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63章 绝对的存在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特种兵在都市1563章 绝对的存在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

天王坐在自己房间内的沙发上,一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不过看他的脸色很不好看,阴沉的可怕。

“砰!”

房间门被大力撞开,天王睁开眼睛,死死盯着闯进来的大汉,阴冷冷的说道:“给我个理由!”

大汉看着天王那冰冷毫无感情的眼神,不禁打了个冷颤:“大……大哥,大江和老吹的车停在外面,他们两个死了。”

天王猛地站起身,快步往外走:“去叫小山东!”

大汉点点头,跟着天王走出房间,然后跑进另一个房间。很快,小山东带着几个人跑出来。

一群人出了地下酒吧,走出厂房,在温暖的地方出来,有点不适应外面寒冷的气温,一个个裹了裹衣服,快步走向那辆车。此时,两具尸体已经被人在车里弄出来,整齐的摆在地上。

借着月光,天王看到高个青年咽喉处的一点亮光,弯腰取出来,是一枚硬币,当他看到硬币上的字,阴沉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惊慌。虽然这种惊慌的神色一闪而逝,但还是被站在身边的小山东注意到了。

小山东的心猛然跳了一下,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。因为在他的印象中,天王从来都没有怕过谁。即使被十几把枪顶在脑袋上,也会笑着面对,从来没有这么惊慌过。这不禁让他猜测,那枚硬币是什么来头,居然让天王感到了害怕。

小山东看向天王手里的硬币,上面都是血迹,让他看不清跟普通的硬币有什么不同。

天王沉默了好久,最后转身往回走:“把他们两个埋了。”

小山东跟着天王回到地下那个房间:“大哥!”

天王摆了摆手,看着手里那枚带血的硬币,记忆中,尘封已久的名字出现在脑海中。他怎么也想不到,那个曾经在东北搅起风云,给东北黑白两道带来腥风血雨的人物,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。

小山东实在忍不住问道:“大哥,到底怎么回事,这枚硬币代表着什么?”

天王回过神来:“这是一个人的信物,它代表着死亡。”

小山东一愣:“一个人的信物?”

“对!”天王深深吸了口气,“这个人叫法官,他是生与死的裁判者,一个神秘而绝对的存在。”

“法官,一个神秘而绝对的存在。”小山东喃喃的嘀咕着,他没有听说过,但在天王的表情上就能知道,这个人绝对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物。

天王突然站起身:“去见杜鹃鸟!”

小山东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我们还能相信她吗?”

天王的身体里隐藏着精神分裂的基因,而这样的人大多数都很多疑。尤其前天的行动失败,还有前晚监视杜鹃鸟的兄弟莫名其妙被杀,这已经让他对杜鹃鸟有所怀疑。只是他依靠杜鹃鸟的地方很多,不到迫不得已,他不可能对杜鹃鸟做出什么。

小山东感觉到天王身上突然散发的寒意,也不敢在说话,走出房间后喊来几名兄弟,跟着天王出了地下酒吧。

杜鹃鸟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对天王新派过来的四个监视他的人不理不睬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外面响起沉重的敲门上,杜鹃鸟脸色顿时冷了下来:“去开门,你们的大哥来了。”

一名大汉快步走过去把门打开,天王和小山东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进来。

“这么晚了还没睡?”

杜鹃鸟冷冷的看了一眼天王:“伤天害理的事做多了,一睡觉就做恶梦,不敢睡。不知道,你做不做恶梦?”

天王脸色一怒,很快恢复正常,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你还在恨我,但那个时候还小不懂事,做出了伤害你的事。这么多年你还是放不下,真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杜鹃鸟冰冷的说道:“这么晚找我干什么,说吧。”

天王坐到杜鹃鸟对面,说道:“如果你被一个无法抵抗、强大的敌人追杀时,怎么办?”

杜鹃鸟换了姿势,上身前倾,看着天王笑眯眯的说道:“逃,逃得越快越远越好。”杜鹃鸟身体向后一靠,随后问道:“有谁是你天王得罪不起的?能够让你天王这么害怕?”

天王嘴角抽动了一下,整理了一下衣服,“我不是得罪不起他,也不是害怕他,只是……”

杜鹃鸟歪了下嘴:“只是什么?只是不敢承认对吧!”

杜鹃鸟这么阴阳怪气的嘲讽,天王终于压不住心里的火气了,抬手狠狠一巴掌扇在了杜鹃鸟脸上。

“啪!”

“臭biao子,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,告诉我,该怎么办。”

杜鹃鸟清秀的脸上出现了五道血痕,血丝顺着嘴角流了下来,只是挨打的好像不是她,显得很平静。

“我想知道,是谁让你这么害怕。”

天王整张脸变得有些扭曲,失控的吼叫道:“我说了,我不是害怕他,只是我现在没有精力对付他而已。”

杜鹃鸟站起身去酒柜倒了杯红酒,仰头一口喝干,然后又倒了一杯,这才走回来坐下。

“告诉我他是谁。”

天王在兜里拿出那枚硬币扔在茶几上:“看看这个!”

