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皇战妃第2卷 鸣室阁拜师篇 墨夜是紫瞳使用者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神皇战妃神皇战妃第2卷 鸣室阁拜师篇 墨夜是紫瞳使用者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    墨夜是紫瞳使用者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移到契约光轮在两个人的头顶飞旋,然后又进入他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契约成立后,是叶发誓:“你为我所做的一切,我就算是上天入地,也会跟在你左右!”虽然母亲说不要和人类建立契约,但是他知道,眼前的这个人,是值得他交付力量的伙伴。

    云蚀天与是叶击掌为盟:“好,那就一起俯视这个世界,让他们看着,王者归来!”

    望着云蚀天的笑靥,是叶的思绪飘向了遥远的时光。

    那一年,妖界的冬天美极了。

    雪花飞舞,皑皑白雪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小小的他穿着单薄的衣服在雪地里行走,跟在身后的娘亲笑容满面地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他在雪地里打滚,然后捧起雪花捏着雪球,笑得很开心。一群小妖怪跑到他身边示好,他也没拒绝,几个人凑在一起,玩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而母亲站在他身侧,一脸笑意地看着他,洋洋洒洒的雪花越下越大时,整个妖域就像是沉浸在雪的世界,苍茫一片。

    那时候,有娘亲在的地方,所有不怀好意地妖怪都会退散几里,所以童年的他过着无忧无虑的皇子级的生活。

    虽然那时候没有父亲,虽然那时候他憧憬父亲,可他的心底真是一尘不染的光明和希翼着。

    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里,成为他日后的时光里最珍视的回忆。

    那一年,他在雪花飘飞中扑进了母亲的怀里:“娘亲,要是爹爹在,就好了,一家人手牵手,然后快快乐乐的,等是叶长大了,和爹爹一起,保护你!哈哈……娘亲,是叶长大了肩膀和爹爹一样宽阔。”

    娘亲把脸埋进他的怀里:“是叶现在的肩膀就很宽阔呢!”

    “娘亲,你哭了?”他感受到了娘亲冰冷的泪水打在他的衣襟上。

    母亲抬头擦掉眼泪,继而笑了:“娘是喜极而泣,我以为我一无所有,其实,我还有你啊是叶。未来还是很有希望的,我真傻啊!”

    太小的他不知道母亲话中的深意,现在他终于明白,那时候母亲就已经对父亲绝望了,而他就是她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现如今,母亲不在了,他一度苟延残喘地活着,就是为了保护母亲仅剩的尊严。原本以为这一生也不会有光明,没想到那次绝望近乎乱投医的求助,会给他带来希望。

    从今往后,他要好好的待在云蚀天的身边,陪着她走过一切的风风雨雨。就像当年的母亲陪着他,走过那片雪地,不怀好意的妖怪都退散。而从现在开始,他将发挥自己真正的实力,让云蚀天过着所向披靡无所畏惧的王者生活!

    思绪回归,是叶偏头看着她: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云蚀天立刻纠正他的错误叫法:“叫我蚀天,我们是平等的关系,不是主仆。”

    “蚀天。”是叶改口,心里愈发的温暖。契约关系,本身就是妖怪服从人类的关系,但是她却说这是平等的,想到这五年来,受到高魉无尽的利用和羞辱,再看现在的云蚀天,天壤的区别,让他找到了久违的感动:“这五年来,其实我也被高魉吸食了一些力量,而且在跟着他东奔西走,每次战斗需要拼命的时候,都是拿我的身体去挡,所以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身体很弱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很辛苦。”

    云蚀天能想象得到,是叶跟着高魉受到了怎样的折磨。就光凭她和高魉的两战,每次到紧要关头,他都会拿着是叶当挡箭牌,就可以推断出,是叶在他眼里的价值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遇到你之后,我觉得这些辛苦对我来说,都不重要了。”是叶低着头,腼腆地笑着,贵气十足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几分柔软:“我想回妖界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恢复力量,这样才能真正的帮到你。不过在此期间,如果你有困难的话,随时召唤我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云蚀天点头,随后贴心地说:“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是叶轻轻地笑着,随后化为一道金光,无声地消失。

    看着是叶消失,云蚀天又想起了墨夜,想起了他对付高魉的招数和轻羽那招那么的相似,他们真的只是书信来往的关系吗?为什么她总感觉轻羽就是墨夜,可种种事情表明,他们又不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不行,一定要找墨夜问问,下次轻羽再出现,她一定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-

    庞大的地下组织,繁复的情报系统,纵横交错的地下马路,组合成了磅薄的风云宫殿。

    宫殿深处,幽暗的大殿内,一个身穿黑色贵族长袍的男子背对着下面几百号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青年走上前禀告:“主公,根据情报,潜藏在鸣室阁的暗线高魉已死,除掉他的人是三少爷墨夜和他的徒弟蚀天。”

    “墨夜,蚀天……”男子默念。

    青年赶紧问:“这件事要怎么处理?根据高魉的意思,希望您能替他报仇!”

