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15章 对策



www.wenxuemm.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特种兵在都市2115章 对策
(齐乐国际_齐乐国际娱乐—齐乐国际娱乐客户端 www.wenxuemm.com)杨洛看着从容的吴建奇,说道:“你真的能放下?”

吴建奇脸上挂着笑容,微微仰着头,“放下如何,放不下又如何?人生本来就充满坎坷,跌几次跤,摔几次跟头,是再不过平常的事情,真用不着深陷其中非咀嚼出几分沉重的味道来……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,也许才会更了解现在的我。在高洁的精神王国,荣华富贵、功名利禄不过是过眼烟云,哪怕象牡丹般的绚烂,最终仍要归于平淡。所以放下放不下的,对我来说不重要了。试想,一个人若没有了追究与眷恋,没有了期待与怀念,只剩下一个空躯壳,生命的意义又何在?也许,有时候我们要做的就是顺其自然,不必强求自己放下什么,放不下又如何?

人生如梦,梦如人生,匆匆的人生,流连的岁月,潮起潮落……人生就像一张有去无回的单程车票,在悠悠的岁月中,我们都是匆匆的过客,所有的回忆往事或许有些惆怅,或许有些痛感和悲伤,无论人生这场梦是美梦成真,还是黄梁一场,我们都要面对,去留无意。”

杨洛意外的看了吴建奇一眼,而何重阳这个以前经常跟吴建奇打交道的人,好像不认识了一样。曾经的吴建奇是何等的意气风发,又是何等的霸气。可这短短的半年多时间,吴建奇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变得有些无欲无求,仿佛是一个看透生死的大智慧者。

吴建奇走出花棚,突然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杨洛说道:“听说杨少是书法大家,我也喜欢书法,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写写,只是书法这个东西,真的需要天赋。我写了几十年,纸是白的,墨也是黑的,但就是写不好人生两个字。能不能请杨少给我写几个字,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。”

听到吴建奇让杨洛写一幅字,何重阳脸上的肌肉抽了抽。他见识过杨洛的字,就是在沈龙生的办公室。那一天,他见到了杨洛的字,真的很好。那一天,他也见到了沈龙生被一枪打爆脑袋,真的让他终生难忘。

杨洛看到何重阳脸上的表情,嘴角勾了勾:“没有问题!”

吴建奇看向黄玉国,而黄玉国只能无奈的点头。对于他来说,只要人别跑了,其他的什么都好说。

吴建奇微微一笑,迈步走进堂屋,然后进了右边的房间。这是书房,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书案,案上摞着各种法帖,旁边是一个砚台,还有一个用玉雕镂出山水的笔筒,里面插着笔。书桌的另一边,是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,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的白菊花。而在西墙上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,左右挂着一幅对联:爽气西来,云雾扫开天地憾。大江东去,波涛洗尽古今愁。

杨洛走到烟雨图前仔细的观察,过了好一会才说道:“没想到,在这里居然能看到米芾的真迹。”

吴建奇来到杨洛身边,看着烟雨图说道:“我搬进来的时候,这幅画就挂在这里了,我还是找朋友鉴定了一下,才知道这是真迹。”说着看了杨洛一眼,“不得不说,杨少你这双眼睛,还真是火眼金睛,这么一会时间,就能确定是米芾的真迹。”

杨洛笑了笑:“书画不分家,虽然我不会画,但懂得欣赏。”

吴建奇点头,指着对联说道:“那你看看,这幅对联出自谁之手!”

杨洛说的:“这幅对联,是苏轼题武昌黄鹤楼的。看字迹,是苏轼的真迹无疑。”

听到这,吴建奇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只是他的笑容还没有消失呢,就听到杨洛接着说道:“但却没有落款,这很不合常理。”

吴建奇忍不住说道;“不合常理,也不能说这是假的吧。”说完把裱着的对联摘下来,拆开裱框,“你看看纸张,滑如春水,细密如蚕茧,坚韧胜蜀笺,明快比剡楮,这绝对是北宋时期的澄心堂纸。”

杨洛笑了笑:“我只是说没有落款不合理,又没有说这纸有问题!”

吴建奇说道:“我也说了,不合常理,也不能说这是假的吧。而且绝对是老纸,出自北宋,这也假不了吧!”

杨洛点头:“假不了!”

吴建奇说的:“那你还有什么怀疑的?这就是苏轼的真迹啊!”

杨洛哈哈大笑:“老吴,如果我说这是苏轼的真迹,你是不是特有成就感?”