杜鹃鸟把酒杯放到茶几上,拿起来看了看,疑惑的看向天王:“这是什么?”

天王说道:“一个人的信物,他叫法官,是一个杀手,一个绝对的强大存在。”

杜鹃鸟脑海里出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,她可以确定,法官就是那个人。

“既然他这么厉害,我看还是跑路吧。”

天王抬手抓住杜鹃鸟的头发,把她拉到自己面前,阴测测的说道:“我的仇还没有报,不能走。快点想办法,把这个法官干掉。”说完把杜鹃鸟推开。

杜鹃鸟整理了一下头发,端起酒杯喝了一口:“搜集他的资料,我要研究他的做事风格,才能布局。”

天王满意的笑了:“这就对了,在怎么说我们也是兄妹,你不帮我,谁帮我?”然后站起身,来到杜鹃鸟身边,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,“如果你敢背叛我,就不要怪我不顾兄妹之情。”说完迈步向外面走去。

看着天王他们离开,杜鹃鸟又拿起那枚硬币看了看,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:“法官一现,群魔退散,法官出现了,天王,你的死期已经不远了。”说完一阵哈哈狂笑。看来杜鹃鸟并不是不知道法官的存在。

第二天上午八点,阚翔的车驶进了市局大院,下了车之后快步走到后面,拉开车门。

“师傅,您慢点。”

一名六十多岁,满头华发的老者在车上下来,笑着说道:“我还没有老到走不动路,不用扶着我。”

阚翔像个孩子一样嘿嘿一笑:“那是,师傅您永这是老当益壮。”

老头叫张源,干了一辈子的刑侦,两年前才退休。可以说,这个人在中国警界绝对是一个传奇,大案要案破获无数,是公安部挂牌的刑侦专家。

这一段时间哈尔滨刑事案件接连发生,尤其是姜吉被绑架,杨进雄承受不住姜建棋的给他的压力,决定请张源出山。而阚翔曾经是张源的老部下,所以请张源的任务就交给了他。只是前几天老头身体不舒服,一直在医院,这刚刚好,就被阚翔接了过来。

阚翔还是扶着张源走进市局办公楼,里面一派繁忙,所有人都行色匆匆,一个个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都很严肃。

张源说道:“看来这一段时间,你们的日子很不好过啊。”

阚翔点头:“犯罪分子太嚣张了,也很狡猾。”

张源微微一笑:“在狡猾的犯罪分子,也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。我记得曾经跟你说过,有预谋的犯罪案件其实并不难破,因为越是有理智的行为,背后留下的线索会越多。最怕的就是那种流窜无目的的偶然作案,那才是最难侦破的……而要想破案,你只要抓住一点就行。”

“什么?”阚翔问道。

张源说道:“动机,犯罪分子作案都是都有动机的,就像是绑架案,很多时候,犯罪分子绑架人质,都是为了钱。但还有例外,比如说寻仇,他们索要赎金只是顺手而为,另外就是扰乱警方注意力。所以,只要抓准了动机,凶手的范围就大大缩小了。抽丝破茧,凶手就会浮出水面。”

阚翔扶着张源刚刚出了电梯,就看到王秉锐匆匆走了过来,见到老头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。

“张老,您来了。”

张源微微一笑:“你这是要去哪?”

王秉锐说道:“去医院,杨局苏醒了,政委让我过去看看。”

张源点点头:“去吧!”

王秉锐又跟张源聊了几句,这才上了电梯。

阚翔扶着张源来到赵连明办公室门外敲了敲,里面传来赵连明的声音。

“进来!”

阚翔推开门,赵林明看到张源,急忙站起身迎了过去:“张老,您来了,快点坐。”然后给张源泡了杯茶。

张源接过茶杯放到茶几上:“把姜吉被绑架的案子详细给我说说。”然后看向阚翔,“你把案卷取来。”

赵连明说道:“您老先喝口茶,暖和暖和。”

张源摆摆手:“案子最重要,阚翔,你快点把案卷取来。”

阚翔点点头,快步走了出去。而赵连明坐在张源身边,详细的介绍案情。

十多分钟后,看向拿着一个厚厚的文件夹走了回来,放到张源面前。

张源并没有看,而是闭着眼睛仔细听着赵连明介绍案子,有遗漏的地方阚翔马上补充。

足足半个小时,赵连明才把案子介绍完。张源睁开眼睛,翻开文件夹,看得很仔细。虽然赵连明和阚翔已经把案子详细介绍了,但还有很多细节疏漏了。

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,赵连明和阚翔不敢打扰老头,办公室内很静。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张源慢慢抬起头,把别在上衣口袋的笔拿下来,在案卷的空白处写下两个名字。

苟超群、姜吉,接着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,然后又在两个名字上面写下“金龙公司”四个字。

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特种兵在都市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特种兵在都市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特种兵在都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特种兵在都市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