    男子冷哼了一声:“报仇?这个废物要不是在鸣室阁有点地位,本座早就灭了他!吸食了剑凰的力量,还对付不了墨夜和他手下的徒弟。这样的废物,我会在这个时候为了他去招惹锋芒大陆最强的阵营?”男子的话说出来的时候,带着浓郁的不屑。倘若高魉还活着,听到这番话,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青年迟疑了一会,有些担忧道:“如果墨夜从高魉那里得知了一些妖化和魔化人类的事情,并且他着手调查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摆摆手,不以为然道:“随他去吧,我量他在本座成大事前也没办法查出什么端倪!”

    青年略有些迟疑道:“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高魉的事情,鸣室阁也是本座成大事后第一个要灭的阵营,到时候再一起算总账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下面有人传呼:“主公,炎护法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随后,穿着铠甲劲装的炎护法走到了大殿内:“恭喜主公出关,属下有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一个九尾妖狐和一个不知名的女人打入魔域总殿杀了九尾魔尊,代替了他的位置想查端倪未能成功,属下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追杀这两人,但是……”说到这里炎护法顿了顿,脸色也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但是?”男人的声音阴鸷极了:“你的意思是没有斩草除根?”

    炎护法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,声音也略带颤抖:“属下本来想一网打尽,但是半路杀出一个紫瞳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紫瞳少年?”男人的声音一转:“紫瞳出世了?”

    “属下亲眼所见,不会有假。”炎护法慢吞吞地说:“他救走了那个冒名顶替的九尾妖狐和他的同伴,而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却一点线索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传说中毁灭帝国的紫瞳已经在锋芒大陆游走了吗?可是预言中,能使用紫瞳力量的,不是一个女人吗?”男人双手背在身后,对着大殿中央的宝座:“你确定是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从扮相和声音上来看,确实是个男人,不超过二十五岁。”炎护法继续说:“而且他使用的招数是化风为剑。”

    男人猛地转过身,话语中满是惊愕:“化风为剑?能使用这招的只有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会这招的,一个是鸣室阁阁主关门弟子中最强的弟子,这位弟子曾经叱诧风云,成为当时最顶尖最强的新人,化风为剑也是他独创的招数,鲜少有人能模仿和使用,但是这个弟子早在十年前就隐遁了,现在都不见踪影,世人也没见他在锋芒大陆出现过。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弟子所收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男子眸光暗沉,语气也变得无比阴郁:“你的意思是,这个救走九尾妖狐和他同伴的,是鸣三公子墨夜?”

    “属下也只是猜测。”炎护法想了想,缓慢地分析:“墨夜今年不过二十二岁,和属下断定的不超过二十五岁相符合。还有一点,墨夜就是那位弟子唯一的徒弟,而且墨夜的化风为剑功力完全不亚于他的师父。当年墨夜挑战烈炙时,就使用了这一招,那一战,有不少高手看到过,当然也包括属下。最后一点是,墨夜十五岁就很少在锋芒大陆出没,但是根据高魉之前的信息,今年他频繁活动并收了三个徒弟。这三点,足以表明他是那个出手救人的紫瞳少年可能性有八成。”

    男子还是有些不解地沉吟:“但是墨夜似乎并没有紫瞳的力量,如果他是有意隐藏的话,为什么时至今日才使用?”

    “这点属下也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那时候的他还不够强,所以才小心翼翼低调处事,现在羽翼丰满,想雄霸这天下!”男人思索了一会,然后又吩咐:“联系安插在鸣室阁的其他细作,再安排三四个得力的干将去鸣室阁,一定要注意墨夜的一举一动,要是能找到机会杀掉他,就要速战速决,没机会也要制造机会,这家伙活着对我们来说必是隐患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。”炎护法和青年领命而去。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神皇战妃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神皇战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神皇战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神皇战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