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4章 私刑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特种兵在都市1664章 私刑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“兴哥,你来了?”

听到外面车响,别墅大门被打开,一个体型彪悍的年轻人从屋里走了出来。这个家伙剃着寸头,大冬天的还穿着无袖紧身背心,粗壮的胳膊上,露着青色的纹身。

“三爷没睡吧!”大兴是三爷的心腹,知道三爷的习惯,吃完晚饭之后就会休息,第二天会起来很早散步。

青年说道:“没睡,等你回来呢。”

说着话,几个人走了进去,三爷还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,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,目光落在花爪身上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“花爪,我平时对你怎么样?”

花爪的腿已经软了,架着他的两个大汉一松手,这个家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砰砰的磕着头。

“三……三爷,我知道错了,知道错了,饶了我吧……”

三爷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知道错了就好,把东汉青瓷交出来。”

花爪还在不停的磕着头,额头肿起多高,鲜血流了满脸:“三爷,我被做了局,那个东汉青瓷是假的。”

三爷眼中寒光一闪,枯瘦的双手紧紧抓着椅子扶手:“假的?你把我当白痴吗?”

“真的是假的,真的是假的,三爷你要相信我。”

三爷站起身,大兴急忙走过去搀扶:“三爷,您慢点!”

三爷走到花爪面前:“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”

花爪仰头看着三爷,浑身不停的颤抖:“我拿着瓶子去找谷今风了,那是他做的旧,被他朋友要去的。”

“哦?”三爷一皱眉,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花爪见到三爷迟疑,绝望的心见到了曙光:“真的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三爷对着大兴说道:“给谷今风打个电话。”

“是!”大兴拿出电话打给谷今风,说话很客气,“谷老,今天花爪去见您了?”

听筒里传来谷今风的声音:“对,他拿着东汉青瓷,让我给掌掌眼。”

大兴问道:“谷老,那个瓶子是真是假?”

谷今风说道:“是真品,本来我想留下,但他嫌我给的价钱过低。”

“打扰您了谷老!”大兴挂断电话,狞笑的看了一眼花爪,“三爷,谷今风说,那个瓶子是真品。”

“放屁!”花爪一声怒吼,激动的说道,“三爷,姓谷的那个老东西在说谎,你一定要相信我,一定要相信我啊。”花爪抱着三爷的大腿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着。

三爷怒哼一声:“你说,我是相信你还是相信他?”

“相信我,您要相信我,古今风跟那些做局的人是一伙的。”花爪死死抱着三爷大腿不松手,哭声要多凄惨有多凄惨。

三爷突然笑了,只是这个笑容看起来很恐怖:“我老了,但还没有老糊涂。虽然古今风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在行内的信誉,那是有口皆碑的。他说是真品,那就绝对假不了。”

花爪傻眼了,三爷一脚把他踢开,阴森森的说道:“说吧,瓶子在哪,说了我留你个全尸。不说,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花爪一个激灵,嘶声嚎叫道:“三爷,我说的全是实话,是姓谷的那个老东西在骗你,是他在骗你……”

“嗷!”

花爪的话音还没落,接着就是一声惨叫。三爷一脚踩在了他的手上,狠狠的碾动着,能清晰的听到骨头传来嘎巴嘎巴的响声。

“说!”

花爪疼得满头大汗,凄声说道:“那瓶子真是假的,是假的!”

“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三爷把脚抬起,“把他送进地下室。”

“不要!”花爪抬起手,已经变了形,外面的皮肉被碾的细碎,露出森森白骨,鲜血滴滴答答往下流。

两名大汉架起花爪走向北边一个小门,花爪拼命的挣扎着,嘶声喊道:“那个瓶子是假的,是假的……古今风,老子一定要杀了你,要杀了你……”

这是一个不大的地下室,不到二十平米,在右侧靠墙壁的地方,摆着一个长长的桌子,上面放着各种刀具还有皮鞭、斧头、榔头……

左侧靠墙壁的上方,一个绞盘牢牢的固定在房顶,一条铁链缠在绞盘上,一直垂落到地上。而铁链、墙壁还有地上,布满了干枯的褐红色血迹,那种浓重的腥气,让人闻之若呕。

两名大汉找到一根被鲜血染透的绳子,捆住花爪的双腕,然后用吊钩把花爪挂在铁链上,双手抓住铁链另一边,用力一拉。

“嘎吱吱……”

绞盘好像好久没有上油,传来难听刺耳的声音,把花爪吊了起来。

大兴扶着三爷走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那名纹身的年轻人。

“说吧,那个瓶子在哪?”三爷坐在了一把椅子上。

花爪眼里满是绝望,他不明白,无论是吴东亮还是古啸尘,包括古今风,这三人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,怎么会联合起来做局坑他。为了钱,他是不信的,那几十万,在这三人眼里,根本不算什么。

见到花爪不说话,三爷叹了口气:“花爪,你跟我这么多年,是了解我的。那个瓶子就算你卖了,可有什么用呢?你的有命花才行啊。”

花爪猛摇头,颤抖着说道:“三……三爷,我说的都是真的,那个瓶子……真……真是假的!”

