿噼里啪啦地说着:“而且你的条件很符合这点,明明是中境界,却有仙气,这个世界哪有没渡劫飞升的人会有仙气的?”

    云蚀天讥讽道:“你是白痴吗?我说杀了初八,是在假设的前提下!我现在说如果你是笨死的,你马上就死了,还是被我给杀的?”

    初七再次质问:“那你是中境界却有仙气这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那有的人长得那么俊,你长得这么瞎眼,这怎么解释?”云蚀天立刻反唇相讥,把初七往死里打击:“人与人之间的差距,有时候就是这么明显和不公平。怎么,感觉不爽?要么有本事打烂全天下长得俊的人的脸,要么自己去想办法长得俊点,不过看你长着一张像是被拔过草的地,再怎么长也没戏了!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还不忘记那晚团子评价雷诺的话,并应时应景地用了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妖界里,正在对着镜子孤芳自赏的雷诺忽然打了个喷嚏,他蹂了一下鼻子,心想,难道是哪个美丽的女妖精在想他了?想到这里,他举高了镜子,看着自己肉嘟嘟的脸,更加兴奋了。

    唉,长得帅,真心不是他的错!

    “噗哧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确实是一个值得讨论和深思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叫蚀天的小子,真有意思,尽捡别人的短来说!”

    人群中又是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坐在花非花身上的牧河在那摇着手,拼命地呐喊,但是却发不出一个音节出来。

    初七被气得直跳:“你少耍嘴皮,这里是讲证据的地方!”

    云蚀天毫不客气地说:“证据?那你们的证据呢?就凭着苏媚的两点?如果单凭这个给我定罪,我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耍嘴皮子狡辩,也没办法拿出证明自己清白的事实出来,你所谓的看到了一个女人,除了你谁能证明?”鸣卿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不信,事情到这个地步,还扳不倒这个小子,一旦扳倒了她,执意护着她的墨夜也跟着受牵连。

    “我的契约妖怪雷诺算不算?如果你认为他是我的契约妖怪,而站着我这边的话,那这个证据我拿出来也等于没拿出来!”云蚀天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一旁听着他们唇枪舌战的花想容与楚歌对视了一眼,楚歌起身走到了那些尸体面前,一一扫视后,扬手一划,雪花飞舞,将这些尸体包裹住。

    片刻,他回到审判席,在桌子上写了些什么,花想容很仔细地看着。

    见楚歌写字,云蚀天倒是有些错愕了,看来这个叫楚歌的老师不是不善言辞或者不喜欢说话,而根本就是一个哑巴?

    当楚歌的手指停顿后,花想容点点头,然后皱眉道: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我倒是她的证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花想容的声音虽然小,但是鸣卿、云蚀天、墨夜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一会儿,花想容站了起来,从容道:“根据楚歌老师的检验,这些男人死前都有jiao合过,而且持续的时间很长,这些男人都被下过药,兴奋期持续的时间较长。”

    花想容的话,说得在场的人唏嘘不已,而有些害羞的女人伸手遮着脸,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没看见那些女人羞红的脸,花想容继续说:“根据苏媚老师提供的蚀天在场的那具尸体和尸体的死亡时间,是我和蚀天遇见的那晚。她最后离开的时间,与这具尸体的死亡时间相差不到一刻钟,但是根据楚歌老师的尸检,这些人在死之前交/合的时间不下于三个时辰!”

    </div>

    <span>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神皇战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神皇战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神皇战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神皇战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