吴建奇一愣,紧接着也笑了:“世事变化无常,自从跟你斗了一场,输了后,我就跳出了棋盘,心思也开阔了很多,看淡了很多。不过,我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,让你出个糗,我多有成就感到不至于,但肯定也会开心一小下的。”

杨洛无奈的摇摇头:“刚开始我真以为这是苏轼的真迹,只是看到米襄阳烟雨图,没有顾得上去欣赏。然后你上赶着问我,这幅字出自谁手,那就有问题了。”

吴建奇非常懊恼的说道:“如果这不是苏轼的真迹,那是谁写的?”

杨洛走到书桌前,一边研墨一边说道:“如果这不是苏轼的真迹,临摹又能到以假乱真的程度,只有一个人,他叫俞和。”

吴建奇不死心的说道:“临摹高手,从古自今,不止一个俞和吧。”

杨洛点头:“确实,但你不要忘了,这张纸是北宋的澄心堂纸。而在宋元时期,也只有一个俞和有这么高的功力,可以达到以假乱真。”

杨洛研好墨,铺好宣纸,拿起笔蘸了蘸墨汁,没有任何犹豫写了几个字:“尘世茫茫业海中,千辛万苦难出头!”

杨洛写完这几个字,抬起了头,说道:“人生总是难拒悲情,但有时候不也无法阻挡上帝同时派发出来的好运气,关键是看能不能否抓得住。”

吴建奇低头看着杨洛的字,真是铁画银钩,比那些他见过的什么书法大家强了不是一点半点。

杨洛再一次落笔:“多少叱詫英雄汉,一堆白骨伴沙丘。我叹今世愚痴人,念念都在财色中,何期何日是尽头,永无休止总是求。直到童颜成白发,老病体弱空回首……”

洋洋洒洒,杨洛写了两张宣纸,然后把比放到一边,说道:“怎么样?”

吴建奇感叹的说道:“好字,好字啊。”

“时间耽误的太多了,走吧!”杨洛迈步往外走。

黄玉国一挥手,两面纪检人员走过去。吴建奇叹口气,把字帖放到桌子上。在两名纪检人员看押下走出屋子,然后上了车。

何重阳看看桌子上杨洛留下的字,毫不客气的拿起来,然后放到自己衣兜里。

管虎张大嘴,看着毁三观的何重阳说道:“头,咱能不能不这样?”

何重阳脸不红的说道:“你知道个屁,杨洛那个小子的字很值钱的。”

管虎才不信,何重阳说道:“你不信就算了。”说完快步往外走。

一出来就看到杨洛在吉普车内招手:“我们走了,有机会再见!”

何重阳喊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杨洛说道:“回大化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”他的话音刚落,兜里的电话铃声就响了。拿出来一看,是柳兰歌打来的,按下接听键,还没等他说话呢,听筒里就传来柳兰歌的声音。

“出事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杨洛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柳兰歌说道:“林业乡铝土矿的事,我们还没开始整合铝土矿呢,有些人就坐不住了,组织了不少人,打算围攻县政府。”

杨洛一皱眉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柳兰歌没好气的说道:“张正贵和刘月奇还在我这等你呢,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。还有啊,那些矿主拿出来不少钱。只要参与,每个人都能得到点,已经有不少村民被他们收买了。”

杨洛冷笑一声:“有些人,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。妈的,既然他想死,那我就成全他。”

柳兰歌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杨洛说的:“我正在往回走,大概一个半小时就到了。”说完挂断电话。

林业乡,一栋二层小楼聚集着三四十人。一个个就像被老婆带了绿帽子,满脸苦大仇深的样子。

余江看着下面的人,阴冷的笑了笑:“该找的人都找出了吧。”

一名肥头大耳的家伙,得意的说道:“能有四五百人!”

余江问道:“这四五百人,都是老人和妇女吧!”

肥头大耳的家伙说道:“年轻人早跑出去了,村子里大多数都是留守的孩子和老人。”

余江双手握着拳头在空中狠狠挥舞了一下,狰狞的说道:“姓杨的小兔崽子,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。看看,谁能笑到最后。”

大化,柳兰歌的办公室,张正贵和吴月奇满脸愁容:“柳书记,杨县长什么时候回来?要是再不回去,等他们布置好了,那一切都晚了。”

柳兰歌微微一笑:“没事,其实杨县长已经想到某些人不会束手待毙,肯定会有所动作,所以早就有了对策。”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特种兵在都市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特种兵在都市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特种兵在都市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特种兵在都市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