三爷脸上露出一丝悲伤的神情:“我真的很伤心,不忍心对你用刑,可你背叛了我,现在又死不悔改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说完挥了挥手。

大兴狞笑着走过去:“兄弟,对不住了。”说完一拳头狠狠砸在花爪的肚子上。

花爪一声惨叫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没有一点血色。感觉肚子里的肠子都绞在了一起,拧劲的疼。胃部更是一阵翻腾,一张嘴,把中午吃完,还没有消化的东西吐了出来。

大兴急忙向后退了两步,然后又过去,阴冷的笑道:“滋味不错吧。”接着举起拳头,对着花爪的脑袋一阵疯狂暴打。

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,让人听了有点毛骨悚然。过了一会,大兴的双手开始发麻,隐隐作痛,这才停手,然后手托起了花爪的下巴。

“啧啧,花爪,你这是何苦呢?快点说吧,瓶子在哪?”

花爪的那张脸,肿的就像个猪头,勉强睁开眼睛说道:“那个瓶子真是假的……”

大兴脸色一沉:“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。”说完一挥手,“把铁钳拿来。”

一名大汉走到桌子前,拿起一把粘满褐红色血迹的铁钳。另一名大汉把花爪放下来,然后把他捆住的双手死死按在了地上。

“不要!”花爪惊恐的嚎叫一声,接着就是一声不是人类的惨叫。

大汉拿着铁钳把花爪的指甲拔了下来:“说不说!”

花爪大口的喘着气:“那个……那个瓶子是假的。”

“妈的,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。”大汉眼里戾气一闪,铁钳夹在花爪的第二根手指上,一用力,花爪又是惨叫一声,眼睛一翻昏了过去。

三爷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去取水!”

纹身青年点点头,快步走了出去,时间不长拎了一桶水回来,然后浇在花爪脑袋上。

花爪身体一抖,慢慢睁开眼睛,虚弱的说道:“求……求你,给我个痛快吧!”

“想要痛快?成啊,告诉我瓶子在哪!”大兴蹲下身体,抓着花爪的头发,那他脑袋提起来,阴冷冷的问道。

“相……相信我,我真的……真的是被做了局,那个瓶子是假的。”花爪是真的后悔,不是后悔拿了那个假货,而是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自杀,死个痛快。

“妈的!”大兴见到花爪还嘴硬,一把夺过大汉手中的铁钳,对着第三根手指狠狠的夹了下去。

“咔嚓!”

“啊……”

随着骨头被夹碎的声音,花爪再一次惨叫一声,疼得身体一个劲颤抖,那根手指更是上下跳动。

那名大汉笑了一声:“兴哥,你的技术不行啊,把骨头都夹碎了。”

大兴残忍的一笑:“好久没干这活了,还真有点手生。”然后把铁钳扔给大汉,“把他的指甲全都给我拔下来。”

地下室不停的响起惨叫声,花爪昏了又被水浇醒,最后十根手指的指甲全被拔了下来,血肉模糊。

“还不说吗?”大兴问道。

花爪气若游丝的说道:“杀……杀了我,求你杀了……我!”

大兴冷哼一声:“把他吊起来!”

两名大汉又把花爪吊了起来,大兴走到桌子边,拿起一把剔骨尖刀,然后一刀划开花爪的衣服。

“说吧,说了就给你一个痛苦,不说我把你凌迟。”

花爪只是轻轻摆动着脑袋,什么话也不说。

大兴拿着刀的手一挥,胸前一片巴掌大小的肉脱离身体,飞了起来,然后吧嗒一声掉在地上。

花爪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是身体一哆嗦,喉咙里发出恐怖闷哼声。想说什么,可只见嘴唇上下动着,却没有一点声音。

站在三爷身后的那名纹身青年,把手伸进衣兜里,手指在手机的按键上按了一下,然后趴在三爷耳边说道:“三爷,都这样了他还不说,他可能真的被做了局。我看给他个痛快,然后在好好调查一下。”

三爷心里也动摇了,就算比花爪骨头硬的人,到了这种程度,该说的也都说了。可花爪却还坚持,难道这个家伙真的被做了局?

纹身青年见到三爷犹豫了,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诡笑:“三爷,只要找到吴东亮和古今风,这个事情就不难调查清楚。”

三爷沉思了一下,感觉这个事情确实有蹊跷。而花爪这里,到了这种程度他都不说,估计再问也问不出什么。

“你去吧,把吴东亮和古今风给我请过来。”说完冷哼一声,眼中杀机一闪,“要真是他们联手做局耍我,那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。”

纹身青年点点头:“好,我这就去!”说完快步走了出去。

杨洛坐在车里抽着烟,青年的手机响了起来,拿出来一看,是短信。

“杨少,葛三那个老家伙要干掉花爪了。”

杨洛嘿的笑了一声,推开车门下了车,然后伸了个懒腰:“走吧,该我们出场了。”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特种兵在都市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特种兵在都市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特种兵在都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特种兵在都市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